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广东政协主席被曝买书协主席职位:花费千万

  “官雅圈”乱象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怒批”书协“官气”太重,让官员兼职书法协会这一现象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事实上,各种艺术家协会领导干部兼职当“领导”现象一直颇受争议。2014年12月,《人民日报》就曾发文炮轰一些领导干部利用书画协会“中饱私囊”,《中国青年报》也发表评论,建议官方规定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在书画协会兼职,强调“只有斩断权力滥用之手,才能有效遏制‘退下去不要怕,名利双收玩书画’的艺术腐败”。

  书协中究竟有哪些乱象?除了书协,又有哪些文化艺术团体或协会,也是行政化的“重灾区”?除了书协,“官雅圈”又有几多权钱勾当?跟着华西都市报记者,一起来看一下。

  “官雅圈”乱象

  “专家说,当今中国,是一个靠头衔吃饭的时代,如果你没有头衔,实际水平再好,也只有靠边站。所以,大家都运用一切的智力、财力与精力,去博取一个明光铮亮的头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下跪、不惜勾兑,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这是一个我们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当代书法与绘画最根本的缺失是操守的缺失。”

  【乱象1】

  哪些落马贪官 与书协扯上过关系?

  胡长清:“我是书法家,你们不要杀我”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好书法,曾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协的理事。在任时找其题写匾额的人络绎不绝,胡长清因此收了不少润笔费。2000年3月8日,胡长清被处死刑,有说法称,胡曾乞求“我是书法家,你们不要杀我”,以后还可以“用书法服务人民”。胡伏法后,他的两幅署名盖章书法在南宁市贪官藏品拍卖会上拍卖均未成交,“字因人贵”转而变为“字因人贱”。

  陈绍基:花1000万,买广东省书协主席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还曾是广东书协主席。一位正省级官员主动要求当一个相当于正处级的省书协主席,陈绍基可谓开风气之先。凤凰卫视何亮亮在2009年4月29日的《时事开讲》中说,陈绍基花了1千万元买这个职位。如果这个说法属实,足见书协领导的含金量。

  王有杰:从每平尺2千到每平尺50

  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有杰,在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卖官无所顾忌,收受钱财不择手段。此外,其书法润格在其担任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时,被文化部文艺作品评估为每平方尺二千元。在中纪委专案组查处王有杰案件时,为评估他受贿藏品字画价值时,顺便把他的作品夹带其中,其作品被书画专家评定为每平尺五十元。诚如王有杰所言:“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写的比我好十倍百倍,他的价格也不会比我这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高一分钱,这里肯定与我职务身分有极大关系……”

  【乱象2】

  周一波辞职引发

  陕西书协为啥有62位领导争议?

  就在2014年12月,时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辞职,将书协乱象推向高潮。2014年12月7日,据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官网消息,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宣布辞去相关职务。此前周一波在《人民日报》撰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希望领导干部从自身做起,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

  此前,据南方周末报道,2013年1月21日,陕西书协换届,共选出了11名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及6名顾问。62人的主席团阵容史无前例地臃肿。

  近日,陕西书协官网上的第四届主席团人员名单显示,包括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陕西省委统战部原部长周一波在内的8名副厅级(含离退休)以上官员辞职后,仍有27名副主席。

  周一波辞职后,引发了网络大讨论。网友称:“我们国家也就只有一个国家主席、一个国家副主席,而一个小小的省书协却有35名正副主席,如果再加上11位名誉主席,就有46名“主席”。假使再加上10个副秘书长,6个顾问,这个书协62名领导。可谓阵容强大,难怪有人称它是领导人数最多的一个单位。那么,这个书协要这么多主席干啥呢?为何都想当书协主席呢?其实争当书协主席的现象不只是陕西书协独有,其他省份书协也为主席争夺战打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有的“书法”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的官员也往书协里面钻。之所以这样,关键还是一个“钱”字。

  【乱象3】

  十余省官员 仍在给书协添“官气”

  各地书协“官员”兼职现象普遍吗?记者统计发现,河北、河南、湖北、海南、福建等十多个省级书法家协会均存在官员兼职现象。

  部分“官员”主席名单

  河北书协

  张国栋 唐山海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张纬东 霸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河南书协

