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中国当代艺术纪要

2013-03-28 17:10:29  来源:新浪

  当代中国艺术一年比一年热闹,从美术馆的展览场次、美协画院的阵容规模到艺术院校的招生人数、艺术作品的交易金额无一不在逐年大增,呈现出一种近乎“大跃进”式的增长势头,各类双年展、艺博会、艺术区和艺术奖同样四处开花,但能让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展览和优秀作品却寥寥无几,乱哄哄上演的完全是一派浮躁时代的光怪陆离景象。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逆淘汰的淫威之下,所有聪明人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不得不坏事做尽,唯有劳心劳力不善钻营者为“成王败寇”的历史潜规则垫底,文化艺术反而成了这个人欲横流的时代一块最光鲜夺目的遮羞布。

  双年展 美术馆

  2012年,在中国被冠以“双年展”称号的艺术活动不下10个,它正好呼应了各地因商业化的艺博会受挫而兴起的另一股打造“城市名片”的热潮现象。可是,以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和文化机制,根本不具备兴办双年展的条件,即便政府财政不差钱,也没有相应的人员配置和学术规范能确保一个双年展能达到国际水平,所谓的“双年展”,最终不过是成为官员要政绩、艺人要名利、商人要政策和掮客要佣金的大秀场,唯独老百姓在为此而大出血。这样的局面,如果仅仅是出于贪官污吏和不良奸商的见钱眼开那也可以另当别论,问题是现在已经有为数不少的专家学者也参与到这种劳民伤财的艺术项目中来,他们完全将学者应有的文化良知和社会责任弃之不顾,比如中央美院教授赵力就曾两度出现在宁夏“双年展”的活动现场,而斥资17.6亿元的银川美术馆项目则由中国美院教授负责。这些项目的上马对于偏僻而落后的西北地区人民意味着一笔沉重的财政负担,并且在活动结束、这些专家拍屁股走人后,多数都难逃成为“烂尾楼”项目的下场,它们不但成不了促进城市发展的文化品牌,反而会变成官员昏庸、民众无知、骗子得逞的可耻见证。

  除了上海双年展之外,2012年各地的双年展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艺术庙会”,不论举办方的政府官员还是负责具体实施的策划执行者,他们都一概无视“双年展”要求探索性和当代性的学术标准,绝不是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普通艺术展览便可以冠以“双年展”的名号。此外,“当代性”在中国依然面临着合法化的困境,仅此一点,就意味着在中国要举办全面而真正的当代艺术双年展是毫无可能性的,比如上海双年展上的中国艺术家作品在语言上完全契合当代艺术的形式风格,可策展人和艺术家对政治意识的集体规避导致作品的内容不是空洞就是陈腐。这就足以说明,中国要发展当代艺术和举办双年展,不仅需要一个制度性建设的强力过程,同时这一切又要有来自整个文化的觉醒动力才能得以改变。目前全国各地方兴未艾的“双年展”,不仅是一种盲目性的错误行为,更可怕的在于它们背后潜藏的是有意识的官僚意志和商业阴谋。

  中国的美术馆建设运动伴随着房地产泡沫的增大在不断扩张,文化产业和土地政策的大力扶持成为新一轮美术馆建设运动的催化剂。这一轮运动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非宁夏“黄河金岸·华夏河图”项目莫属,该项目总投资300亿元,占地面积19.7平方公里,其中地产商斥资30亿元建设的“黄河艺汇”文化设施即包括银川美术馆项目。上海徐汇区在黄浦江边打造“西岸文化走廊”,建设沿江8.4公里的艺术区和美术馆聚集群落,其中包括王薇  刘益谦  夫妇的龙当代美术馆和余德耀  的私人美术馆。政府之所以能够给土地优惠政策打造艺术区和美术馆,背后是艺术区周围高涨的房价在起实际支撑作用,但这种表面繁荣能维持多久却没有人能够担保。不论是上海巨富王薇还是印尼华人收藏家余德耀,他们都还不具备像欧美国家富人那样靠自己的厚实财力建立私人美术馆的长远眼光,相反,他们建立美术馆的初衷不过是试图通过艺术市场和政府政策来寻找财富的增长机会,没有任何正面证据表明这些美术馆具备非营利的公益性质。当然,不仅是龙美术馆和余德耀美术馆,即便是比较有名的今日美术馆  ,采取的经营方式也是具有中国特色而缺乏文化建设价值的画店模式。它们热衷于斥资为名家名人做展览,这样等于低价进货,一旦转手成功便能兑现赚钱,并且能提升美术馆品牌,从而吸引那些愿意砸锅卖铁的无名艺术家前来租借场地。这种行为对艺术生态造成了杀鸡取卵式的负面作用,不但助长了艺术市场的泡沫,同时也扼杀了艺术新人的发展成长,从根本上背离了美术馆的公共文化建设职能。

  要知道,中国社会还不具备建立现代美术馆的制度环境,更不用说侈谈私人美术馆的建设,换言之,中国富人还没有达到古根海姆家族那样的境界——财富和高贵作风都经得起时间考验。中国富人多是一些张牙舞爪的饕餮之徒,他们除了饥不择食的占有欲望之外别无所有,即便拥有再多财富,于他们的历史视野和文化品位的提升,也只是徒劳。以刘益谦购买的“红色”主题作品为例,它们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不会比刘益谦本人更长寿,但凡稍有艺术品位和文化头脑的人,断然不会收藏这些只会成为文明史反面教材的垃圾作品,刘益谦大张旗鼓地这样做,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他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商人。

