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家的作品让英国皇家版画家协会主席感到不可思议

  8月18日——9月18日,“银川对话——2017中·英版画作品联展”暨国际艺术论坛活动在银川美术馆举行,这是继2016年中·美版画联展后又一次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国际性版画艺术交流活动,这让全国乃至世界艺术界的目光聚焦银川。 

\

马可·巴拉特先生和詹姆斯·布莱特先生参加了启动仪式

      作为此次展览重要邀请方,英国皇家版画家协会选出23位英国艺术家的69幅作品走进银川,这次展览不仅在中国艺术界影响力大,在英国版画界也备受关注。展览开幕期间,三位英国艺术家从英国远道而来,专程来参加中英版画展开幕式,与中国艺术家一同交流、采风、体验并进行了专业而丰富的中国英国艺术家对话活动。 

      时隔半个月,英国皇家版画家协会主席、著名艺术家马可·巴拉特先生协同著名艺术家詹姆斯·布莱特先生到访银川,9月5日参观了银川对话——2017中·英版画作品联展,并认真鉴赏了每一幅参展作品。9月6日下午接受了媒体采访,并谈了很多对于中英版画的想法。“我觉得这次能来银川非常高兴,这次的画展合作非常成功,我看到画册上很多中国画家的作品都非常感染人,非常有力量,我很期待下一次合作。”马可·巴拉特先生说:“我们在英国的版画界并没有很多减版版刻画,但是来到这里,发现当地的画家会用到更多的减版版刻画这种方式来表现自己的想法。这是一种非常难把握的技巧,一旦一版做坏了那么全版就毁了,它有很多很多的版,每一版都有各种各样的技巧,每一种颜色其实我们用肉眼去看只有4种,但事实上问到这些画家,他们告诉我有9种颜色的时候,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这里面拥有多少他们个人的技巧来展现这些画面,非常不可思议,我觉得非常感动。” 

      詹姆斯·布莱特先生认为:“这次展览我非常受感动,很多画都让我感受到中国画家巨大的勇气,从版画的结构到版画的大小都与英国画家的风格完全不同,光的流动性和色彩的运用都让我非常惊讶,在现场看到之后再回家回忆其中的几幅画都让我觉得回味无穷。其中有一幅中国艺术家的画是因泡茶而受到启发,从中国的茶文化中受到影响,再看这幅画里色彩的运用和茶的流动感,我觉得中国的画家非常值得尊重。” 

      关于英国与中国木刻艺术品的不同和相同之处,马可·巴拉特先生说:“首先在木刻这方面我们英国的版画更多的是黑白的展现,但是中国画家会选择更多的颜色,选择更多的颜色就意味着更多更多的挑战,所以我们这次看到中国画家能用这么多颜色在一幅画上展现画面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他们的技巧让我感到非常惊讶。” 

    \

    马可·巴拉特先生对减版版刻画非常感兴趣

        关于银川印象 

        詹姆斯·布莱特先生说:“今天我们去了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银川国际版画创研中心,这些建筑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政府和当地的一些画家都让我觉得非常有想法,对于发展文化和艺术交流都非常有帮助,以后我也非常愿意个人前往这里进行创作。” 

        马可·巴拉特先生说:“和詹姆斯先生一样,我觉得当地政府对发展艺术非常有乐观倾向,所以他们很愿意在发展文化上面做出投资,我是来自英国皇家协会的版画院长,我也知道现在在英国越来越难拿到各个地方的资产资助,所以我们英国的画家更多的是自己在独立的画室共同创作。而来到这里,我觉得这样的环境非常激励当地的画家,甚至国际的画家前往这里来进行共同的创作,这让我非常感动。” 

      \

      二人接受记者采访

        关于未来合作 

        马可·巴拉特先生说:“我们这次来到这里的画家都非常想再次合作,没有来的只是通过网络数码看到了的现场参展画作,也依然想参与其中,所以我非常希望明年能够再次合作。”在参观展览期间,马可·巴拉特先生和詹姆斯·布莱特先生挑选了几幅中英版画代表作品分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马可·巴拉特先生认为:“诺尔曼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英国画家,他的技巧现在越来越有流失的趋向了。大家不再会像他这样去画了,这是一种铜板腐蚀画,所以通常需要很多的药水和工具,但是诺尔曼不太一样,他会跑到英国北边的小湖上面,独自驾船在湖上作画,带着他一些简单的工具,在洗这些工具的时候,他甚至不会去取专业的药水,在湖水里就把他带去的色板这些东西洗干净了。因为铜板腐蚀画必须回到暗室里面去曝光,进行处理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所以他就像曾经的水彩画一样,用自己的直觉去创作,直到最后一刻看到成片的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做到的是什么样。所以他能做到这样像水彩画一样的画面和他的各种技巧都非常让人敬佩,值得大家去了解。”他还补充到诺尔曼这位老人还曾跟他说:“其实我并不想当一个画家,我其实想当一个诗人。” 

        詹姆斯·布莱特先生介绍到:“我还想强调一下,这位画家他纯熟的技巧非常值得学习,'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他的这些技巧也是不停训练得来的,其次他对光和自然风光的把握以及对铜蚀版的技巧的掌握,才会让他达到现在的艺术造诣。” 

        马可·巴拉特先生介绍说:“萨莉这幅画也是铜板腐蚀画,但铜板腐蚀画通常如果达到这么大的尺寸的话,会需要非常多的精力和体力,但这位画家她本身已经是个80岁的老人了,她能自己亲身去运用各种颜色来做这种铜板腐蚀画,这种精神就非常打动我。这次画展对作品的大小都是有要求的,但是这种大小比英国画展的尺寸都要大,英国的尺寸通常比较小,所以我想选出一两个比较能代表英国大尺寸画家的画作,所以选择了这幅作品。”詹姆斯·布莱特先生也认为:“这位女士的创作精神和她对颜色运用的大胆和勇气非常值得赞扬。” 

        马可·巴拉特先生兴奋地说:“这幅画,我第一眼看到它就觉得非常震撼,他结合了一种传统和现代对抗的感觉,不管是从主题还是从颜色用法上面,它的对比度和对光的应用都体现了戏剧化的主题效果。作为中国版画大师,这位中国艺术家对高光和阴影的运用还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其次他对颜色的处理也非常有挑战性。” 

        詹姆斯·布莱特先生边欣赏边讲解道:“这个探出来的手让你跟这幅画有一种互动,有一种进入了这幅画面的感觉,同时看到老人和年轻人都拿着手机 ,就让你去思考现代人和网络以及手机的关系,所以这幅画从技艺到颜色到主题都让我记忆犹新。”
       

      \

      英国画家诺尔曼的蚀刻画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