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山水画名家谭翃晶的艺术探索

  艺术简历

  谭翃晶(谭红晶)祖籍湖南长沙,1962年出生。早年毕业于解放军军医学院,后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2007年全国中国画大展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美协山西创作中心副主任、中央党校书画院副院长,等职,主攻山水,民居,国画家。常年担任北京“画家行”教学团队的导师。

《霜染峰更远》96×180cm

  艺术风格

  自幼喜爱书画,有丰厚的文学知识和宽广的知识面。经过多年来对传统绘画和书法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研个中奥秘,作品显示着雅风和文气,狂放处含精微,精微处寓狂放,笔情墨趣尽出其中,画风雄健纯朴,主攻山水、花鸟,兼修书法。

  〖一〗山水作品追求一种雄伟辽阔、苍茫幽远的意境。中华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生生不息的土地上,处处都能触动画家的创作灵感。由南到北、从东到西,原生态的大山大水所呈现出来的粗犷与质朴、雄壮与奇崛、孤野与苍茫,通过画家饱含激情的笔墨展现在画面上。

  她的【江山多娇】系列作品,以祖国的名山大川为依托,以实地写生为素材,把自己的审美理想和艺术追求揉入画面中。读她的画有一种天高地阔、排山倒海的气势,期间峰峦纵横、深谷幽泉、云蒸霞蔚,每一幅都能感受到大自然勃勃的生机,到过那里的人们,能在依稀之间寻找到有当地特征的生命状态。

  〖二〗 她的【美丽家园】系列作品,在中国民居题材的创作中更是独树一帜。画家数年来致力于收集和整理中国现存的和濒临消失的各民族、各区域古朴的老民居、民宅。用细腻而严谨的表现手法、古拙而雄浑的笔墨,将这些充满浓郁东方文化气息和生活情趣的生活场景呈现在作品中,使作品鲜活灵动、引人入胜。加之女性特有的秀润与委婉,使作品粗犷中见妩媚,雄浑中有婀娜,笔墨细致又泼辣。

  〖三〗 书法初学汉隶,对《张迁碑》和《石门颂》下过数年苦功,后又宗法王铎、米芾,重节奏、重韵律,布局跌宕、章法严谨,线条富有节奏感,笔墨遒劲有力,刚柔相济。她画中的线条,粗细相间、干湿得当,有一种灵动的韵律,得宜于她不断的研习书法。画外功夫的广博,是造就画内功夫的源泉。

《西岳雄姿》124×248cm

  参加全国重大展览活动

  作品多次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各类大型美展并获奖:

  《芳洲鹭影》获首届“孺子牛杯”全国书画大展三等奖。

  《舒卷有馀》获“全军第七届根艺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清露》获“香港海内外书画名家精品展”金奖。

  《霜林小栖》获“黄河杯”全国书画大展金奖。

  《秋到太行》、《这里春天也美丽》入选中国美术名家作品集。

  《秋韵》入选“菜乡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

  《静谷清音》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5周年全国书画展”。

  《林风山韵》入选“黄河壶口赞”中国画提名展。

  《苗乡清韵》入选中国美协第四次会员精品展。

  《家在画图中》入选2007年全国中国画大展。

《侗寨春晓》124×248cm

  主要收藏单位和著述

  近十年中多幅作品被选做国家礼品,赠与外国元首以传播中华文化和增近国际友谊.作品先后被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钓鱼台国宾馆、聂荣臻纪念馆、陈子庄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中央电视台、中共中央党校等专业性美术机构和美术馆收藏。

  作品散见于《美术》、《中国书画报》、《美术家》、《东方美术》、《中国画清赏》《当代名家》、《中国艺术博览》、《国画家》、《鉴赏收藏》等全国出版发行的多种专业报刊杂志和大型画册。

