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材质局限性 潜藏着优势

2013-03-26 17:16:10  来源:hiart.cn

\

雷子人

  虽然2013的前奏刚刚响起,但接二连三的展览讯息已经预示着水墨热潮的来临。今年下半年也将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个展的雷子人却对这个命题保持着谨慎态度,他认为在这个善于造词的时代,“新水墨”不会是一个真正的命题,目前还处在一个在路上的过程。

  Hi艺术=Q

  雷子人=A

  “新水墨”是在用当代艺术的看法提出所谓“新”的可行性

  Q:你印象当中“新水墨”这个概念第一次出现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A 2006年我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做过一次个展,由顾振清先生策划,第二年同样在此地,参加了由他组织的一个名为“新水墨”的展览,划在“中央美院博士生”方阵。那时候对“新水墨”这个概念不像现在有一个强烈的对应,但是现在也不太清楚它的指向偏重在哪儿。每个人都有对于“新”的立足点,比如说我所想象的新水墨跟其他人讨论的可能就不在一个坐标点上。讲到“新”很可能会想到二十年前的“新文人画”,再想到现在中国一系列所谓的“新”。有时候觉得它是一个很泛泛的词,当没有别的办法来鼓动一个事物的时候就拿“新”来包罗。“新水墨”似乎也是这么一个错觉,使得水墨的容量变得越来越大,只要跟水墨文化特性有关的都可以把它划在“新水墨”的范畴里。但是从嘉德做“水墨新世界”那次来看,他们从几个板块的划分上做了一些尝试,比如这一类属于实验性的,那一类属于图象的新阐释系统,还有语言材料上的,你发现这么分也有它的道理。“新”和“旧”倒不是非得要给它一个多明确的定义,但是我愿意把“新水墨”放在一个对当下生存关切命题上进行讨论。提出“新水墨”这个理论实际上有一个前因,它是在用当代艺术的看法对水墨提出所谓“新”的可行性。显然在理论上是有偷换概念的味道,至少有一种挪用的意味,没有回归到本质上。当讨论其某些理论点的时候,似乎要把“新”和“水墨”两个词经常错位,才能够获得更深度的理解。

  Q:“新水墨”区别于传统水墨的地方在哪?

  A “新水墨”跟传统水墨是一个藕断丝连的存有关系,纯粹割裂的、没有任何根基生长出来的“新”本质上不存在。即“新水墨”至少保留了“水墨”二字,长期以来人们对水墨认知与唐代王维所讲究的水墨,其深层意义还没有彻底改变。只不过把材料属性的边界扩大了。此外,审美模式可能不局限在原来那种所谓的诗情画意上,它的成像法则也可以是多义的,对它的观看选择也更宽泛一些。当下称其“新”可能潜在有一个对应,就是传统水墨。“新水墨”在题材上是不是也有一些新的气象,或说在多大程度上是对形式意义上的笔墨或绘画本体之外的考察,如此,对“新水墨”还是有期待的可能。

  Q: 你是怎么理解“新文人画”和“新工笔”这两个概念的?

  A:“新文人画”在当时更像是一种现象,时至今日没有持续对所谓的文人画进行深层次的推进。就历史上价值而言,在于有一批人试图从现实主义的框架中解放出来,回归个体,回归一种文人方式,等等。而这么多年对新文人画的讨论实则有较大的虚拟性,即“新”与“文人”及“文人画”之间的阐释关系,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意味着主体身份应该是文人,文人在原有文化的系统里有其相应的知识结构——借用木心的话来讲,新文人画的主体至少不是传统概念上的文人,他们不玩诗词书画,不一定通国学,怎么成就文人画?而我们所谓的文人就是现代知识分子的概念,但是新知识分子的整个知识结构发生了变化,跟原来有很大的不同。

