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趣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文徵明派对之上写逍遥

今年11月,苏州博物馆[微博]将拉开“衡山仰止——吴门画派之文徵明特展”大幕,届时,观众可以一睹这位明代吴门画派领袖遒伟萧散、气贯神溢的风采。

  今年11月,苏州博物馆[微博]将拉开“衡山仰止——吴门画派之文徵明特展”大幕,届时,观众可以一睹这位明代吴门画派领袖遒伟萧散、气贯神溢的风采。在此之前,江苏真德拍卖2013春拍预展也将展出文徵明在一场“派对”上的书法作品《乐志论》,作品疏朗悦目,是其88岁时的作品。

  《乐志论》长卷题签上书“明文待诏行书乐志论真迹”。待诏是文徵明曾经担任过的官职,相当于皇家咨询顾问。文徵明26岁开始参加科举考试,直至53岁还未中举,54岁时被特批以贡生进京,被授职翰林院待诏。然而进了皇宫后,文徵明发现自己还是向往自由生活,三年写了3次辞职报告,终获批准。

  文徵明执意回乡,一则由于官场形势复杂,二则伸手向他白要白拿的人太多,疲于应付。当时资本主义已在江南萌芽,提倡等价交换,他回苏州后连权相严嵩索画都拒绝。不过,文徵明的“等价交换”比较古怪:字画不卖藩王贵族,不卖宦官,不卖外国人,而普通百姓只要在船上备了酒,邀他游山玩水,就能挥毫泼墨。

  中国书画家很神奇的一点是,随着他们年纪的衰老,艺术创作功力却越发绚烂绽放。文徵明也是如此,晚年名声大噪,求字画者踏破门槛。文徵明一生厚道,晚年心态更加祥和。“逍遥一世之上,睥睨天地之间”,《乐志论》中两句诗文是文徵明的真实写照。《乐志论》为东汉作家仲长统所作,文章讲述淡泊名利的快乐,“濯清水,追凉风,钓游鲤,弋高鸿,讽于舞雩之下,咏归高堂之上”,文徵明参加派对时,心有所感,就抄了一遍。他本人在后面的款识上写道,写这幅作品时已88岁,“弟目眵力衰,笔画欹侧,不足存也”,让大家看看就行,不要保存了。

  文徵明九岁时还不会说话,对门的唐寅九岁会背《千字文》,不过,文徵明的父亲文林认为儿子将来未必比唐寅差,事实证明他确实具有预见性眼光,后来文徵明艺术造诣为吴门四家之首,但是,文徵明认为自己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活得比唐寅久,唐寅活了53岁,而他几乎活了唐寅两倍的时间——90岁。

  长寿只是文徵明得名的一部分原因,最重要在于勤奋。文徵明一生勤勉,晚年依然如此,《书林记事》有曰:“文徵明临写《千字文》,日以十本为率,书遂大进。平生于书,未尝苟且,或答人简札,少不当意,必再三易之不厌,故愈老而愈益精妙。”90岁时,这位孜孜不倦的老人还在为人写墓志铭,未待写完,“便置笔端坐而逝”。

  这幅作品是文徵明在一次雅集上所作。现代人有派对,古人也有,常有文人名士在湖光山色或园林中组织吟诗、作画、赏乐的派对,也就是雅集。历史上著名的雅集有谢安、王羲之参加的兰亭雅集,苏轼、黄庭坚等参加的西园雅集,这两个派对也成为历代反复创作的主题,从这些作品中,后人还能依稀感知到那个风神俊秀的年代。(本报记者 王宏伟 龚倩)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