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更自由的表达形式

2013-03-28 17:02:02  来源:环球收藏网

谭平作品

  《东方艺术·大家》:本次展览的主要作品《+40m》初看之下,与书法中的线条有许多相似之处,有许多书法用笔的痕迹,起承转合,枯笔、飞白,书法也是中国传统艺术十分强调的基础,这种类似书法的书写性对您的艺术是否有影响?

  谭平:作为一个中国人,书法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但是刚接触书法时我们并不了解书法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只是为了写字。学绘画后不断用笔绘画,笔成为一种接近表象真实的工具,但是再后来,绘画的目的变为表达情感,笔的性质也随之改变,在描绘时,笔逐渐成为一种表达情感的手段,每一笔自然带出心情的变化。同样的,书法开始是写字,后来是书写内容,最终中国文人是通过书法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就像草书,识别性已经降到很低的位置,但是通过线条的力量人依旧能看到创作者所灌输的情绪。我现在的绘画也好,版画也好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你看版画看起来像书法,实际上我是以刀代笔,通过刀的方式表达,这里有书法的感觉是非常自然的,绘画也是。

  《东方艺术·大家》:您的创作并不局限于版画,也创作过许多架上绘画,用笔和用刀在创作方式上可能是不一样的方式,那么这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有怎样的互通或者差别?

  谭平:作为一个职业艺术家,任何的表达都是与工具密切相关的,既然选择这种工具,就需要发挥出这种工具独特的视觉效果。相对于某些艺术家来讲我的宽度可能更宽一些,尝试的领域更多,方法也更多。现在对我而言,各种工具都是一样的,因为我能很好地把握他们的性质,那么在表达时这些就不构成一种障碍,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不过客观来讲,在融会贯通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工具的差异对我是一个障碍。似乎我拿起画笔的时候我就会强调笔的那个特点,具有绘画的特性;一做版画我就会强化板的特点,就会让作品更像版画,这两种方式一直合不拢,我表达自我时,自我会退倒后面,作为工具的画种反而走在前面。那个时候时候是受语言和工具的束缚,虽然背后的观念都出自于我,但是呈现的面貌很不一样。但是到了今天,工具已经不成为一种障碍,可以非常自由的表达,两种工具越来越统一。

  《东方艺术·大家》:《+40m》这件作品是您专门针对中国美术馆的圆厅进行创作的,您如何把握作品本身的完整性和展场的关系的?

  谭平:展厅整体关系的把握其实是作品创作之前就已经考虑到的。在此之前我不断地到中国美术馆的圆形空间考察,因为我一定要找寻一个最恰当的方法来解决作品和空间的关系。我以往每做一个作品都会思考,这件作品最终将放到哪,谁来看,和空间、时间和人的关系。所以说《+40m》这件作品只有在中国美术馆的圆厅中才有效,有意义。如果放到其他的空间中,就仅仅是一个形式上的,或者说仅仅是一幅最长的版画,线条的节奏而已,就失去了他真正的意义。所以这件作品完全是为了中国美术馆而生的。

  《东方艺术·大家》:这次您的展览,在中国美术馆最重要的展厅,对过去回望的色彩似乎很淡,作品虽然不多,但更多体现的是您当下对艺术的思考和您个人创作的最新进展。《1劃》与石涛的1画在读音上相近,都蕴含了一些形而上的观念,为展览命名时有怎样的考虑?

  谭平:以前有考虑过“一线经天”后来也有“一天”这样的命名,因为这件作品是在一天内完成的。《1劃》的最终命名是经过多次讨论后最终确定的,在繁体字当中,划的左边是画,右边代表这件作品是用刀完成的,是将中国绘画和金石结合的作品,做法是刻,意境是画。就展览整体而言,严格意义上来说就只有《+40m》这一件作品,其他的所有的作品都围绕着这一划而存在。中间的作品是《+40m》,前厅是做这件作品过程中的副产品《-40m》本来是偶然出现的,但是有了他,我们可以看到这条线的另外一个意义。后面的多媒体作品是为了让这件作品动起来,在圆厅时,是人在走,线是静止的。走到后面时,人是静止的,线在动。这是两种对作品的表达方式,也是对这条线的一种补充。两边的作品其实也是一条线,是对我个人发展的一条线。之所以说他不是一个回顾展,是因为回顾展会对不同时期的重要作品都所有体现,但是我削弱了我其他重要作品的地位,只是将作品都堆砌在一起,让他们产生内在关联。那么观众如果按照这个脉络看完之后自然就会推导出今天这条线,其实是我在艺术发展上的一个节点。所以说所有的东西都是背景都是支持这个作品的。

  《东方艺术·大家》:圆厅后面的多媒体展厅中的多媒体作品是一种当代艺术的呈现方式,抽象艺术是经典艺术的一种延续,而当代艺术更多的是对经典艺术的一种反叛。那将这两种方式并置到一起,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谭平:不论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还是当代艺术对我而言其实并没有严格的分野。这不是一个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过程,我可能会把他横向排列。从这方面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只要能够表达我的艺术需求,我都可以为我所用,将两者并置,既可以通过静态去观察,也可以通过动态去体验,有很多可能性。无论懂艺术还是不懂艺术,面对这样一件作品,他首先会给自己提了一个问题。让每一位观者从自己的角度都能有所收获,不管是浅显的理解,还是能够深入作品内核,每个人都有启发,这是当代艺术的基本属性。

  《东方艺术·大家》:《+40m》画面的整体十分简洁,有类似极少主义的观念性在其中,但是中间线条的运行过程中,似乎又让人看到不同的情绪变化,感觉又比极少主义的观念多了一种情绪和叙事,在整个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您的思考又经过怎样的过程?

  谭平:人们进入展厅发现只有一根线,本身就是一个观念,从观念艺术的角度而言已经足够了,在中国美术馆只展出了一条线,很多人记忆只会停留在这个层面,对我而言,开始想这条线也是从这个角度来想的。第二步,才会想更多的个人化的表达蕴含其中。这又回到第一个与书法相关的问题,其实在刻东西的时候,你的手和身心都没有离开画面,因为情绪需要直接的接触进行表达,这是极个人化的,需要自我完成的。许多观念艺术家只提供观念,作品交由别人完成,但是这对于我来说是不够的。我希望在一个非常好的想法的基础上,同时加入我个人的东西。艺术的个人性的、独一无二的东西就蕴藏其中,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一个人最本真的东西。所以人们近看的时候才觉得有意思。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