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海平:我疯故我在

2013-03-08 16:06:23  来源:99艺术网

\

郭海平

  郭海平给无比压抑的城市人在观照社会之“病”这个问题上,创造性提出了反向性的思考,以“病治病”,“以毒攻毒”,正是他对这个畸形价值观社会的颠覆性治疗……

  在郭海平眼中:“精神病人看我们,才觉得我们不正常。”“我跟精神病院院长说,在你看来,他们都是不正常的,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梵高。”

  2009年10月,郭海平被诊断为肺癌,在等待开胸手术的时间里,他感受到了黑洞般的螺旋的力量,对于一个临终者,他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生死悬于一线,他对于料理生前身后事,已书写下了遗嘱——但就在推上手术台的前一刻,他被告知是误诊了。

  命运仿佛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但恰恰是这次误诊,使他对待生命,有了新的意识。这如同佛教徒的开悟:参透了生死、获得了平静。他后来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精神病院和疾病让我体验到了漩涡的力量,我希望这是人生命中自然属性的一种觉悟……艺术可以帮助我寻找这种体会和感悟,因为在创作中,日常性的思维全部中断,留下的只能是保持沉默。”

  柯勇:有位心理学家告诉我,不同国家的人做的梦都是相似的,你能否讲述一下你印象深刻的一个梦?

  郭海平:青少年时期总梦到小学同桌的一位女生,每次在梦中出现都是天使的形象。过了青春期常常会梦到考试,不知为什么我一直不愿面对考试,一梦到考试就特别焦虑紧张,即使两年前我参加驾照考试也一样,考了三四次都没过,教练急了不断给我发香烟让我帮帮忙,因为过不了要扣他的奖金,但最后还是没过,考官没办法说不考你了,你好自为之吧,我想我可能是唯一没有通过考试拿到驾照的人,对于我在考试面前的这些不正常表现,我也经常反思过,我想我可能一直生活在潜意识支配中,对于现实强加给我的原则我都难以接受,再比如我这三十年一直喜欢夜生活,见不到天亮就不想睡觉,为什么?我的夜生活可能就是一种梦游。

  柯勇:呵呵,我也经常梦到考试。

  郭海平:是吗?可能是中国考试的内容太不符合人性了,至少可以说是违背了我们潜意识的需要。

  柯勇:你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作为一个南京人,你如何看这座城市和南京人的生活状态?

  郭海平:我的理想生活就是要日夜颠倒,我的前世可能是猫,我喜欢夜深人静的感觉,看到人和阳光都不自在。我曾写过一篇《不轻不重的南京》,重的是北京,轻的是上海苏州和杭州,我每次去这些地方都不能超过三天,不是太重就是太轻,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日子久了,可能就习惯了这种不轻不重的状态,再联想到梦,我想南京人可能是属于生活在梦与现实之中的一类人,既现实又超现实,所以我们常听到南京人总爱谈理想,什么理想,其实都是一些梦。

  柯勇:原形艺术颠覆了既往的一种艺术生态,颠覆过后将如何重建?新的艺术生态是什么样子?

  郭海平:中国的艺术太经验也太单调,梅兰竹菊没完没了,现代艺术大多数都是借鉴模仿西方,中国人为什么那么没有创造力,为什么?原形艺术主要是来自人的潜意识和原始思维,它对传统的文化秩序具有一定的颠覆性。至于颠覆之后如何重建?我觉得这个颠覆不是完全彻底颠覆,否则全生活在梦中和夜晚也不是一件好事,最好平衡一些,比如半梦半醒的状态就不错,我的目标就为人的潜意识争取生存的空间,允许人有梦想的权力,总待在社会现实里人会受不了的。新的艺术生态应当是天地人神统一的世界,现在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全是人,天地自然、动物、神灵呢?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