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力:艺术非想象之物

2013-02-17 16:47  来源:北京商报

张大力:艺术非想象之物

张大力:艺术非想象之物

《鸽子-2》(局部) 纯棉布蓝晒 2011年

《鸽子-2》(局部) 纯棉布蓝晒 2011年

  从早期的抽象水墨实验到上世纪90年代进行的街头涂鸦和后来一系列等比例还原的作品,张大力从最初封闭的创作环境走向公众,让自己的作品更加直接地和周围的生活发生着关系。在他看来,谁都无法逃避现实,艺术绝不仅仅是艺术家在画室内的想象之物,生活才是永恒的动力,惟有如此艺术才能感人至深。

  “我的画室在门外”

  商报:您在中央工艺美院就读时,正值85美术新潮在中国兴起。当时您并没有投身这场西方现代艺术的大潮中,而是在进行对抽象水墨的研究创作,这是否可以看做您当时与85美术保持着一定距离,或者是出于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偏爱?

  张大力:抽象水墨的实验和研究,实际上也是85美术新潮的一部分。当时的局面是多种艺术形式都成为艺术家们拿来打破保守艺术思维的工具。那时我还在学院读书,开始看一些禅宗和老庄哲学方面的书,在艺术形式上深受我们学院青年教师的影响。

  对我来说,确实对中国传统文化格外偏爱,这是我们的根基,今天依然如此。目前一些认为传统和现代存在矛盾的想法,我认为是错误的。

  商报:毕业后您没有参加分配的工作,而是在圆明园租了房子做一名自由艺术家,而那个时候您也是保持了一种独立的态度继续画水墨。上世纪80年代末,正当现代美术大展举办之际,您却去了意大利,似乎总是一直离“主流”很远。

  张大力:没有服从国家分配,一个人租房子当艺术家是我早有的想法。在圆明园居住的那段时间,也许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谁都不依靠,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无论生活有多艰难,但精神始终快乐。从这点上看,艺术家都应该是自由职业者。

  同时,圆明园时期,我还是继续研究抽象水墨,看老庄哲学和禅宗书籍。而对于现代艺术大展,我当时也想过参加,但组委会要求每位艺术家缴纳100元钱,当时100元钱是我三个月的房租。此外,全国各地的艺术家来北京交流,而住在北京的艺术家似乎没感觉这个展览有多么重要。记得当时我认识了一位来自西北的艺术家,他没有地方住。我邀他去我圆明园的住处暂住几天,结果第二天来了7个人,这几个人走时,把我一个月的费用都给吃光了。虽然经济窘绝,但还是充满了快乐。

  商报:在意大利,您停止了水墨创作,开始街头涂鸦,让创作直接与公众对话,这种认识的改变是如何产生的?

  张大力:1992年,我彻底放弃之前的创作和探索,其中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环境的巨大改变,二是我世界观的改变。

  环境的改变让我在材料上无法得心应手,也让我认识到之前的局限:一个人无法生活在真空里。第二,世界观的转变让我给自己提出了问题:什么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是书斋里的游戏?是茶杯里的风波?是艺术家表现自己内心世界的小情小调还是现实世界水火真情?我们谁都无法逃避现实,艺术也绝不仅仅是艺术家在画室内的想象之物,无病呻吟只能产生更多的精神垃圾和困惑。实际上,社会就是我们的画室,生活就是永恒的动力,惟有如此艺术才能感人至深,才能不辱使命。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