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山水画流变概论

2013-05-16 13:40:42  来源:中国书画报

  “二李”之外的唐人山水,主要见诸文献资料中,基本没有可靠之传世作品相佐,因此容易令后人形成歧义,产生误解。一般想来,着色画以外,当然就是水墨画。但唐人水墨的风格也很多样,并不止“渲淡”一种。而自董其昌奉唐代王维为“南宗之祖”之后,有认为王维开水墨“渲淡”一派者,有认为王维创“破墨”之法者,实均与历史不符。以下,试对唐人水墨山水分而述之。

  线描写意一体,用笔豪放,骨气自高。不着色,而仅以墨笔线条作山水画,是山水画发展过程中一大转折。而这一巨大变化,自吴道子始,故张彦远称:“山水之变,始于吴,成于‘二李’。”历来对张氏这一说法多有争议,因为吴道子的生活年代(685左右-760以后)略晚于李思训(653-718),故有人认为此语不合史实,系后人传抄有误。此后又有论者辩解说,吴道子作蜀道山水、创山水之变发生在其青年时期,此时大李将军的青绿山水恐怕未臻成熟。事实上,吴之变与“二李”之成根本是两种迥然不同的画风,彼此之间并不存在艺术发展上的前后递进关系。吴氏之变开水墨山水之先河,“二李”之变成青绿山水之一派,两者是并进的。吴道子画山水,纯以水墨线条勾勒山石轮廓,不设色,亦无皴,有点类似于白描草稿。其独到之变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运笔速度快,能一日画成嘉陵江三百里风景,线条疏放遒劲,有骨力、有气势,与“二李”一派比较传统的工细线条相异;二是完全通过线条来表现山石的立体感,既不设色,也不皴擦,却能令观者感觉到“怪石崩滩,若可扪酌”的艺术效果,表现出高超的用笔技法;三是所绘为心中之山水,而非对景实临。他应唐玄宗之要求去蜀道嘉陵江边写生,回来称“臣无粉本,并记在心”,遂一日而成,可见他所绘之山水是带有其个人理解和思考的“胸中丘壑”。但仅用线条勾形,即使能够通过技巧产生立体感,也终究难以再现山石树木丰富的质感。故吴道子之变虽然极具独创意义,却仍嫌粗简,正如五代荆浩所说:“吴道子画山水,有笔而无墨。”

  与吴道子这类线描写意画风相近的,有韦偃“笔力劲健,风格高举”;王维也有师吴道子一路的山水,“纵似吴生,而风致标格特出”;又有盛唐画家张璪,唐人对其评价极高,认为“树石之状,妙于韦偃,穷于张通”(《历代名画记》)。张璪作画与吴道子也很相近,《唐文粹》卷九十七记其当众作画之情景:居其中,箕坐鼓气,少顷,“神机始发”“毫飞墨喷,捽掌如裂,离合惝恍,忽生怪状”。这种运笔快疾、激情四溢的气势,与吴道子同出一辙。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又记其双手分别执笔画松之事,“一为生枝,一为枯枝”“槎枒之形,鳞皴之状,随意纵横,应手间出”,显然还是以写意的水墨线条表现为主。不过,比起吴道子,张璪的技法更加全面。荆浩说他的树石“笔墨积微”,说明于用线之外,更增添了用墨的技法。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称,张璪用破墨法为他家画八幅山水障,可见其于用墨亦颇有心得。

责任编辑: 静萱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