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名家陈恺人物画艺术鉴赏

  陈恺艺术简介

  原名:陈凯,上海人,中国当代实力画家,副教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及硕士,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年美术家委员会委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李可染画院特聘画家,江苏国画院特聘画家,曾受聘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教授。

  作品以表现当代都市秀女精神风貌为关注点,多次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型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奖。并分别于1997年和2002年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两届个人作品展,于2009年和2010年在北京财智邦国际艺术会馆举办《婉窈清韵——陈恺水墨人物画个人展》,《卧游溪山 ——陈恺水墨画展》,2012年在景德镇雕塑瓷厂美术馆举办《 青瓷墨韵——陈恺个人艺术展》,2013年在北京798国际艺术中心举办《沉醉东风——陈恺水墨作品展》,2015年在北京饭店人民艺术展览馆举办《花香无尘——陈恺个人艺术展》,2017 在兰州敦煌文化交流中心美术馆举办《花蹊雨润——陈恺中国画展》。曾受邀先后赴日本,匈牙利,奥地利,斯洛伐克,捷克,印度,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举办展览。出版有《名家风范—陈恺中国画解析》,《中国当代绘画范本—陈恺都市人物画精选》等10余部个人画集。

  意蕴隽美  情溢芬芳

  ——解读陈恺的水墨人物画作品          

  马小依

  陈恺的作品,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他善于运用艺术语言将那些涌动在自我内心深处的记忆情结作为一种被解读的可能,进行艺术化的提炼,那些错落在现实与梦境中的图景,似是有意的安排,独具匠心的构想,铺叙在以女性为视角的画面中,这些形象流溢着生命的光彩,也同样表述着个体在现实中的某种困顿与无奈,理想与现实的交融,触碰着束缚与牵绊,桎梏与自由的人生。

  这些以女性为主题构思的作品,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即是将传统文脉与现代观念的思想碰撞在画面上一一展开,呈现出既具有古典情结又不失现代气息的面貌,一种“古非古”而“今非今”的独特语境,画面以古人之意象诉今人之衷肠,有着明显的借古言今,融古通今,古为今用的意指,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话中建构起一种新式的文化解读:即是在古代温馨田园的语境追溯时安置现代人的思想情感,以凸显当下个体在现实世界中的孤独、空虚,彷徨与踌躇。

  就画面中的境象构成来看:山石、溪湖、林木、亭台、楼阁构成了游园赏景的意象元素,畅游其中的女性有的弹奏琵琶、抚弄古筝、有的把玩长笛,更有舞文弄墨、作词赋诗者,极尽文人之雅事,当人物主体与这样的环境相融合,她们渗化于画面背景中,或与花鸟相伴,或与竹林相依,或池边赏荷,人与景同构为一种带有自然气息的文化景观。

  陈恺的这种表现方法确实有新颖之处,他不仅是用自己的思想认知去创作,同时,更是努力在艺术语境中呈现出作品的新意,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作为一种抒发个体性情的的依托与载体,从这个层面来看,就不难发现,在他的画笔下褪去了世间的躁动浮华,也消遁了物欲纷争,在不饰经营中,只是捉取了她们一颗“出淤泥而不染”的内心,以内美的挖掘自然的生发出一种由内而外的清隽之美,这样的作品形象,既不失一般刻画女性时描绘外在美的基本倾向,又把构思意指于心灵美的意涵中,凸显出对女性内心世界的细腻关照,明晰简练,真切自然。

  就作品中的人物刻画而言,陈恺在把握形态的造型方式上极富多样化。他将写实手法的规范、严谨与写意风格的生动、率意进行结合,以人物的五官轮廓与形体结构为基础,进行适度的夸张变形,用艺术语言的演绎造就了形象的独特魅力,并把握住了形象自身的外在因素,以符合于具体的情境表现:有的身穿白裙,飘逸灵秀;有的身穿旗袍,典雅大方;还有的以现代装束示人,充满时代气息,在画面中,那些被一一表现的清丽女子,在艺术语汇的归纳、取舍中,以不同的服饰特色,文化习俗形成身份区别,典型化的塑造中也涌动着真善美的情感诉求。

  形意之中追取神韵是陈恺又一个鲜明的艺术特色。传神写照的精妙意蕴是透过艺术性的表现去挖掘人物的心理状态,借以反映外在的精神面貌。陈恺在造型中准确把握眼神的刻画,以神韵神采的捕捉表现人的精神品质与情感诉诸,以传神的意象赋予生命的活力与生机:人物风貌或闲适自然,或矜持而立,或性情忧郁,或徘徊低喃,都蕴含着一种虚实相生,形神相和的韵味。陈恺把对于生活的感怀与体悟放入创作中,将其深化为一种由虚拟时空到真实世界的审美体验。这些鲜活的个体形象在局部范畴内进行具象观察时,表现出来的是丰富多变的个体神态;而把她们放入于宏观场景中进行解读时,她们又具有了一种充满精神力度的普遍性特征。恣意的神采间,蕴含着的是一份远离尘世直抵心境的淡泊与澄明。

  需要指出的是,陈恺对于画面意境的提升离不开写意精神的体悟,更离不开对于具体语境的提炼,而他正是借助于在女性形象身上流露的情趣意味将画面意境推向深远。陈恺的作品以情贯之,将自身的情绪体验投注于艺术形象本身,使其不再是人为营造的艺术躯壳,而是赋予人的情感,人的思想与性格,使其成为具备饱满情致的“人”, 以此为基点,深化拓展贴近人物心灵本质的种种探索,派生出一种先有情而后有趣,趣为意趣的人物意态,在画家精心营造的女性世界中,这些形象有生机,有情调,有真实的情感与个性,他把握住了一种由意象体验而获得的情趣之美,剥离了艺术的外壳深入到本体诉求中,去寻找能够真正触及心灵的语言,画面中的形象被物化为鲜活的个体,赋予了真正的精神,画家在展现她们的心灵之美时摆脱了矫揉造作与媚俗之态,而将画面寓意贴近了人性的真实,真我的流露。

  具体看来,这种情趣包含着两个方面:一是情感的温度;二是文化的迷恋,陈恺笔下的情趣较好体现了人物的品行、修养因而具有了一种“美而不可言”的气质,当人物形象借助于吹奏乐器、观竹赏荷来诉说心愁时,她们的的微妙情感也得到更为细化的捕捉,在绵延不绝的音符中交响出对人生的爱与忧,思与愁。

  可以说,陈恺的作品有着强烈的人文气息,既能在技法运用上保持笔墨形式所具有的外在形式感与节奏感;同时,又能把风格统一于主题构思之中,不断得到凸显。在内外关系上,既保持形象的审美特征与观赏性,又强调其作品的文化内涵与艺术性,进而深化作品的思想深度与精神含量,传达出一种美而清谧,雅俗共赏的艺术风貌。

  陈恺的作品对传统有着一种精神守望与传承,对当下保持着一种文化自觉与清醒,他用思辨的眼光体味艺术,体味人生,展现时代的声音。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在丰富的、多元的文化视野中建立起一种开放性的艺术理念,以女性为主题,强调我们自身的文化归属,在园林文化与诗文化的结合统一中,用现代的水墨实验,创造性的呈现出蕴含时代感的民族风貌与文化特征。

责任编辑:齐方 方方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