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瓷器收藏家聂波:玩物亦可尚志

2013-02-22 14:28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

  富玩艺术

  玩物亦可尚志——近现代瓷器收藏家聂波

  提起“丽泽轩”,对于中国陶瓷艺术有些了解的不少人都知道,这是民国时期南昌最有名的瓷器店之一,自设窑炉,自聘艺人,专门烧制瓷板画。这个老字号的店铺在解放后,经公司合营的改造就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2003年,聂波在“丽泽轩”一些前辈的鼓励和说服下去国家工商局将这个名字注册备案,并且在南昌市中心自己的瓷器会所重新打出“丽泽轩”名号。“丽泽轩”的后人起先不服这样的做法,并试图通过媒体与聂波理论。虽然根据新中国的相关法律,聂波这样的注册根本不属于侵权,但出于尊重,聂波仍将“丽泽轩”的后人请去他当时约有700平方米的瓷器展示厅,并告诉他们,“如果你们有心继承祖上的事业和名号,我会将这里的藏品和瓷器全都挪走,把这个刚装修好的展示厅包括这个名号一起留给你们,但条件是你们也要摆出相应数量质量的瓷器艺术品来。”由于“丽泽轩”的后人们早已不从事瓷器相关的事业,对于聂波提出的要求当然也做不到,同时他们也看出聂波真心想要将老字号的瓷器事业发展下去的决心和态度,于是决定放手让聂波继续做下去,最后以友好的态度解决了之前的矛盾,只是要求聂波不要搞砸了这个金字招牌。现如今,由耿宝昌老先生题词的“丽泽轩”三个字在聂波的瓷器会所里摆放着。

  历经近10年时间,当初这个风波现在在聂波看来只是个小插曲,但是怎样的收藏经历会让“丽泽轩”在10年前便名归聂波,而这之后的10年,甚至第二、第三乃至更多的10年,“丽泽轩”又将如何绽放光彩呢?

  丧气但更不服气

  “收藏,这是我从小就有的一种情结。”聂波告诉记者,“我从小就爱收藏一些火柴盒、商标之类的物件。这是我们这代人最初的收藏情结。”从解放初期到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早期,由于当初的社会环境,中国很难有真正的艺术品收藏家。这段时间能够满足人们对审美、对艺术的需求也只能去文物商店或者华侨友谊商店转转,从小爱画画的聂波就特别喜欢去逛此类商店,那里琳琅满目地摆着很多瓷器深深的吸引着他,而生长在南昌又使他与瓷器有着一种“近水楼台”的缘分。

  到了90年代初,经商成功的聂波有了些钱,便开始着手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据聂波回忆,从1988年到1992年的4年中,他每个星期天都会去位于南昌八一广场里的一个跳蚤市场“淘宝”,那时的他就很痴迷瓷器,无论官窑还是民窑的制品,在他眼里都是神圣的,到1992年为止,他总共买了近1万元的瓷器,一边研究一边收集,家里几乎已经放不下他的“宝贝”了。这时他的一个朋友在看了他的那些“藏品”后,建议他去景德镇看看。聂波至今依旧记得自己第一次从南昌前往景德镇路途的情景,那时的交通并不发达。但是到了景德镇广场他才真正傻了眼,原来自己前面4年购买积累的东西多半是出自这里,这些东西充其量就是仿古瓷;即使收藏中有几件真东西也是残破而不值钱的普通民用物品。顿时,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将聂波的积极性无情的浇凉。自己花了4年时间潜心研究的东西,到头来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那份懊恼和沮丧缠绕着他,他想就此放弃。在朋友的陪伴下他又在景德镇多待了几天,对于瓷器的喜爱以及之前的研究使他很难割舍这段瓷器情怀,而在看到更多好东西以后,他更加不服气,于是做了一个决定:要好好玩下去,把瓷器近100年的历史脉络梳理清楚。用聂波自己的话来说,从那以后他才开始真正走上了收藏的康庄大道。

