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拍卖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佳士得当代日场 拉锯战下的惊喜迭现

高潮来自于耿建翌的作品《我们的受光部》,至少有四个买家在争夺这件作品,估价30-50万港币,最终被电话买家8149号以180万港币竞得。再次掀起高潮的则是谢南星创作于1994年的作品《另一个世代》,在一位台湾电话买家出价38万之后,一路飙升至140万港币落槌,四倍于最低估价。


    香港佳士得日场拍卖现场,换到第二个男拍卖师时,场上前排买家已经多数都离场不同于前一晚的夜场,5月26日的佳士得当代艺术日场拖沓得很,从下午3:30开槌持续至记者离场的8:30拍品还剩下近三分之一拍品,而现场观众则仅剩四分之一。不过,从前面这些大件的稳成交来看,这场估价较为理性的拍卖局面还不错,至少“老面孔”没有惋惜声,而新面孔则缔造了不少的“惊喜”。据佳士得官方消息,本场总成交额斩获了1.28亿港币。

  趋稳的“天王大腕”

  从下午前半场的拍卖状况来看,撑起局面的明星级艺术家几乎都是在估价范围内成交,其中包括四件曾梵志、三件岳敏君、两件方力钧,买家均来自不同的号码牌,且在这些拍品落槌之后,场内随即有一拨人离场。以380万港币落槌的张晓刚2004年作品《小博士》也是稍高于最高估价,被前一晚购买了蔡国强作品的9998号牌拍下。其他类似情况的百万以上落槌的还包括一件被8873号藏家以120万落槌价购入的丁乙作品《十示系列:94-13》;一件以130万港币落槌价被1828号购入的刘炜作品《花儿》以及一组李真创于2001年的雕塑在经历三个买家的争夺之后,最终拍出了两倍于最低估价的130万元港币。

  从亚洲范围来看,草间弥生表现出了一贯地善卖,一件2010的雕塑作品《南瓜》拍出了400万港币的价格,远高于最高估价的280万,而其创作于1989年的作品《青春之死》以三倍于最低估价的110万港币落槌;另有一件被9996号牌以120万拍得的高野绫《从遗忘中苏醒》,两倍于最低估价;后半场中一件小幅奈良美智《MICHI》亦以五倍于最低估价的105万港币落槌。此外,印尼艺术家米斯尼亚迪作品也表现出一如既往地强劲,一件1999年的绘画《舞蹈》在数位买家的激烈争夺下,价格很快过百万,最终被8144号牌以270万港币落槌价拍得,高于最低估价的五倍多。

  徐氏两代领衔新水墨

  本次专场在相继拍出两件草间弥生、两件刘炜之后,便有种进入新水墨单元的感觉。开局一件谷文达1987年作品《危险的棋盘离开地面:观者之红袍壁阁》被一位网上买家8905号牌以130万港币的落槌价购入;随之而来的陈箴1993年作品《无题》也表现出色,在两个电话买家的争夺下,最终被8409号牌高于两倍最高估价的180万港币购入。

  此外,徐冰、姜吉安、杭春晖作品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中,一件估价为60-80万港币的徐累2003年的作品《虚掠》在四个以上的买家的激烈争夺下,一路涨至190万港币,被场内9500号竞得;而出生于1975年的徐华翎估价10-15万港币的2013年新作《芳香》则在两个电话买家的竞价下,最终以95万港币落槌,掀起了场内一片惊呼声。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