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扩建中的公共空间话题

2013-03-12 09:31:02  来源:东方早报

  理解当代博物馆建筑的一个重要前提是理解博物馆的独特功能,不得不说,这是建筑师普遍忽视的一个方面。人们普遍倾向于把大多数博物馆看作“公共建筑”(就其“外在”的规模和功能而言),但是在建筑史上,现代博物馆的起源却和私人化的建筑类型密切相关(就其“内部”的尺度和经验而言),更确切地说,最早的博物馆建筑曾经和“住宅”的功能相差无几——没有收藏就没有博物馆,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私人收藏,在阿拉贡的阿方索家族,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收藏都是其中著名的例子——庄严的“博物馆”其实是个充满个性气息的“大房子”。

  如何把“住宅”和“殿堂”的气质予以结合?这种“内”“外”的差异性和博物馆的历史伴随始终,并延续到极为特殊的“国家博物馆”的实践。如果重要纪念性建筑的出现总是应对着新的城市境遇的话,2004年进行的将革命历史博物馆改建为国家博物馆的竞赛也面对着如是的任务:宏大的公共空间可以适用于艺术欣赏、文史学习乃至社交聚会这样的个人需求吗?由“公共”“个人”与生俱来的冲突,国家博物馆建筑的内“虚”外“实”中蕴含着特殊的矛盾,那就是它不仅仅是一座静态的神庙,在日益走向开放的世界性大城市中,它还隐含并应该逐渐凸显出“运动”的特征。

  2004年,当德国建筑公司GMP战胜包括赫尔佐格-德梅隆、库哈斯等明星建筑师在内的对手,赢得中国国家博物馆设计竞赛的时候,人们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GMP是家中规中矩的企业型事务所,并不以“设计”见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建筑竞赛的意义并非一定是求得最具“突破性”的方案,它也是特定政治、社会、文化条件在项目中的放大。事实上,国家博物馆的实施方案远不是GMP的设计方案,通过并非一帆风顺的深化设计阶段的磨合,这家素来对“先锋”创意并不感兴趣的德国公司,最终遵从和实现了中国业主的意图,也不可思议地使得国博扩建项目和德国新老国家画廊(卡尔·弗里德里希·辛克尔)更替的故事发生了某种对话。对于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物的重生而言,这是一个富有意味的结果。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