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拍卖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香港苏富比张大千画专场拍卖总成交3.3亿

全场最高成交拍品为张大千50年代传统工笔重彩作品《鳯箫图》,以7,404万港元/950万美元高价成交,为高估价逾四倍。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于拍卖后表示:“苏富比很荣幸能再获委托推出‘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

《鳯箫图》

 《鳯箫图》

   2013年5月27日,香港苏富比“梅云堂藏张大千画──金针传法立宗风”专拍结束,25件拍品当中,24件顺利拍出,其中21幅画作更以超越高估价成交,总成交额高达329,287,500港元/42,216,346美元,成交率以件数计算为96%;成交率以金额计算为99.3% ,其中87.5%之拍品以超越高估价成交。 全场最高成交拍品为张大千50年代传统工笔重彩作品《鳯箫图》,以7,404万港元/950万美元高价成交,为高估价逾四倍。

  拍场内座无虚席,竞投气氛热烈,场内买家、电话及书面投标者互相较劲,踊跃出价。全场焦点为张大千50年代传统工笔重彩作品《鳯箫图》,该画由800万港元起拍,期间多位电话及场内买家参与竞投,过程激烈紧凑;由第39口叫价起,一位场内投标者与一位电话投标者争持不下,各不相让;经过历时超过十分钟的58口叫价后,该电话投标者终以7,404万港元/950万美元高价投得,场内随即掌声雷动。

  另一幅焦点乃大千写于1966年之泼彩《招隐图》,由2,000万港元起拍,随即由另一位竞投者还价4,000万港元,全场哗然。经约20口叫价后,一位电话竞投者突然最后加入战团,并成功以7,180万港元/920万美元投得此幅泼彩巨作(预料成交价逾2,500万港元)。

  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于拍卖后表示:“苏富比很荣幸能再获委托推出‘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今年推出之‘金针传法立宗风’专场,与2011年5月之首拍主题各异,但在当前市场状态下,拍卖气氛同样炽热。拍卖经过个多小时之激烈竞投,终取得近3亿3,000万港元之总成交额,不少拍品更以超越高估价拍出。如此佳绩足证‘梅云堂’藏品公认之重要性,而藏品本身之感染力亦吸引来自各地之藏家争相角逐。”

  “梅云堂藏张大千画──金针传法立宗风”专拍之主题紧扣于“梅云堂”主人高岭梅先生于1961年为张大千编制之《张大千画》一书,该书乃目前唯一全面而有系统地综合整理张大千画法画论之专著;是次拍卖之作品多取自这本重要著作,部份作品更是画家为该书而特别绘画。

  注释:

  一)“梅云堂”珍藏张大千画

  “梅云堂”乃迄今最完整、质素最高的张大千画作私人珍藏之一,由高岭梅、詹云白伉俪自四十年代精心搜集而得。“梅云堂”之藏品不单盛载着极高的艺术价值,记录了大千艺术历程发展之迹,更见证画家与高氏伉俪五十载的友谊情缘。

  高岭梅、詹云白伉俪与张大千订交于三十年代中期。高岭梅自三十年代在中国开创摄影事业,与大千于画艺影艺各有所长,自亦惺惺相惜。高氏倾慕大千的画艺,“梅云堂”藏品中故不乏他斥重资得于画家个展之作品;同时,大千亦屡以精心佳作酬答知音,馈送高氏伉俪二人之杰构——如贺岁及贺寿之礼、写景纪游之作,以及特别为传授高氏夫妇子女画艺的画谱,实不胜枚举,见证大千与高氏伉俪这段人所乐道之艺坛情谊。

  “梅云堂”藏品曾先后于世界各地展览中亮相,包括1962年香港大会堂美术博物馆开幕志庆、1993年由梅云堂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办的“梅云堂藏张大千画”展览、1995年东京松涛美术馆“梅云堂藏张大千画”展览等。除香港苏富比于2011年5月举行的“梅云堂藏张大千画”所拍卖的25件作品以外,此珍藏之全部作品自1997年在新加坡美术馆展览后,再未公开展出。

  二)“梅云堂藏张大千画”首场专拍于2011年5月举行,推出之25件拍品于一个多小时内全数拍出,缔造高达6亿8,000万港元/8,730万美元之总成交额,成为拍卖史上最高成交额之中国近代书画专场。期间《嘉耦图》以1亿9,100万港元/2,450万美元成交(估价1,500万至2,000万港元/192万至256万美元*),刷新张大千画作之拍卖纪录。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