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趣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考古发现河姆渡人爱吃腌鲫鱼

孙国平身后的一个架子,是从同一个鱼骨坑里集中发现的鱼骨头,“这说明他们吃鱼的季节比较集中,古人捕鱼很可能讲究时令。”河姆渡人的秘密,便是生活,他们如何把日子过得美好,必须在泥土、地层的层层剥开中,方能看得清。

大鱼脊椎骨

 大鱼脊椎骨

  到了7月,考古队领队孙国平终于可以歇口气了。从2004年至今,整整10年,他从小伙变成中年男人,他和他的队友们,在余姚田螺山遗址,折腾出了大动静。

  在考古工作中,一般的抢救性发掘,几个月就完成了,最多半年,持续几年更少。可田螺山,一挖就是10年。这是浙江省内主动性发掘唯一的10年工程,在全国也是少数。

  在田螺山这片湿软的泥土里,考古工作者究竟在“磨蹭”什么?

  这段时间,记者踏上了遗址挖掘现场,发现了太多的故事,原来,考古工作可以这般讲究——

  他们在泥土里,淘出了数十万颗各种鱼的脊椎骨、刺和鳞;他们淘洗干净米,一粒粒测量它的长宽比;他们像精巧的厨师,把一块豆腐,切成头发那么细……

  鱼骨头里的讲究:

  河姆渡人爱吃腌鲫鱼

  田螺山遗址的发掘面积有1000多平方米,在遗址界,并不算大。

  遗址内满眼都是“坑”和由黑漆漆湿嗒嗒的泥土堆成的小山包,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东西。孙国平带着记者在一个坑旁蹲下,戴上一次性手套,轻轻一挑——一小块密集的正方形纹路物体,突然像魔术般浮现,这竟是一片用芦苇编成的席子,经历数千年,依然完好。

  而四周,比席子更细小的古人生活遗物,木屑、编织物、米粒,随时都可能在一堆烂泥里闪现。

  这就是10年里,他们为何较真的理由。

  木栈道上,堆满了一筐筐“垃圾”,菱角、树叶、狗粪、茶树根、甲鱼壳、金枪鱼的脊椎骨,已经分好类。这筐,是陶片,碎得只有指甲盖那么小;那筐,是一颗颗坚硬的黑团,“那是狗粪,6000年以前的。”孙国平很淡定。

  在分类完毕的“垃圾”里,最多的是像小拇指甲大小的鱼骨头,有好几十筐。

  “这是鱼的脊椎骨,现在收了起码有数十万颗。”孙国平说,“细小的鱼骨头,碳化的米粒,都陷在潮湿的泥土里,如果不做淘洗,根本发现不了。只有洗过,才会浮出水面,我们再将他们收集、分解。古人吃什么鱼,吃了多少鱼,鱼有多少大,只有靠大量的鱼骨头,才能复原出他们的生活状况。”

  这些鱼骨,都是淡水鱼的骨头,基本有4种:鲫鱼、黄刺鱼、鲤鱼、黑鱼。“古人吃的鲫鱼比较大,有半斤上下,跟我们现在常吃的养殖鲫鱼差不多。”

  孙国平身后的一个架子,是从同一个鱼骨坑里集中发现的鱼骨头,“这说明他们吃鱼的季节比较集中,古人捕鱼很可能讲究时令。”

  最重要的是,发现时,鱼骨头和白色的泥土混在一起,经过分析,里面好像有盐的成分,“这能推测出他们也许已学会腌制鱼肉,或者做鱼酱,因为当时鱼太多了,吃不完就这样保存。”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