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原始股:被忽略的朝鲜当代艺术

朝鲜一级艺术家李成旭作品《上班的路上》。朝鲜画家韩日油画作品《大同门街》,画中的大街上行驶着双层巴士和私家车。

\

朝鲜一级艺术家李成旭作品《上班的路上》。在美国记者芭芭拉·德米克眼中,朝鲜是灰色或白色的。但在朝鲜艺术家的画作中,朝鲜是彩色的。 (李成旭/图)

  朝鲜美术界对画家的认定分为“人民艺术家”、“一级画家”、“功勋艺术家”。其中“人民艺术家”级别最高。级别是由一个艺术家对国家做出的贡献而定,比如创作过多少以“国家领袖”为题材的作品。

  而对于收藏界而言,带有“政治色彩”的人物画基本处于滞销状态,大卖的是反映朝鲜山水、民俗的风情画。

  “一流的水平,三流的价格”,这是收藏界对朝鲜画家画作的评价。

  油画质量最优,而一幅朝鲜功勋艺术家60×90厘米的油画作品,一般售价却只要2.5万元人民币;朝鲜画(类似于中国国画)质量次之,一幅1.3×1米的朝鲜画,仅售1.5万元人民币左右。而同等级别的中国画家的作品,售价是它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这是一支原始股。”在许多收藏家眼里,朝鲜画作就是一座潜力巨大的“金矿”。

  被忽略的宝地

  “我们艺术家的创作都来源于朝鲜美丽的景致和美好的生活情绪!”朝鲜对外展览总局局长李宗植清了清嗓子,提高声调,拿着一页演讲稿说。

  2013年2月5日,“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文化艺术展”在上海多伦现代艺术馆揭幕,开始了为期十五天的展览。对于李宗植而言,这是一次朝鲜国家形象的“集体展示”。三层展厅挂满了117幅朝鲜一流画家的油画、朝鲜画、版画作品,画作大多创作于2012年,是新鲜出炉的关于当代朝鲜山水、人物、活动的“写实作品”。展厅内,《金日成著作选集》、《金日成关于人民政权的建议》、《金正日选集》代替了传统展览中的作品宣传册成为主角。

  参观者很快将展厅填满,挤不进去的只好踮起脚尖,探头张望。“看看他们穿什么衣服!”一位中年妇人一边往里挤着,一边说。

  李宗植身形瘦削,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左胸前别着一枚印有“伟大的金正日将军”头像的红色胸章。他的副手、朝鲜对外展览总局驻华代表李宗浩显得年轻健壮一些,他穿着黑色西装,胸前的红色胸章则是金正日与父亲金日成头像的合影。李宗浩还带来了夫人,她穿着一身红黄搭配的朝鲜民族服装,在现场当起了领袖著作的义务推销员,始终笑而不语。

  他们供职的朝鲜对外展览总局成立于1968年,隶属于朝鲜文化省,是在金日成关怀下建立起来的官方机构,也是朝鲜对外展览美术、摄影作品和出版物的惟一合法通道。展览局每年会在中国举办两三场类似的“文化艺术展”,借由对外展览,李宗植、李宗浩得以经常出入欧洲、亚洲许多国家。

  揭幕式一结束,李宗植就立即让中方工作人员将现场拍摄的照片、录像拷进光盘,他们迅速将这些影像资料传到朝鲜国内。一个小时后,发生在中国上海的这段“现场盛况”经过一番剪辑,出现在朝鲜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中。

  “我们太满意了!”李宗植兴奋地对中方工作人员说。

  艺术馆外,红色宣传画一字排开。平壤万寿台的标志性雕塑“千里马铜像”成为宣传画中的代言人。“千里马铜像”建于1961年,伸展双翅的工人、农民驾驭着这匹千里马飞驰。在朝鲜,它象征着“朝鲜人民为尽快恢复朝鲜战争后的国家经济而斗争的英雄气概”。

  这是一次“橱窗式”的展览,那一幅幅“朝鲜的今天”不仅是拿来展示的,也是拿来销售的。它们正为这个“久旱”的国度源源不断地运去外汇。

  赚钱的油画

  “他们的油画作品已经达到了世界中高档水平。”上海宝昶文化传播公司副总经理黄三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是这次朝鲜文化艺术展的策展人,从事收藏工作二十多年。

  黄三妹介绍,参展的朝鲜画家大多数的头衔都是“人民艺术家”、“一级画家”、“功勋艺术家”。这是朝鲜美术界对艺术家资格的认定,“人民艺术家”级别最高。级别不同,是视一个艺术家对国家做出的贡献而定,比如创作过多少以“国家领袖”为题材的作品。

  画家们无一例外毕业于朝鲜美术大学。就读于这所大学的学生,全是来自“出身好”的朝鲜精英家庭,美术专业本科的学生需要学习八年,油画专业本科是七年学制。优秀的学生则会被送去俄罗斯继续深造,这为朝鲜画家的作品增添了学院派色彩。

  黄三妹第一次接触朝鲜画是在上海浦东一个逼仄的弄堂里。2012年,朝鲜展览总局曾在上海办过一次小型画展,由于没有拿到相关批文,展览只能以公司代理的民间形式进行,也没有宣传。“屋内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那些画就随意摆在地上,但内行人一看都会惊讶,这些画非常不简单。”黄三妹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经由朋友,黄三妹与朝鲜对外展览总局驻华代表李宗浩见了面。“我来帮忙,把展览做大。”她告诉李宗浩。

  2013年初,在黄三妹牵线下,上海市虹口区文化局与朝鲜对外展览总局牵手,朝鲜文化艺术展从民间转成了官方合作。官方支持下,展览一路绿灯,多伦现代美术馆还免费为展览提供场地。

  筹备只用了半个月,展览的117幅作品都由朝方说了算,通过网络将画作的微缩图标号名称、尺寸,传给黄三妹作布展安排,并授权她一边展览,一边将展览的画作进行销售。

  这不是朝鲜第一次在中国卖画。2007年初,在杭州举办的“浙江投资收藏大型拍卖会油画专场拍卖会”中,15位朝鲜白虎画社的人民艺术家、功勋艺术家作品出现在拍卖会现场。那是朝鲜画首次在中国拍卖市场亮相。

  那次拍卖,当场就有10幅朝鲜画作品成交。其中,功勋艺术家金正泰的作品《静静的岸边》以3.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礁石》和《女教师》两幅油画分别以2.5万元和2.3万元成交。

  这让朝鲜对外展览总局的官员们意识到:卖画是可以为国家创汇的。

  2009年,中朝建交60周年,朝鲜画的拍卖达到高潮。北京一家拍卖公司展出了来自白虎画社、万寿台美术社、朝鲜中央美术社等画家的150多幅作品。“阿里郎”成为画中频繁出现的主题,有表现阿里郎大型团体操的《表演之前》、《序曲》、《欢乐颂》、《鲜花盛开》、《希望》;还有表现朝鲜爱情故事的《阿里郎》。成交量高达九成。

  • 责任编辑:智宸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