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展览 > 资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宫廷艺术展揭示拿破仑的个人风格

澳门艺术博物馆日前呈现的“华丽装饰——拿破仑宫廷艺术展”上,狮身人面像扶手宝座无疑是其中珍贵且极具威严的展品之一。

  邱妍

  [ 家具和工艺品上的图案是赫赫战功的记录,而家具形态呈现的风格则是拿破仑本人作风的体现 ]

  据说拿破仑·波拿巴一生坐过四张宝座,颇有纪念性的是放置于法国参议院的那张红木椅。它诞生于1804年,是专门为拿破仑登基而定制,131厘米高、87厘米宽,金色的扶手是两尊添加了双翼的狮身人面像,最引人注目的是深红色丝绒椅背中央用金丝线刺绣的大大的N字母,无声地宣布拿破仑时代的到来。

  澳门艺术博物馆日前呈现的“华丽装饰——拿破仑宫廷艺术展”上,狮身人面像扶手宝座无疑是其中珍贵且极具威严的展品之一。展览由澳门艺术博物馆、法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及法国国家家具暨织毯造办处合办,展品来自拿破仑一世及其家族的十多座行宫,包括桌椅、床柜、座钟、烛台、吊饰及挂毯等家具,均为首次在法国之外展出,共计115件(套)。

  提起拿破仑,很多人脑海中浮现出的形象来自法国新古典主义绘画先驱雅克·路易·大卫的名作《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画面上的拿破仑一身戎装骑在白马上手指高峰,表情坚毅,军事天才的形象呼之欲出。从土伦战役中的崭露头角,到马伦哥战役守住法国革命政权,再到奥斯特里茨战役后掌握欧洲大陆控制权,拿破仑像一个军事符号,演绎着法兰西版图疯狂扩张的狂想曲。

  “全世界都知道拿破仑的军事成就,但其实拿破仑对法国的文化艺术也有很大影响,我们希望透过展览呈现拿破仑的另一个侧面——对文化的贡献。”展览中方策展人翁谯说。

  那么,除了当年令人惊诧的帝国版图,拿破仑还留下了什么?

  从家具开始的复兴

  拿破仑的家具凸显出他不同于以往帝王的“拿破仑帝国风格”。

  一只被命名为“法厄同的坠落”的镀金青铜座钟有半米多高,钟表盘的外围雕刻讲述了太阳神之子法厄同的故事,他偷偷驾着父亲的战车,险些毁灭了世界。“我们把这只座钟当作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因为它实际影射了法国大革命之后的时局。拿破仑就是从这样的社会状态中开始了他的统治。”翁谯说。法国大革命前夕,由于农产品价格的急剧上涨和1786年英法通商条约生效,工业危机加剧,而战争期间大批法国企业倒闭,大量工人失业。受到战争伤害的不只是平民百姓的生活。王宫中的众多家具也在战乱中流失。拿破仑是个懂得一举多得的聪明君主。他把宫廷家具制造、解决工人失业问题和扶持手工艺发展结合起来予以解决。而这只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诞生的座钟,就像一个时代起始的符号,引出了拿破仑推动的时代复兴。

  法方策展人玛丽·弗朗斯·杜佩·巴耶认为:“拿破仑掌权后,法国政府不断下订单给手工作坊,作坊大量生产家具用以重新装饰宫殿。此举充分显示拿破仑推动和扶持手工艺产业发展的决心。”

  玛丽表示,拿破仑关注失业的巴黎工人,下决心确保工厂产品有稳定的销路。1807年初,他通令政府部门向营运有困难的厂家下订单,所订的产品将用来装饰他的宫殿。他也资助厂家,要求帝国政府以寄售方式提供贷款。如果工匠无法偿付皇家土地财政部提供的贷款,某些寄售的家具会被运往皇家家具储藏库暂存,一些家具产品也会列入储藏库的收藏。正是由于拿破仑的热切关注,法国政府才下了如此多的家具订单。展厅中的一幅油画还记录了拿破仑1810年造访法国皇室御用的戈贝兰织毯作坊的场景。

  除了复兴手工艺制造,拿破仑对教育发展也有巨大的推动作用,1802年的《关于公共教育的基本法》、1806年的《关于创办帝国大学的法令》以及1808年的《关于帝国大学条例的政令》等教育法令的颁布表现了他对教育的重视,用国家权力保障了公民接受教育的权利,使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的观念和思想在人民中间得以延续。拿破仑时代的家具表现了对知识的关注,其中着重强调对女性学习的重视。

  展览中一共出现了27只座钟,包括翠绿镀金铜及红色大理石的“学习女神”座钟、海绿色大理石的“阅读”座钟、黑色大理石的古希腊女诗人造型座钟。一只“阅读”座钟,雕刻着一位女子在桌旁读书的形象。桌子有一只音叉状的雕刻。据展览工作人员薛先生介绍,这实际是一只女性发卡。“在这件阅读造型的座钟上,女性的发卡经过了工艺性放大,体现了拿破仑时期女性在知识地位上的提升。”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