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当代画家何占福的山水艺术

 
 

  艺术简介

  何占福,1965年生于宁夏石嘴山市;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自治区人大代表;石嘴山市政协常委;中国国家画院

  范扬工作室画家;石嘴山市文联副主席;石嘴山书画院院长;华夏城乡文化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山水画创作院画家;大地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宁夏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秘书长;石嘴山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华环保公益艺术家;宁夏文史馆研究员;被自治区评为“四个一批人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日出贺兰春意浓》180cm×96cm

  心中自有青山在

  大山大水有大情,搞艺术的人也都是热情洋溢,感情丰富的,每当与父亲出去写生,面对着山川他总是像个孩童般兴奋不已,选好角度准备提笔时“一纸江山我做主”的气势直接流露在笔墨之中,迸发在纸笔之间,一抹青山在,只把春来写。在父亲的笔下,山川总是俊美的、多情的,有时看他细致地描绘着山川时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就他一人在这大山大川之间听着山泉与树叶拍打的声音,就这样边画画,边拽着在一旁玩耍的我,一拽几十年就过去了,当我长大也提起毛笔时,我才发现:我画画,似乎是命里注定的事,我会画画,似乎也是有这种基因在血液里流淌着。

  我的启蒙教育也许就是在父亲的画案上,画家都是惜纸惜墨的,好像只有对我才是“宽容大量”的,也只有我可以随便的拿着根毛笔在父亲的画案上胡乱地画着,将父亲的多少宋元临本、书本纸张都做上了我的“记号”,长大后看到这些早已做有“记号”的绘画史书时,才觉的是那么地可爱而又熟悉,又将其抱起一本一本地学习,一张张地临摹,这也许就是在父亲画案上长大的结果,也是父亲将这种对笔墨的感情一并的感染了我,使得我也走上了绘画的学习之路,伴随着的就是父亲常说的那句:“传统是最好的老师,也是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而现在对于你来说,只需继承将会受用终身。”越加的学习越发现父亲说的这句话是多么的艰难而又受用。

贺兰山魂(自治区政府主席常务会议室)5.5米×2.15米

  山水画的真理似乎早已在古人的笔迹下透漏无疑,看着那么简单而又那么繁琐,想要继承与掌握需要大量的探索与实践。看着父亲创作出来的作品时,我都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崇拜,父亲在继承着中国传统绘画的同时又赋予作品自然的灵气,带着超笔不凡的气势来描绘着大好山河。

  能有幸为父亲写一小段文字,虽然是一小段,但内心久久不能平息,想要诉说的话有很多,只怕文字都会显得苍白,话意浓,情意浓,画意浓,爱意浓。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当我慢慢长大,慢慢的学有所成时,我才发现为父亲所做的事情是多么地稀少,只求时间多眷恋,让我慢慢陪您到老,祝父亲永远健康幸福!

  文/何冰歌

《大地的记忆》

《澄山野色》2.13m×1.49m

《春潮带雨》 2.13m×1.49m

《西部绵山》

《热血忠魂》 195cm×316cm

责任编辑:齐方 方方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