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古玩行家的鬼市记忆

2013-05-14 10:29:4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京沪两地曾经各有一个古玩市场。在北京,是闻名遐迩的潘家园,而在上海,则是一条长约300米的小路,会稽路,那是民间文物交易的早期雏形。

  现在,潘家园还在,只是它经营的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古玩,成了一个工艺品市场。慕名而去的人已经不再指望收获20多年前的“遗珠”。会稽路上原先的摊位也早已消失,它们先是被福佑路、东台路取代,后来华宝楼、藏宝楼、云洲古玩城、中国古玩城等又相继出现。早年的“鬼市”或成为闻名遐迩的景点,或沉寂于城市的沧桑变迁。

  藏宝楼一位经营着瓷器杂项的店主谷永平在古玩行里泡了20多年,在谈及从拍卖以来古玩行的变化时,讲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看得上眼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太少了。”

  “东西一定要拿在手里讲价”

  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一名地道的古玩发烧友,会稽路上民间自发形成的“鬼市”是30多岁的谷永平每周一天的休息日里雷打不动的好去处。

  当时,每到周日,会稽路短短300米的鬼市,汇集了家传老货、抄家发还物资和盗墓文物。在鬼市辉煌的那几年,正是民间文物艺术品交易偷偷兴起时,好东西层出不穷。“每一次都能有所收获。”他说。

  被称为“鬼市”,自然有着不同于一般集市的运转方式。每周日凌晨4点,天刚蒙蒙亮,摊主和寻宝者如约定般从四面八方赶来。“这样的古玩街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这牵涉文物保护的相关法律。当时,规定清中期以上的东西是不能买卖的,还有就是出土文物。”谷永平说。“鬼市”虽然受欢迎,但时常受到冲摊。所以摊主们便在凌晨上班,打一个时间差。

  “鬼市”上人们的购买热情让他难忘。“摊主把包袱里的东西抖搂出来,围观的人就一拥而上。你讲价不能不把东西放在手上。一旦放下,东西就被旁边的人抢走了。”那时,会稽路古玩街上的人下手大都稳、准、狠,不同于现在买古董时的反复琢磨。并非当年去那里买的都是火眼金睛的“老法师”,而是因为当年的买家不用与造假集团斗智斗勇。“当年也没有造假,最多是民国仿前代的,所以大家买得比较放心。”

  淘宝者的雄心历久弥坚,并非拥挤可以阻挡。“当时,那个地方买东西的人每周都来,久而久之就熟悉了。而且以知识分子为多,很多都是教授。”谷永平感到,那时候对古董的渴望是因为人有了一定闲钱之后,有更高的精神需求。“人都有怀旧的心理,当年纯粹都是喜欢,谁会想到去投资呢?”在他看来,当年这一代人之所以对古董有如此大的热情,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文革’时候破四旧,满眼所见都是新东西。现在刚一放松,老古董出现了,感到很稀奇。”

  后来,去会稽路收购的还有附近东台路的古玩店主们,他们一早去会稽路凭自己的眼光收回来东西,再分门别类出售。

  因为大规模的市场还没有形成,“老货”的价值并没有被充分认识。谷永平感到,当年,还是一个“捡漏”的时期。他还记得当年遇见一个宋代景德镇湖田窑娃娃碗,直径20厘米,货主出价100元。“当年虽然工资只有30多元,但还是因为喜欢买下来了。”谷永平按照现在市场上的行情估计,这只碗能够卖到8万。“当时,那个地方很多都是出土文物。”谷永平也知道,当时这条街上,常常能够见到新出土的文物,人称“新坑”。

责任编辑: 静萱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