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繁荣背后:谁来鉴定“赝品专家”

2013-02-04 10:12  来源:光明日报

  近日,在山东济南举行的“翰德轩迎春拍卖书画会”上,一幅号称张大千的巨幅泼彩山水以2.5亿元天价成交,超过以1.008亿元成交的张大千另一巨作《爱痕湖》价格,创中国书画作品成交价格新高。消息一出,业界哗然。人们认为这幅所谓的张大千《泼彩山水》艺术水准非常低劣,人为造假一望而知。但该公司董事长在回应业界质疑的时候却说什么“各方面声音都有,这点很正常。好东西经得起评判”,并声称这幅作品“经过多位专家鉴定,百分之百保真”,对于作品的真实成交性也“毋庸置疑”,但他没有列举出所谓“专家”的真名实姓,更没有告诉大家到底是哪家公司或个人购买了这幅充满争议的作品,因此毫无说服力。人们怀疑翰德轩艺术品拍卖公司的这次拍卖是“自己做的成交价”,是“出老千”,自己做局自己表演,虽然博取了很多人的关注,却也落下了造假卖假的名声。

  按照目前国际 通行的惯例,艺术品拍卖公司不需要为其所拍卖的东西担负真假鉴定的责任。按照《拍卖法》第61条的规定,拍卖人只要在拍前声明不保证拍品真伪,便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1997年《拍卖法》开始施行时,中国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这条法规制定的初衷是为保护拍卖公司合法经营,不料现在却成了拍卖公司的赝品免责金牌,在发生真假争议的时候,拍卖公司可以方便地将责任推到“鉴定家”或“专家”头上,自己不负任何责任。在拍卖会上买到了赝品,购买者只能自己吞下苦果,因此买家与拍卖公司之间的矛盾冲突经常爆发,有钱有势的买家通过关系拘押拍卖公司负责人以追索钱财的事时有发生,买卖双方几乎都在黑吃黑。而当下中国文物艺术品鉴定的混乱有目共睹。以书画鉴定为例,自从徐邦达、谢稚柳、启功、刘九庵、傅熹年、杨仁恺等老一代专家相继去世之后,书画鉴定就进入了“战国时代”,虽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有许多业界公认的专家,但其权威性远不及老一代专家,加上少数拥有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头衔并在国家级文物部门工作的“专家”唯利是图,不顾道义,信口雌黄,随意开具“鉴定证书”,将赝品“鉴定”为真迹,将垃圾“鉴定”成宝贝,更严重损害了文物艺术品鉴定专家队伍的形象。书画鉴定之外,青铜器、玉器、瓷器等文物艺术品的鉴定也同样混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前些年发生的不法商人谢根荣出高价请数位国内著名专家,将伪造的“汉代”金缕玉衣和银缕玉衣鉴定为真品,并给出24亿元市场价格,用以诈骗的案件就是类似案件中最为典型的一例。专业从事文物艺术品研究鉴定的少数专家如此不检点,使得为数众多的普通文物艺术品收藏爱好者对专家队伍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与依赖,加重了文物艺术品市场的混乱。许多拥有高级职称的“专家”实际上“有眼无珠”,不辨真假,是专家中的“赝品”,却因金牌的工作单位而受到人们的尊重,不经意中制造出更多的失误,成为广泛流传的笑料。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