大公网

大公书画 > 拍卖 > 拍场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富豪对另类投资热情高涨 宋瓷“雨过天青”

在中国,另类投资的主要方向包括艺术品、珠宝玉石、酒和钟表, 而其中在艺术品投资中,中国瓷器和书画油画是最为重要的投资品种。

中国富豪对另类投资热情高涨 宋瓷“雨过天青”

宋瓷

  最新一期胡润研究院的《2013高净值人群另类投资白皮书》显示,在高净值人群 (个人资产在600万以上)的投资方向中,另类投资的投资比例达到了56%,排在第三,仅次于房地产(76%)和股票(65%)。

  在中国,另类投资的主要方向包括艺术品、珠宝玉石、酒和钟表, 而其中在艺术品投资中,中国瓷器和书画油画是最为重要的投资品种。截至目前为止,拍卖价格最高的十大中国艺术品均为该两类, 比如宋代黄庭坚《砥柱铭》手卷 (成交价4.368亿元人民币)和 齐白石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 (成交价4.255亿元人民币)。

  另类投资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它不仅能帮助高净值人群分散财富风险,还能提升家庭和个人的生活品位。但是,另类投资比较复杂,需要具备大量的特定背景知识。同时,另类投资的风险,也体现在交易费用较高、流动性较弱、市场不规范等方面。

  另类投资中,对专业知识和技能要求最高的当属中国瓷器了。中国瓷器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历程,其分类较为复杂, 例如:按历史年代,可分为唐、宋、元、明、清等;按烧制地点,可分为定窑、均窑、哥窑、龙泉窑和耀州窑等;按烧制方法,可分为唐三彩、青花瓷、粉彩、斗彩 和珐琅彩等;按照使用者,可分为宫庭使用的官窑和民间使用的民窑。其名扬天下的景德镇长期以来就是官窑最主要的生产地。

  无论何种年代何种类型,官窑瓷器的价值必然高于民窑,这是因为其每一件均是不惜工本地打造。如果制成品稍有瑕疵,就会被立刻销毁,所以每一件作品堪称完美。目前占据十大最高价艺术品榜首的便属清干隆粉彩镂空[吉庆有余]转心瓶 (成交价5.541亿元人民币)。

  在所有朝代中,宋瓷因其炉火纯青的技术工艺和空前绝后艺术成就,而成为中国陶瓷史上的巅峰。

  宋代瓷器最为著名的窑址有汝、官、哥、定、钧等。宋瓷器形优雅、釉色纯净、图案清秀,其中的汝窑、官窑的青瓷“汁水莹润如堆脂”,象青玉一般的质地;钧窑天兰釉,象天空般湛蓝;龙泉青瓷的粉青、梅子青等品种,都巧夺天工般地引起人们对美的遐想。

  宋时代是陶瓷美学的一个划时代时期,至此,一个全新的美学时代到来了。此时官窑辈出,私窑风起云涌,响应者更是不计其数。笔者将自己的部分研究心得,写成文字,顺带赞叹一下老祖宗们的造化之功。

  有两句流传甚广且至今仍被奉为鉴定品赏汝窑的口诀,一句是“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另一句是“青如天、面如玉、蝉翼纹(蟹爪纹)、晨星稀,芝麻支钉釉满足”。

  第一句被传为宋徽宗赵佶说的,但其实这段话是后周世宗柴荣指令建造柴窑的传说。与上句话接近,有准确的来源记载的是清代蓝浦所撰《景德镇陶录》:“土细润如铜体,有厚薄,色近雨过天青。汁水莹厚若堆脂,有铜骨无纹,铜骨鱼子纹二种。”

  追溯宋瓷的美学渊源,得上溯至五代后周皇帝柴荣那。作为“五代第一明君”,世宗柴荣的喜好多少影响了两宋官府的审美趣味和时代风尚。传说柴荣在位时,一 日有大臣问:皇上,这批皇宫用的瓷器要烧成啥颜色柴荣一沉吟,挥笔写到: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可惜,他39岁过世。活着的时候,未见柴窑出 天青。