  提出“新工笔”的概念可能是源于期待工笔画有一种新的气象,有一种美好的诉求。更年轻一拨艺术家在慢慢靠近这个词所界定的创作类型,有一些可匹配的地方,就是这些艺术家更回归自我,他们没有借用原来那套法则,在自己建构的体系中能够把内在诉求表达出来。也不乏传染着某种当代艺术创作模式,譬如关于自我、小资、玩世等概念性表述,错置、情绪化的即时性宣泄,并不是特别好去把握。我比较喜欢年轻一代的做法,在他们的画里我看到一些不是陈词滥调的东西,看到了一些操持者的存在意识和感知热度,这些东西都非常可贵。好的艺术最终还是要回到创作主体与自我生存经验的深度契合上。现在很多画是在玩一种聪明的想法,准确地讲还不是观念,观念是有价值取向或立场的。

  “新水墨”不会是一个真正的命题

  Q: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比较大的前辈有哪些?

  A 大学期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有两位老师,即卢沉先生和李少文先生。卢老师对我的影响是关于绘画本体的认知与理解,90年代初他讲构成,试图突破传统语言及结构模式,这种影响是启蒙式的,同时也是持久的;李老师对我的影响最多也最深刻,贯穿我本科、硕士、博士阶段,时至今日如春风化细雨,在方法论上他对我的影响甚大。

  Q: 对你而言,笔墨还重要吗?

  A  我在找一个中间路线,尽量保留笔墨的属性,比如说线的质感问题,它的粗细,以及在墨色的铺陈上讲究笔法的问题。但反过来理解,如果能够适度不那么拘谨地运用它,也可能获得另一种宽度。看五代、唐等人物画,画家在技术层面上表现得非常严谨,譬如他们对服饰的描绘,对结构性衣纹转折的处理等等,都特别讲究,如果我们假定还把这种精致感视作新水墨的一个现实存有的话,那么新水墨在未来的实验当中还是值得关注的。水墨的材料属性决定了它对物象描绘的优势和局限,有时候不是直截了当,我一直觉得它是一个需要转译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水墨材质的局限潜藏着优势。

  Q: 你觉得新水墨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会面临哪些挑战和问题?

  A  生活的介入程度。中国画讲究趣味,但是趣味有可能沦落为庸俗的小格调。“新水墨”最可贵的是多样性面向,不希望看到新水墨演变为另外一种新趣味。它对生活本身的嵌入,还有很大的空间,或说也有很大的难度。

  Q: 你觉得“新水墨”为什么会逐渐成为现在的一个热点?

  A  我也有疑问,就像一只青蛙放在水里,当水慢慢滚烫起来的时候自己已失去知觉了;现在反过来,在什么条件、什么时候、有谁在本来很热的水里头,水凉了,能慢慢恢复知觉?

  Q: 你觉得这种热度会持续多长时间?

  A  当热闹是现象,失宠就是必然的,从来没有期待过它有多热,这个概念不会是一个真正的命题,它还处在一个在路上的过程。这个时代人们善于造词,但时过境迁就会被新的词所替代。

  Q: 你自己有没有长期合作的画廊?

  A  严格意义上没有,希望单纯一些,如果能够看到自己的进步,就尽量使作品在市场上不要泛滥,因为“言多必败”。

  Q: 为什么大部分新水墨艺术家都没有代理的画廊,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

  A 现阶段所谓的中国画市场,其游戏规则设计了过多身份附加值。目前还没有回到纯粹的艺术品流通环节,一幅作品的价格列表,附加值远远多于绘画品质最本质的那一项。

  Q: 你自己的作品价格在这两年有没有上涨?

  A  有,虽然没有涨得那么离谱,但这个变动并不受你控制。

  Q: 你怎么排除市场带来的影响?

  A  一个是量,另外就是花银子的欲望适度,能够节制。在节制这一点上我个人觉得做得还不错,没有要成为一个市场化的风云人物,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

  Q: 你有觉得“新水墨”的价格目前处于合理的位置吗?

  A 应该说没有被低估。如果说低的话,那是相对当代艺术某些个案而言。画廊算过这个账,比如说一张油画百万,在尺幅方面一百万折合一平方尺,相比某些昂贵的纸本水墨也没有多高的价格,考虑到二者创作的精力投放,性价比不言自明。

关键字: 水墨 新水墨 收藏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