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现在与未来:工薪族收藏的收藏之道

2013-01-08 10:51  来源:艺术财经

  即将年届五旬的他在艺术界似乎有点名气,在短短的18年间收藏了超过300件当代艺术品,但在普通人的世界中,他不过是个平平凡凡的上班族。他被誉为是“工薪族收藏家”,他就是宫津大辅(Daisuke Miyatsu)。


宫津大辅

  如今,人们对于艺术收藏的普遍印象有种严重误解,以为收藏是富人的专利,是富有阶层专属的享受。的确,有钱在手万事亨通,要想拥有稍具规模的收藏品,确实免不了得花钱去换取。可是我也认为,单单有钱并不见得一定能拥有高质量的收藏品。最重要的,其实是对于艺术品的热情,愿意深入去了解,用心去感受,愿意去爱。——宫津大辅

  他将自己的收藏借展给世界一流美术馆,也举办收藏家联展和个人的藏品展,出过两本鼓动别人收藏当代艺术的书;他在作为手机通讯运营商的外资科技公司做产品推广经理;家境小康,生来没有金汤匙可咬,也没有喜从天降获得一笔意外遗产的可能;他和妻子膝下无子,可他却说他的收藏就是他的孩子,于是两人省吃俭用,享受着与当代艺术品生活在一起的乐趣,从未间断过。他被誉为是“工薪族收藏家”,他就是宫津大辅(Daisuke Miyatsu)。

  9月1日,宫津大辅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办了“未来收藏与收藏未来——收藏同龄的艺术”讲座。与公众在媒体上常见的动辄豪掷几百上千万乃至上亿元的拍卖场大鳄一样,“工薪族收藏家”看似低调实则噱头十足的名号为这晚的讲座赢得了很高的上座率。

  为收藏做保安

  宫津大辅在当晚的讲座上对台下的观众们说自己是在高中时代第一次看到的安迪 沃霍尔(Andy Warhol)作品时才开始接触当代艺术的。在那之前,“艺术”对他来说只是日本传统艺术中表现的那些美丽婀娜的女人、花或者是风景,它们都雅致非凡。突然间,沃霍尔作品中那些撞车、电椅的图像像闪电一般击中了他,让他意识到原来艺术还可以是这样的:不一定都是用眼睛看的,而是需要头脑去思考和想像。

  尽管如此,最终是一位本土的艺术家使宫津大辅从单纯地欣赏艺术品变成了收藏艺术品。他曾经向记者描述过他第一次见到日本女艺术家草间弥生作品时的情景:“你知道库布里克导演的《2001太空漫游》吗?你知道当航天员进入一个新空间时的感受吗?这就是我初次站在草间弥生作品前的感觉。我永远也忘不了。”可惜当时的宫津还不具备收藏艺术品的能力,几年过后的1994年,当他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之后,他找到了代理草间弥生的画廊,“他们只有一幅草间创作于1953年的小幅素描。虽然与现在她的作品相比价格还算合理,但在当时并不算便宜,要差不多5000-6000美元。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一次性把款付清。”从此,宫津的收藏热情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宫津大辅所拥有的草间弥生的作品就达到了10件之多,作品创作年代从1950年代跨越至1970年代。在1996年他32岁时,他又看中了草间弥生1965年的布面油画《无穷网2号》(InfinityNet No.2),他说当自己看到那些不规律的点点,整个人像是电影里演的,所有现实景象都以光速般退去,只剩下他站在黑暗无垠的宇宙里。这幅让他着迷的画作售价65,000美元,比他当时的含税年收入还多,就算花光他的全部存款都不够。他只好向妻子、母亲、外婆借钱,但她们都认为他疯了。于是,他只好请求画廊能允许他在公司发夏季和冬季奖金的时候支付少大笔款项,其余按月分期付款。画廊看在他诚意十足的份上,也就同意了。为了早日付清画款,宫津找了份在酒店当夜间保安的兼差。有天,他累得在沙发上翻着翻着杂志就睡着了。第二天下班前,他意外接到妻子催促他回家的电话,当他不明就里回到家时,发现同时在等他的还有母亲和祖母,她们竟然给他送来了钱。原来,是他妻子在他前一天睡着时,无意中发现他手上的杂志恰好翻到财务公司打的放贷广告,以为他为了买画竟然想去借高利贷,所以才通知家人为他垫钱应急。两年后,这幅他迄今为止买过的最昂贵的作品被出借给了草间弥生的首个回顾展,从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的开幕展,陆续巡回到纽约的MoMA和明尼阿波利斯的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最终抵达东京的当代美术馆。当亲眼看到自己家的收藏被挂在美术馆的墙上,宫津的家人才终于对他的“艺术瘾”释怀了。尽管他的妻子并没有像他这样如此痴迷于艺术品收藏,但也慢慢理解和支持他,在他挑选藏品的时候还能给他另一个视角和意见,这点让宫津既欣慰又感激。