  “玩物丧志”期

  在朋友的引荐下,他结识了景德镇的一些瓷器大师,20多年前的景德镇交通并不便利,但是那里的风气却是那么的淳朴。大师作品的要价并不是很高,而且一顿小酒足以使大师和瓷器爱好者之间的距离拉近,喝酒、聊天,仿佛遇到了知音。因为那时聂波手上有些钱,所以就会买一些大师的作品。随着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深入,越来越痴迷,他根本无心去经营原有的事业。他承认自己有点“玩物丧志”,他的父亲也曾多次指责他的这种“小资产阶级情怀”,但是他就是欲罢不能。到了后来索性就盘出原有的生意,一心扑到瓷器收藏事业上来。在努力搜寻好东西的同时,也顺带做一些瓷器礼品生意以带动经济效应。20多年前南昌缺少私营个体商户,而他灵活的私营体制加上他本身对于瓷器的了解,为相关部门及个人提供了良好的服务。以经营效益带动瓷器收藏,从此家人不再反对,而他自己也能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自信,结识了很多朋友并获得了很多回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20年间,令聂波最欣慰的就是始终能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做收藏。没有因为想赚钱而委屈了自己的原则。他会在整个东南亚范围内寻找早期的好作品,因为最早收藏近现代瓷器的是以国民党时代的政府高官为主,他们重视收藏,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且房子比较大。到了70年代主要是东南亚各国的富裕阶层在做收藏,因为他们对中国的文化艺术有一种敬仰,台湾及东南亚的儒家文化也始终没有被割裂。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是景德镇走出去的时候,制瓷大师的作品经常去日本、香港及其他亚洲国家办展览。而现在由于市场比较透明,如今主要通过拍卖等二级市场来找好东西。当然他也会送一些拍品去各大拍卖会。他担任中国嘉德[微博]、北京保利、匡时等拍卖行近现代瓷器专场的顾问,每一场拍卖会之前都会先请他去检验拍品真假,其次他会看缺些什么,然后从自己的藏品中挑出来作补充。他始终认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只有让大家都分享到好东西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市场。所以“买,不犹豫;卖,不后悔”已经成为他的基本信念。

  在这20年的收藏道路上,聂波收到的好东西多半是从名家名人的第二代、第三代手上买来的,如果历史是重复上演的,那么这就会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他自己的将来,这一辈子努力收集起来的东西,自己玩得很开心,但是到了儿孙那一辈,他们不一定会感兴趣,这样只有为难了他们,甚至会成为他们的负担。聂波说:“也许他们会把这个看成等同于经济财富的东西,比如等同于一辆法拉利跑车什么的。我不想让这些变成他们的消费观念,在他们不喜欢或者被经济利益驱使的情况下去把这些变现,这有违我的初衷。”

  所以聂波现在通过“丽泽轩”结识更多朋友的同时,也想建立一个文化体系,使这种文化能够延续下去。自己尽力梳理清楚中国从清朝光绪年间到如今的瓷器发展脉络以及主要藏品,如果有可能的话就通过自己设立的机构延续下去,如果没有条件的话,就会选一家信得过的博物馆赠送,如果能挂上自己的斋号,从此延续下去,就令他心满意足了。

  瓷器,长期以来都是中国文明的骄傲,从明代到清三代(康熙、雍正、乾隆),再到民国时期以至“文革”以后,彩瓷工艺不断的挑战着新的高度,而艺术创作也在这三个时期到达高峰。正如聂波所言:“陶瓷工艺和国家命脉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党和政府很早就重视景德镇陶瓷艺术的复兴,并建立学校培养了一批专业人才,那么我们就期待更多玩物的人,在这样的艺术长河中获得高尚的情趣和志向。

  (斋号 丽泽轩)


  相关链接:

  戴荣华 古彩琴棋书画长条瓷板欣赏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