  小传被收入《当代美术家、书法家大辞典》《中国名人传记》、《当代国画家》等多部大型辞书。

《红叶醉秋山》124×248cm

  出版有个人专集

  《当代名家—谭翃晶》

  《美术家谭翃晶》

  《中国当代国画家—谭翃晶精品》

  《艺术档案-画家谭翃晶》

  《谭翃晶画集》

  《美丽家园-谭翃晶画民居》

  《江山多娇-谭翃晶画名山大川》等多部画集。

《山水清音》124×248cm

  砚边的苦乐年华

  谭翃晶

  童年的我是一个充满幻想又容易伤感的小姑娘,因为天生敏锐和孱弱,使我对同龄的伙伴充满了戒备。更喜欢与年长的朋友交往,或者干脆流连在书籍当中,最先接触中国历史,近而痴迷中国文学,最后醉心传统绘画。因为读《红楼梦》至深夜第二天上课迟到被老师怒骂,因为画小人书而忘记做家务被家长斥责,类似的这样的事时有发生,久而久之被老师定为“不务正业”或“贪玩”,儿时的涂鸦之作因为表现的不是地方,或不对场合,从来没有得到过老师和家长的褒奖,非常气馁的一件事。

《林峰山韵》96×180cm

  接着少小离家,带着对社会和人生很多的希冀和憧憬,十三、四岁就来到部队,提前步入成年人的世界。军营的生活粗犷而艰辛,逼的你不得不柔韧而坚强起来,很多在家不会做的事情,等到不得不会的时候也就会了,带着三分感慨七分无奈跌跌撞撞成长起来。多少次为着似乎应该这样做,或者人人都这么做,所以也急急去做。也许是太过年轻,也许是太过率直,所以在忙碌的过程中身心也屡遭伤害。

《涧底泉声》124×248cm

  见过很多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小人物,在别人有求于他的时候努力玩弄一下权势,那种刻薄和傲慢的态度,常常令我怀疑人生的本意。再加上生活太过规律化、太过刻板,日子过的象一部机器,还要不情愿的被别人摆布一下,每天象只无头苍蝇似的扑来扑去,只为一些今天做与明天做没有什么区别的琐事,而且整天做也做不完,做完了也不见什么成果。晚上躺在床上思前想后十分的惆怅:难到就这样吗?人生是一次性的不似草木还有来生,生命以时间为载体不可重复,似这般一成不变的做下去,还要小心翼翼的应付一些莫名其妙的明争暗斗,哪人生还有什么滋味?还有什么乐趣?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145×360

  于是我又回归到书画当中,书中的天地和画中的乾坤,能帮助我抵御现实生活中一个接一个的厄运和打击,心被艺术感动的时候似有一股潜流在心里婉转回旋,河流、山脚、云影、霞光、一山一石、一草一木,所有的细节都能感知你的渴求和呼唤,并渐渐加强,直至不能自制,当你全身心的投入时画的不再是风景,不再是禽鸟,而是灵魂,是心绪 ,是灵魂的泼洒和心绪的宣泄。

《风景这边独好》124×248cm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做一名画家,觉得自己没有太多的天份,又没有名师铺就的黄砖路——艺术家只是一个美丽的白日梦。可能是心性使然吧,从小就喜欢纯自然的东西,要玩到原野中,不喜欢到公园,看树喜欢那种枝枝蔓蔓没有人修剪过的,交朋友喜欢自然认识,不喜欢刻意追逐,总之喜欢自然景观远胜过人文景观。所以一接触上画就放不下了,越看越喜爱,越临越想画。到后来一天不画就好象缺点什么似的,那时候我的工资绝大部分都用来购买画册和书籍。在别人眼里我显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我自己不觉得。每日里我吸吮着前辈大师遗留下来的精神盛宴,美味无穷,享受无比。范宽、李唐、郭熙、沈周、四王……等等的传统艺术令我着迷,越临越象,令我信心倍增。