  刘安成 省财政厅地方金融处处长

  计承江 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河南省分局局长

  湖北书协

  张炳绍 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干部

  海南书协

  吴永雄 就职于海南省公安厅

  欧阳飞 海口市人大常委会财政经济工作委员会主任

  福建书协

  陈吉 福建省文化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陈朱 福建省文化厅巡视员

  辽宁书协

  董文广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政治部组教处副处长

  浙江书协

  鲍贤伦 浙江省文化厅巡视员

  安徽书协

  董昭礼 合肥市政协主席

  湖南书协

  鄢福初 湖南省文化厅副厅长

  广东书协

  陈春盛 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广州市版权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贵州书协

  施正军 毕节市旅游局副局长

  吉林书协

  李壮 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政治部干部

  【深度分析】

  什么助长书协“官气”,位子在前 名利在后?

  中国的书法家数不胜数,每个层级都有书法家协会。书法家有组织本来是一件弘扬民族文化艺术的好事,然而,如今的书协已经远不如以往那般风气纯正,很多官员都被强拉进了书协,不仅成为会员,甚至还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书协和很多学校一样,已经变得行政化,用王岐山的话说就是“官气”太重。

  如今的官场,对书法等艺术有兴趣的官员应该也不少,但是,书法能达到比较高水平的却寥寥无几。不难发现,因为有太多不具备专业水准的官员进入书协,导致不少地方的书协成了官员卖弄风骚的俱乐部,即使他们的书法水平再不尽人意,依然有人击节赞赏,甚至还不惜花费高价买入置于家中。主导很多地方书协的已经不再是艺术,而是权力,评价书法的标准也因此而变得混乱模糊。

  “新华视点”记者曾采写的一篇报道《谁让“大师”满天飞?文化腐朽牵扯官员腐朽》。文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某地有人曾花上千万元收藏了一位书协主席的字,结果这位主席下台后,字贬值到100万元。

  这件事传递了一些什么信息呢?首先,“上千万”原来不是书法作品的价格,而是“主席”这个头衔的价格,“100万”才是那幅字的价格。一幅字,能值100万,也算得上是好字了,但是,“字价”不如官价。本来,书法是一种文化商品,可以有价;而官职不应有价,官职有价,是权力寻租的结果,是腐朽。当书法的价格随官位的得失而涨落,反映的是文化失去了独立的价值,成为权力的附庸,简单地说,就是被官场化了。

  “只要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

  一幅字的价格涨跌,是个例,也许不能说明整体的情况。2013年,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换届,产生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舆论一片哗然。知情人爆料,一个副主席一年卖字收入可达数百万元级,理事收入也在50万-100万元之间,“只要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

  报道中,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这充分说明文化圈内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许多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官场上的身份去卖自己创作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伤害。”“官大字就好”,并不始于今日。

  “官价书法”,是用权力给作品定价

  湖南省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他在任时出版了《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高达418元,几年下来他卖这本书一共“挣”了3000多万元。“大伦书法”的热卖,不是文化的繁荣,而是“官化”的荣耀。418元一本,不是书法的价格,是权力给自己标出的价格。

  文化圈子的官场化,即通常所说的“行政化”,其内容是,书法家协会、作家协会一类的文化团体,从组织结构、运作方式到价值取向,被官场控制,并被官场同化,艺术家及艺术创作都成为官场的附庸,如同报道披露的那样,一些所谓的艺术家,在一些政府官员眼里,不过是一台叫得应的印钞机,所谓的文坛领袖人物,不过是一些官员手中的筹码而已。

  “官而退则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

  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马啸曾说过,:“‘坑多,陷深,水脏’,有人这样描述当前中国艺坛普遍存在的丑恶现象,此看法虽有些过激,但也不无道理。我们必须正视当前坛被权力与金钱侵害的事实。此种侵害,尤以书坛为烈。不仅陕西书协如此,从中央到地方莫不如此如此。每当换届临近,书家、画家们最忙的事,不是临帖、写生、创作或探究艺术,而是到处找关系,托领导。某些官员和商人们以职位和利润为诱饵,联手将艺人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一些官员和商人觊觎艺术品的高额利润,于是便亲自上阵,霸占艺术界的要职。”

  那么,“官而退则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曾这样说过:“为什么想在书协当官呢?一是出风头,二是好卖字。各级书协也希望退休官员加入,退之前就找好了,因为他们手中有资源,可以利用。贪污几个钱是小腐朽,更大的腐朽是滥用权力做不利于国家的事情。”