  非常遗憾的是,2012年的中国仍没有一家真正严格意义上的美术馆,在这种情况下谈论美术馆的未来,实在是一种悲哀。试想,连堂堂的国家美术馆都是一个弄臣们歌功颂德的舞台,它不是给文化官僚们损公肥私就是给庸人们附庸风雅,私人美术馆的兴起根本无法一下改变中国的艺术生态格局,因为中国压根就无法产生真正富有社会创造力的私人资本,多数私人资本均为腐蚀社会健康肌体的寄生性质,所谓巨富阶层的财富积累不是通过承租权力便是通过坑蒙拐骗。换言之,一个靠承租权力致富的暴发户,他是不可能尊重社会文化创造力的,更别说去支持改变历史的文化艺术新生力量。

  水墨 元年

  2012年号称是“中国水墨元年”,不光水墨画展热火朝天,甚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水墨拍卖专场和水墨双年展。水墨画成为2012拍卖场上的“黑马”,嘉德、保利、荣宝斋、天成国际都推出水墨专场,包括苏富比  佳士得  也开始盯上中国水墨。继2012年11月份的水墨展览活动之后,2013年3月和5月,佳士得计划分别于纽约和香港举行一系列的中国当代水墨画展览,展览作品将以私人洽购形式出售。在资本制造的拍卖场高价这剂强心针的作用下,中国理论界批评家们声称“水墨是民族瑰宝”的伟大结论变得前所未有的确凿响亮,他们纷纷证明水墨艺术凝聚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脉和代表了东方人的美学思想,是向西方世界输入中国文化的精神利器。事实上,水墨艺术在今天中国的文化语境下,代表了保守的民族主义文化立场,不过是保守社会势力借以确立自身历史合法性的仪式道场。

  水墨作为传统艺术的一种表现手段和材料,它呈现出来的材料质味即便被提炼为一种审美趣味,也仍然不能表示水墨具有民族性的文化属性。把艺术材质的特性上升为民族文化特点,显然是一种不当的滥用行为,或者说是一种思想倒错的审美观念。然而,水墨在传统文人世界中已上升到“神话”地位,“文房四宝”是社会地位和身份标志的象征,更有甚者把墨块墨迹用来驱邪治病。这种将“文墨”神化的历史传统,造成了中国人对水墨艺术的特殊审美癖好。今天的中国人对待“当代水墨”的态度显然没有完全超出这一历史积淀下来的精神情结,除了极少中国艺术家坚持以一种探索性立场对水墨材料进行实验创作外,大部分的水墨艺术不是内在的“玄之又玄”便是外在的“黑里有黑”。

  起初,对中国水墨艺术进行投资押注的全是外来资本,尤其是台湾画商。90年代初,受刘国松水墨艺术成功商业模式的启发,一些台湾画商率先涉足大陆地区的水墨领域。他们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收购了一大批实验水墨作品,这无形中向当时中国大陆地区的实验水墨注入了一瓢活水,从而有力推进了90年代实验水墨在大陆的兴起。当时从展览活动到学术文献均离不开这些做短线的台湾画商的介入,在他们的购买下,营造出了一种水墨名家迅速发迹的繁荣假象,其实大部分实验画家发家致富仍是靠出售传统书画充实家底,然而,形形色色的水墨展览和大刊小报的宣传文章,无形中却确定了他们的水墨艺术的学术地位。

  中国当代艺术进行得红红火火的后十年,正是水墨艺术发展难以为继的阶段。“该轮到水墨火一把吧!”的希望萦绕在中国水墨画家和后来跟进的大陆画商的脑际,假如说2012年是中国水墨的元年,那它比人们的预期要来得晚。事实上,一些率先转向传统书画的水墨画家早已成为最早发财的一批人,这也是后来刺激实验水墨急剧转向传统的诱因。值得一提的是,像红门画廊这样的外资机构一直在向中国水墨界注入活水,使得一些水墨画家在精神上不至于因缺氧而窒息。进入新世纪,实验水墨画家基本不再实验,相反,他们开始为传统水墨借尸还魂,强调民族文脉和东方身份,这显然是受到后殖民理论的诱导,同时也代表这一批画家从生理到心理的衰退。

  水墨元年来临了,“再水墨”和“再中国”也就叫得更响亮一些,特别是资本市场的介入,不论是哄抬比价还是做局炒作,都忙得不亦乐乎,总之,水墨成为艺术品市场具有资源稀缺性的投资新品种。因为,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不论是过世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当代的作品还是传统的作品,能够走上市面的都已经油水被榨得差不多了,水墨算是唯一剩下的丑八怪老处女。不过,市场将验证实验水墨也将于某一个历史段落画上句点。像李孝萱的“都市水墨”、刘子健的“实验水墨”、李津的“饮食水墨”、刘庆和的“恍惚水墨”和魏庆吉的“涂鸦水墨”,它们的价值全然不在于水墨本身的材料语言风格,更不是所谓具有民族文化属性的审美气质,而是他们用水墨作为手段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生动现实场景。当水墨艺术成为拍卖场上的流通商品,它们的鲜活气息已不复存在,剩下的价值不过是作为赌徒手中的筹码罢了。不论是李孝萱还是李津,刘子健还是刘庆和,他们的绘画作品在10年前便不再有探索求变的清新气息,甚至已经出现了转向传统的老气横秋,这意味着他们的作品即便拍出高价也依然不能阻挡“水墨艺术”将随着一代人老去而逐步被历史淹没的趋势,并意味着今后不再有实验水墨的辉煌时代,因为历史不再有相似的语境出现。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