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道鸿:艺术创作是一种修行

2013-03-13 10:54:36  来源:北京商报

沈道鸿

沈道鸿

  观沈道鸿的作品,可以领略到近几十年美的演化与变迁,可以扩大对艺术世界的视野,可以认识审美世界的丰富性,可以领略到对传统画程式的重新诠释;更可以看到这些看似矛盾的绘画手段被画家重新组合,体验到题材对绘画并非第一重要;开拓的思维必然带来开拓的手段。沈道鸿体现的美是自然的、真实的,从中可以读出他独特的艺术旅程。

  收割的犹豫

  就像一个庄户人,我蹲在田埂上发呆,邻家的田地早已收割完,有些泛青的庄稼也被卷走,留下空旷和梦痕。望着自家的田,一大卷素描和几百幅手稿,收割还是等些日子?

  这是黄昏的守望,是期待的奢侈。记忆在考量中形成追问。

  你一生画过什么?有几件,哪怕一件作品禁得起打量?

  米开朗基罗16岁雕塑《大卫》,历时四年,梵蒂冈教堂里的《耶稣诞生》是他26岁之作,和其油画《最后的审判》、《创世纪》等成为文艺复兴的荣誉。

  列宾24岁完成了《伏尔加纤夫》,被称为开启了18世纪俄罗斯巡回画展派的里程。

  鲁本斯一生创作了数量和主题同样宏大的油画,完成《帕里斯的审判》时才23岁;30岁后,他的创作提前进入高峰期,令欧洲狂喜。

  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当然,天才的光束不会投射到每个人身上。

  中国画家据官方与民间资料所载不少于几十万,可组建一支军团。20世纪百年盘点下来只有吴昌硕、任伯年、徐悲鸿等不到30人在美术史上留有名册。历史的切割不由抗诉。

  21世纪开篇,中国艺术将如何推演?如果蒋兆和没有他的《流民图》,谁会反复谈及他的名字?如果罗中立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改写了人生,恐怕对他后来作品的解读颇为费力。李伯安历经十年创作《走出巴颜喀拉》,耗尽了他的生命,为中国画家悲悯惋惜。

  尚有许多背影,不及细说。

  翻阅自己的过去,除了无不遗憾和懊悔的画展与画集出版,艺术上一无是处,不忍重睹,挥之不去的是空寂和失落。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生命的始终,无非是个过程。画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与修行,并可出卖作品挣钱养家,甘苦自如,创作变成享乐,一介寻常之人,无非画画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放下奢想,心与明月共徘徊。自慰也好,自释也罢,再提起画笔,豁然天清一色,欲念化为一片明净。

  何为淡定?是浪迹江湖的回归,是风雨之中的从容,是铅华落尽的寂然。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