  他觉得,退休的官员连书协都不应该参加。退休官员如果喜欢写字,可以让真正懂字的人给他们辅导辅导,偶尔组织一个“书法展”什么的,自己玩玩是可以的。

  他曾这样解读官员争相进书协的背后深意:“当今中国,是一个靠头衔吃饭的时代,如果你没有头衔,实际水平再好,也最有靠边站,或只能获取较低的收益。所以,大家都运用一切的智力、财力与精力,去博取一个明光铮亮的头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人们不惜下跪、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这是一个我们不想、不愿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当代书法与绘画可能缺失许多东西,如技法、文化、内涵等等,但是在我看来,最根本的缺失是操守的缺失。”

  【新闻纵深】

  该去“官气”的何止一个书协?

  在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也隐藏着腐败,甚至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

  官员作品按职务高低论价

  “雅号”背后暗藏权力买卖

  在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也隐藏着腐朽,甚至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

  去年底,周一波等8名副厅级以上干部退出陕西省书协领导职务,这一表率行为引发了社会关注。

  “文化圈内个别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有的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身份去卖自己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

  业内专家认为,在一些地方,当选省书协主席、副主席后,作品润格上升也是事实,这是“官本位”思想对艺术品市场的不良影响。原因在于艺术品的好坏往往没有一个统一标准,在艺术团体中又人为地把书法家分成了三六九等,似乎主席、副主席就该比理事、会员的润格要高,这是目前中国书法市场价值错位所导致的结果。

  “一些地方的摄影协会一般特别欢迎领导干部入会,还往往会推举他们当会长、副会长。”一位摄影界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让领导入会特别有利于开展活动,靠他们的关系可以轻松筹钱、办事。尤其是一些地市级以下的摄影机构,属于民间组织,更急于吸引当地领导入会进圈。至于领导们的创作水准,“大多还是停留在感观感受层面”。

  “艺术品的好与坏,艺术家成就的高与低,应该由艺术家的专业、技法、创新这些纯艺术的角度来衡量。”中国文联副主席边发吉说。

  许多文化界人士指出,文化腐朽损伤了文化艺术的健康发展,沾染着“铜臭气”,而且与个别党政官员的腐朽息息相关;应对权钱交易、小圈子活动进行严厉打击。

  争相戴上文化帽

  “雅圈”成官员腐朽新灾区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爱好文艺的官员通过各类官方和民间的协会搭台,形成一个“沙龙”或“雅圈”,结伴采风、办会出展。然而,这个圈子却暗藏腐朽。

  摄影圈:烧别人钱玩自己的游戏。

  摄影被公认是一项花费不菲的爱好,由于摄影既拥有高大上的硬件可以炫耀,又包含一定的文化审美含量能够加分,所以,近年来在官员圈子里非常时髦。而其中一些官员的摄影器材则是受贿而来。

  书画圈:中饱私囊。

  一位曾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的国内著名画家告诉记者,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喜欢召集书画家搞笔会,期间创作的艺术品有时会被少数官员中饱私囊。“我就亲身经历过一次,在一次官方组织的笔会上,国内几名艺术水准很高的书画家联合创作了一幅画,非常难得,这幅画被一位领导拿回自己家了。”

  收藏圈:投其所好。

  办案人员调查发现,在倪发科身边,有一个玉石的圈子。在他的“明示”与“暗示”下,多名老板四处“淘宝”,以投其所好。为买到倪发科喜欢的和田玉,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

  玩过了的“官雅圈”

  谁让“大师”满天飞?

  有媒体还披露,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要花一千多万元才能角逐到这个称号。

  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原景德镇市委书记许爱民角逐“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引发众多争议。其中有一个细节引人关注,在他担任景德镇市委书记期间,其作品价格昂贵,且供不应求。业内人士说,“书记的瓷器不是谁都卖的,你要想做个工程或者到这里来投资,就可以先买书记几件作品嘛!”这难道不是“玩过了”?

  景德镇曾成为“雅贿”的集聚地,难道与许爱民的“身先士卒”、“身体力行”没有关系?

  还有不少官员自己不懂艺术,却为艺术家一同“混江湖”,甘当艺术家的代言人,一有作品展,就去站台和发表“重要讲话”。这难道不是“玩过了”?

  不少书画家,工艺美术大师,也极力攀附官员,借机抬高身价。这其中,有没有涉及腐败的内容不得而知。这难道不是“玩过了”?

责任编辑:程璐璐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