  只进不出的真正收藏

  然而,宫津的疯狂行径并没有就此打住。尽管身为工薪族收藏家,但宫津在艺术收藏投入的时间、精力,以及他的艺术品位、鉴赏力却丝毫不打折扣,甚至远在那些家财万贯的富豪阶层之上。如今的宫津大辅在东京一家类似与手机通讯运营商的外资科技公司担任产品推广经理,每天工作将近10小时,回到家往往已经是夜里八九点,可还是会花时间查阅世界各地画廊和艺术家的信息。说当他面对一件自己中意的作品时,就像有股魔力把他牢牢抓住,令他从不考虑手头上的资金和意图购买的作品售价之间的差距,也对这位艺术家未来的发展和市场价格走势并不在意,他看重的仅仅只是他对当下这件作品是否有足够的兴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与画廊商量最终的成交价和付款方式而已。

  在通过画廊与这些艺术家的接触中,宫津发现对他来说他们之间的交流与收藏他们的作品同样重要,甚至更吸引人。他给自己的收藏定下一个原则,那就是“只收藏现在与未来”,也就是与他同时代的艺术家,特别是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因为不可能跟维米尔有交流”。为了便于与外国艺术家沟通,他还自学英文,如今的程度已经能流畅地接受外籍媒体采访。他在这次的讲座上对听众说:“希望大家不要害羞,也不要顾虑艺术家的名头太大,像我这样拼命追着跟他们交流的话,艺术家也会回答的。”

  在草间弥生之后,他开始接触与自己同时代的艺术家,如奈良美智奥拉维尔 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田中功起 、森山大道、保罗 麦卡锡(Paul McCarthy)等如今炙手可热、当年却只是初出茅庐的艺术家,作品价格不高,却很有趣。他也是最早收藏蔡国强、菲利克斯 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岛袋道浩和摄影家野口里佳作品的人之一,费尔兰德斯(Teresita Fernandez)、约瑟夫 格里高利(Joseph Grigely)和崔正化的多件作品也被他纳入其中。最近几年,他开始关注亚洲的年轻艺术家,尤其对装置和录像等新媒体艺术感兴趣。他收藏的了包括杨福东、欧宁与曹斐、陈维、陈金阮、韩国的郑然斗 、台湾的余政达、新加坡和香港艺术家艺术家创作组合黄汉明和吴长蓉、日本艺术家高木正胜、高岭格、泰国艺术家阿彼察邦 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Weerasethakul)在内的艺术家的作品。他这次就在在京短暂逗留的时间里兴致高昂地拜访了年轻的影像艺术家孙逊、喜欢在涂磷的画布上用军用火柴作画的艺术家叶楠、偏好装置创作的观念艺术家姜波和擅长新水墨的中国画家郝量。他说自己目前和今后感兴趣的方向永远都是那些在主题和视觉层面能达到最佳平衡的艺术,都不是对他来说更像是工艺品的作品。

  在讲座和采访中,宫津大辅都颇为自豪地说提到自己从开始收藏以来从未卖过一件藏品,虽然他也很理解别的藏家出于投资的目的或因为资金有限及个人喜好的变化而更换手头上的藏品,但是他不会。他认为艺术品不是普通的物件,尽管他的收藏并非是唯一的,但承载在作品之上的与艺术家之间的联系却是唯一的,也是他最为看重的。他说自己珍藏的不仅仅是作品,也是感情与记忆。

  宫津收藏的“只进不出”和他对年轻艺术家不计回报地支持与投入,在一定程度上分担了画廊的压力;而且,在与画廊的交易过程中,“诚信”永远是最有分量的砝码——宫津虽然得到画廊可以分期付款的优厚条件,但他每次都尽量一次付清;只要认定要买从不反悔。宫津大辅就这样凭借他在艺术圈的良好口碑赢得了艺术家与画廊的尊重和信任,为他的“工薪族收藏”获得了更多便利,进入了收藏的良性循环。

关键字: 收藏家 艺术品 市场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