《涧底鸣泉》180×96cm

  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何在周围一片反对声中坚持数十年,恒久忍耐,以为我有多么大的意志力和上进心,其实,不过因为我在学画的时候有无限的胜利感,可以抵偿日常生活中种种的不如意所带来的屈辱。当然,照实说,当时的生活环境,比起整日里在泥土中淌汗的贩夫走卒,不知要好多少倍,我不应口出怨言。但一生向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觉得生活中最重要的元素就是能够率意而为。终日钻营,为蝇头小利东奔西走是非常蚀人灵魂的一件事。人活在世上,固然应该照顾到别人的面子,但为了五斗米违抝了自己的真性情,不也是暴殄天物!所以痛定思痛,决定告别部队,脱离公职,去中央美院学习,然后心无旁鹜一心一意的画画。

《生命的礼赞》124×248cm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数十年过去了。原以为无案犊之劳形,无丝竹之乱耳,这一下创作的灵感应该如心中的激情一样,流蓖舒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原来根本不时那回事!第一个问是“眼高手低”。选择了艺术,人生就如踏入了辽阔的茫茫大漠,没有道路,更无向导,只在心中装着一个美好、遥远却看不见的目标。早期的时候可以借鉴大师们的作品,进入创作阶段便没有规律可循了。谁都知道个性的魅力是艺术的灵魂和生命,艺术的进步就是不断的超越自己和区别别人。每一幅作品只差一点点就生动,只差一点点就夺人,只差一点点就能化腐朽为神奇,但往往就是这一点点是这么的难以跨越。

《黄河涛声》124×248cm

  许多年来,它让我的情绪时暖时寒,心境时明时暗,希望能寻找到一扇门把它打开,门后就是一间充满各种意念及灵感的房间,足够用一辈子。但现实中,我永远站在走廊上,千辛万苦打开一道道门,发觉门另外还有门,打开它,还是门,永远是一道一道的门,开不完的门。有时觉得很沮丧,画来画去都没有新意,有时侯将整只笔飞出去,摔在墙上,几近歇斯底里。突然有一天,也许是一枝苇芽,也许是一抹残阳,也许仅仅是一个背影,令人怦然心动,欣喜若狂。忽然悟到某一处深邃的人生哲理,忙不迭的扑向画纸……画中的滋味,只有画画的人才能体会。所以我喜欢国画!喜欢水墨丹青那种淋漓的逍遥恣意,取自生活又突破生活的极限,真实又浪漫含蓄而夸张,在有限的尺幅之中,表现无限的思想和情趣。

《峡谷清韵》96×96cm

  第二个问题是“社会承认”。看过许多画展,第一天特邀人员来过之后,参观者即刻寥寥可数。工作人员闷的打磕睡,偶尔进来个人又像是上了当或跑错地方,兜了个圈子就匆匆离场。更有甚者一辈子冒不出来,呕心沥血画出来的作品,一捆一捆抬出去,当垃圾那样论斤秤出。也许有人说是因为他们学艺不精、才华不够,是金子迟早会冒出来的。但迟与早有很大的分别,迟到多迟?一百年后?一千年后?待到后世去挖掘他们的才华?梵高就是这样疯掉的!我明白,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障碍,有些努力了可以越过去,有些则不是自己能逾越的,有人扶一下可能就过去了,有人踩一脚可能就再也过不去了。我庆幸我在这条丹青之旅上,遇到很多在关键时候扶我一把的师长和朋友,使我觉得人生还有许多真情和温馨。

《红色太行》96×96cm

  既然上天赋予我一副追随自然的真性情,命运之神又把我推上了这条苦乐交加的艺术之路,周围又有一群志同道合、才华横溢的好朋友,还要求什么呢?所以我感谢上苍,感谢上苍在冥冥之中让我与画结缘。想想那些沉闷烦乱、寂寞孤单的日子,如果没有画笔的作伴,我恐怕早已精神崩溃。年轻的时候老是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现在却认为得到的才是最好的。吃过苦的人,对生活都心存感激,因为我知道幸运并非必然。

《云岭飞泉》

责任编辑:齐方 方方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