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树《谁在拍卖中国》:拍场老千与天价做局

2013-01-15 09:20  来源:新浪收藏

  “拍场老千”与天价做局

  其实圈内人都知道,拍卖行勾结卖家为某一类拍品虚开天价“做标”,引诱更多的买家上杆子跟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苏富比[微博]和佳士得[微博]就因为经营此道在美国深陷“官司门”。可是,尽管这样做具有一定的法律风险,但由于拍卖行与卖家的相关利益过于紧密,故他们精心策划和运作的各种“局”,一般情况下很难被外界知晓与揭露。记者曾接触过三位拍场老手,他们的自身经历或所见所闻让我震惊。

  第一位是10几年前从中国大陆移居香港的“拍场老千”金先生,他回北京探亲时在一个朋友家碰上我。刚开始接触时我发现他话语不多,非常谨慎,要想从他嘴里套出些有用的东西相当困难。有一次我的朋友请金先生吃饭,刻意安排了金先生年轻时候的一位相好作陪,也许是旧情难忘,也有可能是他想在昔日女友面前表现自己的非凡经历,金先生多喝了几杯酒,终于一反常态地打开了话匣子。

  “……刚开始去香港我还是喜欢赌,只要手里有几个钱就去澳门碰运气,没两年就把舅舅留给我的遗产输光了,接着我又开始变卖舅舅生前收藏的古董。你们知道的,我在北京的时候也搞过收藏,对那个行当还懂得一些。有一回,我送了一只乾隆款的玉笔筒去一家外国拍卖公司托卖,有人告诉我,要想让拍品卖出好价,还是要有那些对中国古董似懂非懂的洋人出价,他们更舍得掏大钱。而要让洋人出手,又得要有中国人先起哄,因为那些洋人对中国古董的价值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那就是有没有中国人加入竞买,参入竞买的中国人越多,价格出得越高,他们就越发觉得这件东西一定有收藏价值或市场价值,便会冷不丁地从半路杀出。那些洋人一旦喊价,就不会轻易放弃,就像我们钓鱼时看到的那种情景,有些鱼儿一旦上钩,不被人钓上来决不会吐钩。

  “于是,我请了两个朋友帮忙做局,交付押金,领了两个号,去现场参加竞买。上拍那天,我那只乾隆玉笔筒刚开始没人真正举牌出价,只有我的两个朋友按照商量好的价位相互竞价,当叫到1500万港币的时候,大鱼终于出现了,一个英国人举牌,开口价就在前一位叫价的基础上直接加30万。这以后,两个朋友轮流看我的眼神出牌,一直将价格抬高到500万港币,然后撒手,将最后一棒留给了那位傻大个子英国人。

  “一周后,我去拍卖行办理领款的相关手续,被他们一位高级主管请进了办公室。那位主管是个台湾人,见面就对我说:‘金先生,你好厉害呀!’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哪条道上的话,以笑代答。主管又说:‘你还是头一次干这种活儿吧?’我以为他说的‘这活儿’是怀疑拍品的来路不正,便信誓旦旦地告诉他,那只玉笔筒是舅舅留给我的财产,送交拍卖行时已经出示过具备法律效果的遗产清单。那个台湾人听完我的话,坏坏地一笑,继续跟我玩起猫捉老鼠的把戏:‘用你们大陆人的话来说,金先生你真逗!明明知道我讲的是什么,还要跟我兜圈子。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有话明处讲,何必收收掩掩,显得多么不友好哇?我还跟你说了,就你在拍卖现场做的事情,是要负担法律责任的!’

  “这一句话出来,吓了我一身冷汗。对方不但识破了我在拍场上做的局,而且显然还调查过我的来历。我当然没傻到给人这么一咋唬,就马上承认自己所干的事情。我继续装傻说:‘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我送东西到你们拍卖行委托你们拍卖有错吗?怎么卖是你们的事情,有问题也是你们的过错,关我何事呵?’

  “那位主管突然板起脸说:‘既然金先生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干过的事情,那我们就只有去警方报案了!好像金先生在大陆那边的时候,名声也不是太好?’

  “尽管我已经完全相信自己做局的事完全败露,但是我也明白,仅仅单凭他一面之词,没有我那两位朋友的作证,就是警方也奈何我不得,因为他们俩参加竞价事先都按规定交过押金,合理合法。我借口上洗手间,去那里迅速给那两位同样也是来自大陆的朋友通了电话,他们俩都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哥们决不会出卖朋友!那人肯定是讹诈……’

  “打完电话后,我心里更加有数,回头就跟那位台湾主管说:‘如果你刚才是跟我开玩笑就算了,我不跟你计较。要是你当真,我会跟你对簿公堂,香港是法制社会!诬告是要遭到法律反坐的!’

  “那个台湾人不紧不慢地对我说:‘钱呢,你也不忙领,等警方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讲……’

  “又等了一周,没等到拍卖行的电话,也没等到警方的调查询问,我简直是度日如年。第10天上午,我硬起头皮再度走进拍卖行。真是见鬼!那位台湾主管见到我又是拍肩膀,又是打烟上咖啡,就像见到一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此前他威胁我要报警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最后怎么着?你们猜猜看……这一回呀,我不但将那笔拍卖玉笔筒的钱上税后一分不少地进了账,还就此成为了那家拍卖行的合作者!怎么合作?当老千,我给他们当老千!此前他们是试探我抗威胁的能耐,看我在东窗事发时能不能够冷静应对。后来那个台湾主管还告诉我,他是在现场从我和两位朋友使眼色交流叫价的小动作上看出破绽的,他建议我往后在现场表情要更加自然一点。

  “我接的第一笔单子是替人洗钱,随便从荷李活道买一只普通清代民窑瓷瓶,请人在底部仿写官窑名款,然后以洗钱人的名义委托拍卖行运作。紧接着,拍卖行按程序发动宣传机器,在各种媒体上将编造出来的清官窑神话大张旗鼓,就那一次我才知道许多‘国宝’是怎样出炉的,知道了自己也有古代术士们那种‘点石成金’的能耐!到拍卖现场,我又带着那俩哥们以买主的身份举牌竞买,一口气将那只瓷瓶的成交价打上1000多万港币……自然,最终掏钱和收钱的都是那个洗钱的主子,左手出、右手进,除了要交一笔税金和佣金,其它1000多万来路不明的钱便经过漂白,成为拍卖会上的合法收入……这以后,我继续留在香港为那家拍卖行效力,每接一单生意,我按1%提取佣金……”

  我的第二位受访者原是某国际知名拍卖行的一名高级雇员,复姓欧阳。欧阳先生几年前从国外辞职回到北京,开了一家艺术品经纪公司,专门从事代客挑选高档艺术礼品方面的业务。我是在北京古玩城一个卖古董的朋友处认识欧阳先生的,开始我本来是找那位古董商打听国际艺术品拍卖价格方面的事,因为那位朋友曾多次出国捡过“漏儿”。后来,欧阳先生进来了,卖古董的朋友说:“您问欧阳先生吧,他在好几家国外拍卖行干过活儿!”看来欧阳先生是这里的常客,来这里为雇主挑选古董作礼品。也许是出于对卖古董的朋友的尊重,欧阳先生对我的问题有问必答,完全没有什么顾虑。

责任编辑: 静萱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