  在宋徽宗之前,北宋重启礼制,用瓷器代青铜玉石仿商周国器。宋人原推举定窑白瓷,但徽宗崇道,认为“定白有芒不堪用”,更向往 “雨过天青云破处”。而这样的天青色,传说来自宋徽宗的一个梦。痴人说梦,因为徽宗的痴,天青般的瓷器居然被汝窑的匠工们烧造出来了。从此,一个无人能及 的青瓷梦想就落地了。

  我能领悟的,雨过天青和雨过天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美。你若见过四月的天,那种雨刚过天刚透, 阳光 还来不及灿烂,花蕊和叶子尖还有未滑落的雨滴,这便是那种青。一种不露锋芒,但自由荣光,难言风华的天然之色。

  这种微妙到极致的美,精密细微到一分一毫,以有宋一代的技术和工艺,早已不只是苛刻。因为,没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分析和手段,从配料、人工,再到窑变,这其中的难关何止重重。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宋徽宗无法挽救他的江山,却创造出无人比肩的“雨过天青”瓷器。

  对这种“淡雅如仙、雨过天青”的颜色追求,几乎成了后世艺匠们一生中的最大梦想。我自己也一直在找寻古文、瓷器、小说、自然乃至现代科学中的描述和论证。

  清代曹雪芹的《红楼梦》第四十回中,写刘姥姥游大观园,众人到了黛玉的潇湘馆。贾母嫌窗纱旧了,要凤姐找一段“软烟罗”换上。 贾母说软烟罗有四种颜色,“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

  清曾朴的《孽海花》第二十一回中也提到:“(珠官儿)身上穿件雨过天青大牡丹漳羢马褂。”

  有着“现代通俗文学第一人”之称的张恨水,在《金粉世家》的第三十二回中也写过,金燕西为冷清秋到绸缎庄挑绸缎,因不喜欢太热闹的颜色,一老伙计便拿出 一匹料子:“燕西看时,只见他手上悬空拿着雨过天青色的绸料,上半截是纯青的,并无花样。但是那颜色,越下越淡,淡到最下,变成嫩柳色,在那地方,有一丛 五色花样,就如绣的一般。”

  后世公认,南宋官窑青瓷达到了审美的最高境界。现代科学发现,那种如脂如玉的青色,正好和人眼对色光敏感的 平均峰值一致,每个人见了它,都会不由自主地喜欢——那是最接近自然的色调啊。如果把它放到大时代的聚光灯下观看,南宋官窑青瓷所呈现的审美品位竟然非常 前卫,称得上是现代极简主义的先锋。

  青瓷到了两宋才登峰造极,这与当时皇帝的失意颓废、以及信奉道教、力求返璞归真的精神取向有莫大关 系。宋朝一代追求的是“天工与清新,疏淡含精匀”。因此, 韩拙在《山水纯全集》写过:“霞不重以丹青,云不施以彩绘,恐失其岚光野色自然之气也。”甚至,当时的皇家宫苑也“皆仿江浙白屋,不施五彩”。

  因此,宋瓷讲究细洁净润,色调单纯,韵味高雅。汝窑、官窑、龙泉青瓷无一不追慕静穆素雅、粉柔晶润的青色,以及清幽深邃的神韵,如冰似玉的美感,和青釉的内在装饰。

  我觉得,宋之后,中国再没有找回来这种端庄正统,朴素大气的民族审美情趣了。每每想到这里,我扼腕。宋瓷的“雨过天青”只属于那个时代,它孤独的存在了 100年。它的那份清风拂柳、古曲悠扬的肃穆优雅,婉转简洁,从此在神州大地踪迹夭无。雨过天青过后,世间再无第二场简约风雅之美,只是留下那几件寥落晨 星的稀世珍品,与后人发古之悠,叹古之美。

  • 责任编辑:智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