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詹姆斯 弗兰科共进午餐

2013-03-13 11:50:44  来源:FT中文网

  柏林的冬天严寒异常,卡尔马克思大道(Karl-Marx-Allee)上空飘落着零星雪花。宽阔的道路两旁,鳞次栉比地矗立着豪华楼宇,它们都是拜前民主德国(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坚定不移地实行共产主义政策所赐。但与所有城市一样,一切都已是历史的匆匆过客,如今这里变成了时尚艺术区。在这条街上,我与詹姆斯 弗兰科(James Franco)相约在Peres Projects画廊会面,画廊正在举办他最新的“Gay Town”艺术展。彼此介绍后,我俩便一同离开画廊,来到街头的一家餐馆共进午餐。

  弗兰科友善地笑着说:“我还带了几个从洛杉矶来的学生呢,是与他们一起共进午餐呢,还是就咱俩?”这问题让我有些纠结,尽管我很想把“与FT共进午餐”的访谈节目变成天马行空的加州媒体交流研讨小组会,但我思考再三,觉得还是遵循《金融时报》的老规矩为妥。“就随你的意思吧,”弗兰科搂着我肩膀说道,笑得很high。

  毋庸置疑,詹姆斯 弗兰科的笑容具有无穷魅力,正是这让他成了影视明星。他是货真价实的好莱坞巨星:片酬已达数百万美元,和安妮 海瑟薇(Anne Hathaway)共同主持奥斯卡颁奖典礼以及不得不应对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弗兰科是个演戏天才——在丹尼 博伊尔(Danny Boyle)执导的影片《127小时》(127 Hours)中,他自断胳膊以求生的出色演技让他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以及众多奖项。但正是他魔力般的笑容,让他快速窜起,成为好莱坞的熠熠生辉的大明星。

  但34岁的弗兰科并不仅仅是个演员,他还是艺术家、作家与学者。勿庸置疑,在阐述名声与艺术的关系方面,他是安迪 沃霍尔(Andy Warhol)以来最博学、也最具颠覆性的评论家,要不他就是个自命不凡、自我吹嘘的大骗子。批评界可是六亲不认——《好莱坞报道》(Hollywood Reporter)讥讽他是“好莱坞不知疲倦的媒体活跃分子”——但它本身又是弗兰科忘我工作的不竭动力。

  对名人的感想是弗兰科此次“Gay Town”艺术展的主题。展品风格汪洋姿肆、杂乱无章,甚至狰狞恐怖,显然是思维混乱者混合运用了各种素材——录像、画有图案的破布、霓虹标牌,其中很多作品更显大不敬,而所有的作品都在质疑文化的真正动机,当今文化赋予名人尊贵地位后,既对他们歌功颂德,同时又极力诋毁贬抑。过目不忘的是一张粗略绘制的“蜘蛛侠”, “嘿咻蜘蛛侠”的潦草字样则是横贯画面。(弗兰科在山姆 雷米(Sam Raimi)执导的《蜘蛛侠》(Spider-Man)三部曲系列影片中饰演男主人公的朋友兼复仇者哈里 奥斯本(Harry Osborn)、又名新恶魔(New Goblin))。

  这次展览的名字“Gay Town”不由得让人对弗兰科的性取向浮想联翩——这只是流言蜚语者津津乐道的其中一个话题,他饰演的其它一些角色更让这些八卦消息甚嚣尘上:他在2008年的传记影片《米尔克》(Milk)中饰演同志政治家哈维 米尔克(Harvey Milk,由西恩 潘(Sean Penn)饰演)的恋人;在2010年的影片《嚎叫》(Howl)中饰演 “垮掉派”同志诗人艾伦 金斯堡(Allen Ginsberg);联合执导并送柏林电影节(Berlin Film Festival)参展的《皮革酒吧》(Interior. Leather Bar)则重新想象与演绎了影片《虎口巡航》(Cruising)中观众没能看到的那些赤裸裸性描写情节,《虎口巡航》是威廉 弗莱德金(William Friedkin)在1980拍摄、由艾尔 帕西诺(Al Pacino)主演的一部同性恋圈连串凶杀案的侦破片。

  坐在亨泽尔曼餐厅(Henselmann),我与弗兰科似乎都远离了腐化堕落的现实世界。亨泽尔曼兼咖啡屋与餐馆于一身,窗明几净,摆放着赏心悦目的黄座椅,里面则没有其他顾客。餐馆的名字取自同名建筑师,对方还主持设计了柏林当地好几处建筑。目前还不到中午,因此餐厅的招牌菜还未到供应时间,汤(牛肉与加刺山柑烧土豆)的名字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所以我俩决定点素乳蛋饼沙拉。

  弗兰科身穿绿格子衬衫、黑色短外套,下穿牛仔裤。我由于刚坐早班飞机从伦敦赶来,所以略显疲惫。“我也刚从洛杉矶坐飞机赶过来,”弗兰科的话顿时惊醒了我。“但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于是,我们点了两杯卡布奇诺热奶咖啡。

  “因此,我说,Gay Town艺术展看似荒诞不经,”弗兰科深吸了一口气,深思熟虑后审慎向我讲起自己为何会想到要举办这个主题的艺术展,它展示的完全就是他自己的心路历程。“有此想法大概就在六、七年前,当时我重回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与艺术,我想与演电影一样,认认真真地举办艺术展。

  “刚开始,我觉得无法将自己的从影经历放进艺术展中去,观众也不会太待见我——他们会认为这并非合适的主题。但我在09年举办了名为“被遗忘的詹姆斯 弗兰科” (Erased James Franco)艺术展,灵感就来自于罗伯特 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擦掉的德 库宁素描》(Erased de Kooning),我收集了自己之前演过的电影图片与视频,以此作为展览的素材,它们都是很有意思的资料。

  “09年的个展,让自己觉得这些取自个人所演电影与外在形象的资料实际上是艺术展的绝佳素材。很多艺术家,如辛迪 舍曼(Cindy Sherman)、保罗 麦卡锡(Paul McCarthy)以及道格拉斯 戈登(Douglas Gordon),观看影视作品后,就把观感通过自己的作品表现出来。而我身处的位置比较独特,涉足参与了各个领域,它们是很好的展览主题。”

  姑且不论他的笑容与销魂的黑眼睛,正是这一番高谈阔论就能决定你对弗兰科好恶与否。“Gay Town”中的某些展品竟然是文章,而内容就涉及他本人,图片周围写满了他自己的心得体会。我觉得这次展览挺阴郁,弗兰科回应说:“我觉得你可能会说展览主题很阴暗。但换个角度看,其实不然。我只是想让观众深切感受我们如今的生活方式,彼此如何交流、图片如何再次传播及欣赏。”

  那么这个可怜的蜘蛛侠,你又该如何解释呢?他看似愤愤不平。

  长时间的沉默……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