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湖北"画痴"隐居永乐宫16载 耗资百万临摹壁画

在范爱珠的记忆里,总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清晨日暮,开馆闭馆的时候,刘庸之总会准时出现在大殿门口,背着画夹,拿着塑料杯。

\

刘庸之在作画

  5月14日早6时许,静谧的芮城县城北永乐宫里,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名中年男子背着画夹,右手拎着塑料水瓶,穿过一道道半圆拱门,来到院西的画室,开始了一天的临摹。

  这是16年来,每天在永乐宫上演的一幕。16年前,他从湖北背井离乡,来到山西,以“宫”为家,隐居永乐宫作画。16年来,他终日与花鸟为伍虫草为伴,倾尽心血按照1∶1比例完成永乐宫全部1000余平方米壁画临摹。他叫刘庸之,今年60岁。目前,他已经完成永乐宫全部壁画彩色摹本,白描摹本也进入收尾阶段,他也将因此成为独自临摹永乐宫所有壁画的第一人。

  清晨日暮,开馆闭馆的时候,刘庸之总会准时出现在大殿门口,背着画夹,拿着塑料杯。“他从不迟到,但也从不影响正常的闭馆工作。16年,从44岁到60岁,刘庸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调色、上彩、临摹绘画。在他的作品中,人物、建筑、花卉、装饰等物应有尽有,桌布、栏杆、城墙形态丰富各异。

  隐居山城一心作画

  地势低洼的临摹室里,两盏幽暗的节能灯管闪着阴柔的白光,一张由六张书桌拼凑而成的“大桌子”上铺展着一幅皮纸,这正是刘庸之即将完成的永乐宫壁画白描画作。此前,这里曾是永乐宫搬迁(1958年永乐宫从黄河边整体迁移至现所在地)时建造的临时保管仓库。刘庸之于2010年搬到这里,馆长特许将这间屋子作为他的专用画室。搬来前,他一直待在隔壁院子里的公共旧画室作画,说是画室,其实就是一间旧瓦房。2010年夏季时逢暴雨,天气连阴半个多月,馆长才决定将画室搬进仓库,就在搬迁后的第三天,原画室的瓦房顶就塌陷了。

  永乐宫又名大重阳万寿宫,始建于元代,先后历经110多年才建成,是一座典型的道教建筑群。三清殿,永乐宫主殿,与纯阳殿、重阳殿合称永乐宫三大殿。与其他两殿相比,三清殿中的壁画因画工精美绝伦而被众多来此临摹壁画的画家奉为“永乐宫壁画精髓”。

  推开三清殿大门,三位天尊像正襟危坐大殿正中央。环顾四周,4米多高的墙壁上“立”着各路神灵。仙女们躬身侍立,表情不一,手持各种乐器、身着广袖衫,体态轻盈、惟妙惟肖,就着昏暗的光线,仿佛可以看到她们当年的绝代风姿。距离墙面一米处,为了保护壁画,工作人员拉起了防护栏杆。刘庸之说,栏杆是后来加的,他刚来这里时还没有。

  壁画太高,再加上大殿内采取了避光措施,仰着头看,也只能看到一半。刘庸之向工匠师傅借来高凳,他一手扶高凳,一手端着画板,微胖的身材把高凳压得吱扭作响。大殿的管理员提醒他慢点,有时会主动过来扶一把。高凳的顶端极窄,只容一个人坐下,刘庸之在上面一坐就是多半天。在一尺见方的高凳上,刘庸之曾经因为太困而睡着过,也因为两腿发麻而被困在上面下不来。栏杆设立之后,他就照着画册临摹,然后再对照大殿一一核对。

  由于年代久远,常年氧化风蚀,现在永乐宫壁画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褐色或浅灰色蜕变,刘庸之总为此而感觉“时间紧迫”,他一边向记者讲述,一边继续挥动手里的画笔。

  壁画研究室主任范爱珠从小在永乐宫长大,她的父亲曾是永乐宫的老馆长。刘庸之到这儿时曾和老人一见如故,“两人都视壁画为生命”范爱珠说。16年前刘庸之初到芮城时,范爱珠的女儿刚开始蹒跚学步,现在她已经上大学了。如今范爱珠也成了刘庸之的学生。

  在范爱珠的记忆里,总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清晨日暮,开馆闭馆的时候,刘庸之总会准时出现在大殿门口,背着画夹,拿着塑料杯。“他从不迟到,但也从不影响正常的闭馆工作。”

  在永乐宫,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位“刘老师”,但能够把名字和相貌对上号的却只有范爱珠和几位看护壁画的工作人员,大家对这位低调的“刘老师”知之甚少,“刘老师平时话不多,你看到他的时候,要么他在画画,要么在去画画的路上。”范爱珠说。

  • 责任编辑:智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