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中的除夕大餐

2013-02-06 09:25  来源:艺术国际

图片资料

 图片资料 

  春节将到,这年夜饭怎么吃?当代中国油画家们的菜谱怎么弄?这对于成功的当代油画大腕来说似乎不是问题,他们吃惯见惯威风八面,治大画如烹小鲜,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但对于许多一年到头画油画却卖不出画的人来说这是他们常年琢磨到头疼的问题,他们常常是吃着锅里的想着架上的,安不下心来:“唉哟妈!明年咋过?”

  好的库克厨艺讲究个色香味和营养,做出的菜好吃又好看。德国人做菜象研制杀人武器,厨房里摆满了各式量杯、天平,他们按菜谱下料,精确到毫克,但据说味道一般,营养均衡,不浪费不节俭,把日耳曼人养得自以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小日本过去叫倭寇,也就是短腿的小贼,成了鬼子依然罗圈,被潘长江在银幕上损得一塌糊涂,因此二战后寇头儿们象德国人一样研究营养学,硬从陈芝麻烂谷子里刨出个单方,让全体倭民照方饲养,从婴育儿开始配置饲料,希望吃出个人样来,但他们喜欢生鲜料理,生肉生菜地蘸着吃,虽然个子长了,但依然嗜血冷酷,是个二逼民族。老美自由惯了,没功夫做菜,又喜欢花外债吃现成的,因此把吃的处女权交给机器,他们吃面包罐头之类的快餐,去粗取精口味单一。中国是个吃货和饿汉都极多的国家,不愁吃的人、会吃的人、能吃的人,吃法多样做法奇巧,色香味都有出彩之处,但营养学似乎一般,越吃越软脂肪多骨气弱没精打彩。没吃的、不会吃的、胃口又差的吃法单一,鲜素蔬果外加转基因粮油,谈不上营养口味,填实肚皮就行。改革开放后人们饥不择食,全球的吃法在中国都有人想尝尝,高明的厨师融百家之长自己做个拿手菜,愚钝偷懒的把各国菜谱拿来就用。

  古人画法通书法,今人吃法通画法。一个民族的饮食文化从一个侧面决定着她的文化艺术。身处北欧的德国传统画法有着冰冷的精致,尼德兰时期诸大师的作品细致入徽,一丝不苟。现代表现主义时期的德国绘画同样具备理性的反思,色彩上同样顺应情绪情感的真实“称量“入画。日本美术过去虽效法唐宋意追老庄,但也就是个半吊子,维新后同样是个西洋奴才相加冷血的怪胎,黑田清辉与藤岛武二等人始终脱不开装饰性与小清新的格局,后来的草间弥生,村上隆等人的作品,要么色情,要么冰冷,要么花里胡哨,一副生鲜料理的嘴脸。而美式艺术则由多国部队的丰富多彩逐渐走向消费大国的狂霸粗野,用强大的金融资本抬举出了自己的抽象艺术和艳俗波普,面貌一日三变,花样翻新,其追新逐异的速度跟光缆媲美,一副饕餮快餐的作派。中国油画家土洋结合地搞了几十年苏派现食主义,一朝开放,象放幻灯片一样把西方样式短短十年内播了一遍,形如乡巴佬进食品超市,凡没见过的都花两毛钱舔一舔尝个新鲜,但浅尝辄止。艺术市场的逐渐确立与升温让画家们慢慢摆脱浮躁,平心静气回到语言与形式等本体问题的探索上来,而架上绘画的从业队伍也骤然暴增至世界之最,大家争先恐后抢饭吃,凡进了国门的东西,只要感觉色香味方面卖相可以,一把拿来抱住狂啃,几乎在一夜之间形成了七荤八素的繁盛局面,这大餐一上桌,撑肥了有钱的食客,馋晕了没钱的过客,羡煞了技不如人的Cook 。

关键字: 作品 七荤八素 毛焰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