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松”间照,4月29日松美术馆大展正式对公众开放

  “画松一似真松树,且待寻思记得无?”— 唐· 景云和尚 

  最美四月天,松美术馆迎来第二个大型展览“明月松间照——中国古代绘画中的 ‘松’”。与开馆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的现代风格完全不同,此次展览追慕东方古意,同时在气息上与松美术馆不谋而合。 

  顾名思义,这次展览以“松”为主角。 这次大展根据作品的情境表达,依次分成“松下问”、“松上寿”和“松间游”三个部分。“松下问”主看古人结庐松下,持杯畅谈,求仙问道,如明朝宫廷画师商喜《山楼赏雪图》、宋代佚名《汉宫秋图》、清朝项圣谟《松花图卷》以及难得一见的明宣宗皇帝赏玩之长卷《四季赏玩图》;“松上寿”主议宫苑德裕,借松言寿,如乾隆皇帝《书画合璧四友图》、清朝徐玫《旭日松涛》;“松间游”主事松风万壑,极目游观,如袁耀《骊山避暑》、禹之鼎《禅悦图》、张崟《松山观瀑图》、蔡含《古松献寿》等。这三大部分以年代为序列,从不同角度分别展现了文人墨客对“松”的依托、寄情和立意,具有丰富而多样的表现力。 

清 项圣谟《松花图卷》 纸本设色

  “明月松间照” 

  宋代大家王安石《字说》云,“松为百木之长,犹公也,故字从公”,可见自古以来,“松”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歌咏诗赞,并借以喻世明志、畅怀抒情。在中国艺术史上,自宋元以来,那些百代标程的宗师巨匠都留下以“松”为表现对象的不朽名作,尤其山水画,几乎到了“有山必有松,无松不画山”的地步。除了世界各大博物馆外,民间收藏也蔚为大观,此中盛景,不胜枚举。此次优选以“松”为题的遗韵散珍,颇见得传承有序的历史功绩。 

  过往古代绘画展通常以纵向梳理,与之略异,本次展览借“松”主题的横向切面为样本,同时采用以“赏”带“鉴”的策展思路,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唤起观众对中国绘画之美的多样审读,进而以平等视线尊重艺术史的“高下”殊位,还原我们艺术史资源的丰富生态。为了更立体地呈现古代文人的创作环境,展览还独辟一室陈列文房器物的“长物志”,十余件文房展品无一例外也是通过“松”的形态迁想妙得。 

清 蔡含《古松献寿》纸本19x58cm

清 乾隆 《书画合璧四友图》纸本

  松美术馆——“艺术的容器” 

  针对此次大展,创办人王中军先生如此说:这是松美术馆举办的第二个展览,我对它的期望很高,在此也要感谢策展人徐累老师和学术总监颜明老师的大力支持,让展览得以顺利举行。之所以选择以“松”为题,主要是源于我个人对松树的喜爱。“松”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君子文化”的最重要的符号之一,也是东方艺术审美中极具代表性的表达载体,而在松美术馆举办这样一场关于“松”的展览,更是一种非常浪漫的契合。我希望通过这次展览,能让来到松美术馆的观众,尤其是年轻人,在充满现代艺术气息的建筑中感受到中国传统绘画的独特韵味和静谧之美,而这样的碰撞与融合,也正符合松美术馆的艺术个性和学术表达。 

王中军先生为开幕致辞

  松美术馆建筑“简约”、“净白”,去除了一切符号,使得“松”成为一座极具包容力和承载力的“艺术容器”。第二个大展期间,观众在主馆地上一层悠然回味中国传统绘画韵味的同时,还可在主馆地下一层的4个展厅里赏析到松美术馆珍品馆藏。一层是以“松”为主角的水墨大展,另一层则是以油画和雕塑为主的艺术呈现。在同一个建筑空间内,进行这样趣味横生的东方与西方的对话、传统与现代的碰撞,正体现了松美术馆“艺术容器”的特点与态度,“净”之观感,“无为”之气息,让观者抛却繁杂,使艺术百态毫无顾忌的展现自己的语汇和活力,令观者得以自由穿梭于艺术之林,在与不同形态的艺术作品进行交流同时完成认知和思索。 

     

美术馆外景    

 

美术馆外景

      本次展览特别邀请徐累担任策展人,颜明担任学术总监,黄玄龙担任文物顾问,苏泓月担任文学顾问。同时,展品也得到“松风雅集”以及各位资深藏家的大力支持。 

    学术总监 颜明老师开幕致辞

    策展人徐累 现场导览

    展览海报

      展览名称: 

      明月松间照—中国古代绘画中的“松” 

      展览日期: 

      2018年4月29日- 7月29日 

      展览时间: 

      10:00 - 17:00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 

      北京市顺义区格拉斯路 松美术馆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