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与文化想象有关系

2013-01-14 07:40  来源:时代周报

张颂仁 香港汉雅轩艺术总监 、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香港亚洲艺术文献库董事会董事。

  从国际反观中国当代艺术

  记者:在国际上的策展与收藏上,你为什么对中国的当代艺术比较关注?

  张颂仁:我可以说是一个搭顺风车的收藏者,因为我主要是在做策展。当然也开画廊、也在策展理论和实践做一些研究。我感兴趣的是中国当代艺术,而因为推动新艺术家让我在某一个程度上收藏了些东西。中国历代的艺术都有人在收藏,而何种艺术何时流行,是看政治、文化时局而定的。当代艺术这一块,一直都比较模糊,因为要判断:当前这个作品会不会成为美术史里的代表作品,有没有传承下去的价值?这个判断很难把握。在判断当代的价值,往往国外人从外头往里看的角度会比较准确,这是很奇怪的现象,不但在中国,美国也是这样。往往一个时代潮流的重要性在框子外面看会比较清楚,因为现代艺术早已经是一个国际范畴的文化潮流,而当代艺术更把这种国际潮流落实到每个地方。所以,有的时候对全盘的观察在局里面反而看不清楚,从局外从国际往里头看反而发现:原来你们做这个事情对我们在外面很有影响、有贡献、有挑战。因此对作品的重要性往往比局内的人会感受更深。所以,很多先锋的作品是国外的人更愿意投资,他们觉得太便宜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家,首先被西方肯定,再回流中国,这在国际上也有前科。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极限主义的最重要藏家是意大利的潘萨伯爵,90年代由古根汗姆美术馆出大价钱买回美国。

  另外,这也跟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的转换有关系。到80年代为止,中国艺术界的创作角度指向的是国内的文化圈,可是在1989年以后就进入一个国际艺术平台上。这个平台包括国际展览体系、策展方向、国际观众,比方说威尼斯双年展。一进入这种国际的平台,面对着国际观众,创作的指向和思考的主题,一下子就必须要调整过来。艺术家为了对国外的艺术界生效,也是在这个形势底下慢慢地形成了更有针对性的创作。

  记者:国际的收藏家到中国来收藏,对中国近现代艺术的关注点会落在何处?

  张颂仁:一般人会对某外国的现当代艺术感兴趣,主要都是因为对这个地方的文化、政治、经济、当前形势有兴趣。所以,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的地位跟中国现在的经济、政治和国际形势的位置是缠绕在一起的。

  记者:现在中国的收藏家到欧美的拍卖市场去参与竞拍,买了很多外国的艺术品到中国来,你认为这种趋势会如何发展?

  张颂仁:会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你看,我们都穿洋服、住洋楼,而最高级的西洋表现就是文化产品,这反映在名牌奢侈品上。既然生活形态在追求西方,当然很容易以西方最高的追求为最终的追求。以商业投资来说,由于西方已经把艺术投资市场做成了一个非常完善的体系,达到某种指标的作品成了可靠的、有转换价值的证券,方便大家进入投资的游戏。在文化形象来说,这跟现在所有中国太太买LV包、名牌包是同样的心态,就是仰慕一个大家觉得是目前最高指标的文化产品。虽然,对全球贸易的世界来说,互相买卖对方的好东西是一个普通的事情,可是我觉得西方人买中国东西跟中国人买西方东西还是有一点差异的,因为我们还是拿西方作为代表“现代”的基本指标。当然,这慢慢会改变,中国的现代艺术和国人对自己的现代定位慢慢会变得更完整、更有体系,更能影响国际的方向。目前来说,指标性的文化创作还是西方在领先。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