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之后的艺术:穿越异度的暗示——刘延明油画的艺术特征

  文|王鹏

  当今的艺术以个性化追求、生活的艺术品位、思想的自由、心灵感受为艺术数轴。因此,艺术之后的艺术传达,是以人为本,力求突破合乎逻辑的现实价值观,并尝试将人性经验与潜意识本能相揉合,以展现一种绝对的和超然的人文真实。

  在此,青年油画家刘延明正在积极地探索。他致力于油画的创意图式之后的艺术语言,在温情诗性的画面处理中,呈现全新境韵的异度艺术暗示;他致力于人文关怀和人性自由层面,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艺术特征。从而,在我国当代画坛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响力。

  从艺术类型上说,刘延明的油画艺术属于新超现实主义;从审美领域上看,贯穿了艺术、社会、自然、人生美学因素,同时符合了禅宗美学特质的东方现代艺术意味,充分展现了艺术家的生命感受和艺术体验。我想,这是艺术家对生活的认知和人性觉悟的结果;从批评的角度看,我们通过他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美学理想和艺术趣味,深感艺术家的自我意识和艺术模式及特殊形态;从思想理念上看,画家企求打破一元化的世界观,推崇多元的宇宙观,构建非线性的梦境与想象;从时空心感上看,画家的创作,自由行走在时空交错的另一番世界中,不受空间与时间的束缚,强调了人的意志感受与美学判断。

  在刘延明的油画作品中,画家关注的不是色彩和笔触的画面物理性,而是绘画中幻觉的"真实"和心灵空间的深度;以平和温性的色调、写实功力与有意识之梦的融合,凝结了自己的语汇;以画面独特的美感和画面之后的巨大力量,唤起强烈感情,制定一种艺术之后的艺术在暗示语言中产生的共鸣。我们可以发现的是,富有张力的画外语言结构和形式充溢的画面,给人以直接的视觉体验与情感调动。画面中,超然静谧的少女,挥发着玉人般冷艳的气息;女人体的恬淡寡然之美及其雅意气质,在广阔空灵的景致和变异的空间映衬下,在我们心里此刻叠印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现实生活选择和对美好的期冀。可以说,作品把新超现实主义手法和原型手法有效地交结在一起,使画面中充满戏剧效果,带给人们视觉与心灵的震撼。

  在《异度空间系列》作品中,对此,我们既可以把它视为画家感悟力的活化,也可把其看成是艺术对生命情感的偶然性和不可预测的虚无感灵魂的移置。刘延明创作的这类型的油画作品,我们能看到一种人生境遇的活动范畴,包括人的生命形象与自然体征的存在和喻意。也许它们是画家在创造过程中潜意识的流露,无论怎样,那些具有生命的意象和踪迹所呈现出来的用心考量,反而比其他艺术形象更具有真实和内在的性质。

  当然,在《双蛋黄系列》作品中,描绘客观世界的物象是暗示性的。它的明确特征,所表达的是艺术家的情感与外在世界之间的主观联系和心灵对话。因为它是在叙述艺术家与世界的互动关系,在传递艺术家的人生认知。实际上,也正是用这种概念阐释的艺术方式,非常贴切地展露了艺术家当下的生命意识或所面临的问题,那就是生活中的生存感、生命中的价值感、盲然中的矛盾感、现实中的决择感,无疑也是画家的自我生活面临或对当代社会的一种回应和思考,这类作品的人生意义和内涵价值是深刻的。

  《水系列》、《花儿系列》作品,以人与水的静寂式或人与花儿的动幻式的构思,承载着内在的波动、律动和冲动,在感性和委婉情形之中成像。画家首先被自然界暗示,被崇高的人类精神暗示,然后开始贮存,进入心悟。在自省、冥想、放纵之中产生一种隐隐的涌动,去寻找一种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即人类与自然的相互性与和谐性。因此,暗示的隐性和显性在艺术中,以其特有的方式共存着。

  所以说,艺术最神圣的使命,显然不是赞美那种游浮于表象的摹仿,艺术是以人类最简化、最典型的条件反射的暗示,引领我们走向灵魂深处。同时使我们获得精神的净化和灵魂的升华。

  刘延明油画作品的真正魅力恰恰是艺术之后的艺术 "暗示",从而唤起了我们的心智意觉,调动了我们的弥散想像,让人"想入非非",让人"冲动" ,让人觉悟,让人回味,让人升华。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美国中国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国区主席)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