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巨德:以其所知,养其所不知

2013-03-06 09:31  来源:《上品》

\

  刘巨德先生谈论艺术的时候那种投入,那种忘我,让人感觉到他不仅是一个亲和的长者,更是一个有着绵厚思想,对艺术十分虔诚的人。刘巨德先生满头银发,像一个历经人世沧桑的智者,访谈期间,他略带嘶哑的缓慢的叙说,将时间的影子停顿在思维的记忆里,思虑心移,悠长的溯往,时又回眸抚今,似乎瞬间阅尽世间酸甜苦辣。刘先生的笔下是一个丰盈的世界,他画故乡的小草,校园的荷塘,积雪前的白鹭,阳光下的猫,身边的学生等,所画之物,皆为生命的载体,表现生命的活性与力量,是以品生命之“象”,而观生命之“道”。他用生命的有限性去追求宇宙天地生命精神的无限与永恒。听刘老谈《庄子》是一种享受,他就像怀抱太极,信手拈来,点染开去。抛砖引玉间,良言妙语,幽深哲理,缓缓流溢,深入浅出。庄子的美学观追求的是与“道”合一的境界美,“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齐物论》)、“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天下》),是在天地万物中体验到人与自然合一的愉悦感。刘老说:“对画家而言,知识是后天的,知识并不能代替他的天性,艺术家的天性是艺术内在的最重要的艺术潜质,天性会去选择知识,天性会在文化中、时代的精神中成长,并影响到艺术家的心灵去关爱什么、关注什么以及怎么去看的问题。对艺术家来说,从生命精神的角度思考艺术,创造艺术,是对终极真实的沉思和探寻。艺术家永远是以其所知,养其所不知,并对生命的神秘充满好奇和亢奋,对光明充满渴望,对现实去积极超拔。而这一切,都属于生命精神,艺术生命的流变处在永恒中。” —— 萧煌

  采访人:萧 煌(以下简称“萧”)

  受访人:刘巨德(以下简称“刘”)

  时 间:2012 年12 月3 日

  地 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刘巨德工作室

  萧:当今生命科学的发展逐渐将生命的奥秘揭示出来,生命科学的研究成果大大削减了西方关于生命“神意”的解释特性。生命的终极意义由“神”的意旨转向现世“人权”尊严及人生在世的意义。这种转变让我们重新审视自我生命与灵魂的安居之所。请问作为艺术家我们如何判定这种俗世的价值和意义?

  刘: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我只能试着说一点我的感觉。我想西方文明有两种力量,一是宗教的力量,一是科技的力量。从文艺复兴开始,结束了以神为中心的中世纪时代,走向以人为中心的人文时代,破除神性、神权,走向人性、人权。科学在不断冲破神学的束缚,逐渐发展强大,科技创造了机器,制造带来了社会财富,人的生存本能和机器的力量导致人产生了去掌控自然、驾驭自然的欲望,由此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的工业革命和今天的信息时代。说明人性由宗教的束缚到人性的自由解放,激发了人以自我为中心,挑战自然的欲望,人类已经开始研究和克隆生命的基因,想生产制造各种人造的生命,甚至包括人自己。这种发展和进步实际是一把双刃剑,结果新的问题出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被改变了,现在地球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人类自身的生存环境岌岌可危。面对这种现状,真是迫切需要人类不分民族、地域和国家,整体的联合的行动,重新审视和反省人类如何面对自然生命的问题。我感到中国文化一直强调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天地大于人,人只是其中很微小的一粒尘埃而已,人类也无非在宇宙之中才存在了几秒钟,如白驹过隙。所以中国人注重道法自然,强调崇拜自然。中国人在自然面前有一种敬畏之心,卑微之心,这与西方文化想战胜自然的态度截然不同。相对而言,东方传统文化强调人与自然的整一性,赞赏天地化育人的生命精神,这是中国传统艺术所崇尚的境界。所以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今对人类的精神思想和生存境界是会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