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届AAC艺术中国观察:AAC的进化变革 坚持学术更要态度

  “从去年5月23日晚上故宫的灯熄灭的那一刻,我们就在想怎样能把AAC艺术中国的评选做得更有价值。变革,经过了大半年的酝酿,感谢无数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老师们在这个过程中贡献了他们的智慧和洞察,给了我们各种各样的建议,才有了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最后决定走出那一步的动力。”在故宫举办的第九届AAC艺术中国的新闻发布会上,作为AAC艺术中国项目的总负责人,雅昌艺术网总经理关予女士以这样的开场白宣告了AAC艺术中国的新一次变革。

  进入第九个年头,AAC艺术中国以“进化”和“变革”为关键词,在组织结构、评选机制、奖项设置等多方面再次进行深度调整,而这其奖项设置的变革,无疑最值得追问。

  理所当然又出人意料的变革

  朱青生作为本届AAC艺术中国的评委会主席,他见证了AAC创立之初至今九年的进化与变革:“AAC的进化,是时代的需要;AAC的变革,是它体现当代艺术评奖性质的特质,这样的变化既理所当然,又出人意料。”他说,AAC像当代艺术一样,充满了活力,又有其一贯的连续性。

  “今年,大家只会看到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和年度艺术出版物三个奖项。”当关予道出了今年AAC艺术中国的第一个变化时,在场的很多人的确感到出乎意料。“第九个年头的变革是全方位的,也是继承过往的。”

第九届AAC艺术中国新闻发布会现场 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致辞 

  

第九届AAC艺术中国新闻发布会现场 雅昌艺术网总经理关予介绍第九届AAC艺术中国的变革

  聚焦当代艺术,这是本年度AAC艺术中国多次重申的定位,把原有AAC艺术中国各个艺术门类的十三项大奖改变成三项大奖,重新分类之后的三项大奖的设置依然秉承学术性为原则,涉及当代艺术实践与理论研究的两个方向。在艺术实践层面,设立年度艺术家大奖与年度青年艺术家奖两项大奖;在理论建设方面,则继续保留年度出版物大奖。

  在艺术实践层面,年度艺术家指向的是在本年度的最新创作中能够呈现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面貌和思考,对当代艺术具有较明显的推动力,年度艺术家希望能够将当下整个中国社会形态中最有建设意义和最具突破性的当代艺术作品评选出来;但同时由于迅速发展的时代和青年艺术家在艺术中的突破性,年度青年艺术家单独设立,鼓励其艺术创作中呈现未来的可能性。

  在理论研究层面,更大的意义在于对于学术理论研究的评选,以出版物为载体,此奖项是以学术价值为评定标准会面向全球的奖项;AAC艺术中国将会联合国际知名出版机构,以学术的角度梳理中国当代艺术代表人物群像,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学术层面的清晰面貌。

  做这样的改变,同样源于持续对当代艺术生态的追踪,关予说:“我们把原来的奖项进行重新分类,所针对的是当代艺术跨领域创作的生态”。的确,随着当代艺术的不断发展,各艺术门类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尤其是跨媒介当代艺术作品的运用越来越广泛,当代艺术在很多时候的门类划分,总是显得有点尴尬和不太恰当。

AAC艺术中国理事会主席万捷授予朱青生第九届AAC艺术中国评委会主席证书

  朱青生举了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去年的AAC艺术中国评选中,苏新平获得了油画艺术家大奖,他其实多年来一直从事版画创作。他自己都说我不是画油画的,但是我为什么被评上了油画艺术家奖?我们在后来的学术总结中表达的很清楚,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其实并非是通过油画艺术家奖来评选油画家,而是通过他的油画创作在当代艺术之中做出了贡献,就成为了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

第九届AAC艺术中国评委会主席朱青生发言

  这就是AAC艺术中国发展至今要继续改革的必要原因,“这样的改变,就意味着你无论是书法、油画还是多媒体,最终要探讨的是你在艺术上的贡献。”这与AAC艺术中国要坚持的“聚焦当代艺术”更近了一步。

  两次变革——AAC的进化思路

  回望AAC艺术中国的创立——2006年,正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起飞并进入高速运转的第一个周期。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在谈到创立AAC艺术中国的初衷时说:“我们要有一种公正的态度,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很难坚持。当代艺术需要这种更纯粹,更坚持的机构,雅昌希望成为这样的机构。但过去艺术是一个小圈子的事,在做第一届艺术中国的时候,公众还不太清楚艺术界的发展前沿,最初我们是想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反映艺术家的情况。”

  首届AAC艺术中国设立了包括年度艺术事件、人物、机构、画廊、内地和港澳台拍卖公司等奖项.AAC艺术中国在创立之初,虽已有支持当代艺术发展之心,实际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在第二届评选中开始强调对艺术家、青年艺术家、艺术出版物等学术类奖项的增设与关注。

  雅昌艺术网总编辑谢慕回忆说:“AAC艺术中国在最开始设置了年度画廊和年度拍卖公司的评选。其核心目的还是打造‘AAC艺术中国’的学术品牌。2006年到2007年,整个拍卖行情火爆,目前排名前十几的拍卖公司就是在那个阶段奠定了基础,所以针对拍卖公司的排行也是源于当时的市场环境。”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市场出现一些消极情绪,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竞争就显得尤为激烈。“但是我们的评选主要依据的是总成交额,这也是评价拍卖公司唯一的刚性数据。”基于市场选择和学术评选之间维度的不同,评委会不想因为与拍卖公司的关系而影响评选的学术价值,于是在2008年第三届AAC艺术中国的评选中首先取消了拍卖行的评选。

  “第四届才是变化最大的一年。再晚一年,评委会决议将画廊的评选也取消了。由于评判一个画廊主要是根据他的销售业绩和对于艺术家的代理推广能力,很难仅从学术价值作出判断,所以当时评委团也取消了画廊的评选。”两个市场类奖项的取消让AAC艺术中国从行业评选转变成真正的学术评选,这种对于独立学术价值判断的坚持,让中国艺术品市场价格回归学术判断找到了一种实现路径,这是AAC艺术中国经历的第一次大变革。

第九届AAC艺术中国新闻发布会现场

  “而这一次变革是从第四届至第八届AAC艺术中国强调学术建设的基础上,更加强调AAC艺术中国的本身主张和价值观,希望这样的评选能够在当代艺术发展中能更有意义,而不仅仅是一个年度性热闹的集会,力图让这个评选更加具有学术性、严谨性、客观性。”从而本届AAC艺术中国再次变革,以“进化”和“变革”为关键词,加强评选本身对当代艺术的“态度”。

  对于本届奖项变革的思考,关予介绍:“在奖项变化的过程中,我们在思考的是AAC艺术中国提倡和关注的中国当代艺术应该是什么?”关予说,这样的调整是希望AAC艺术中国能够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重要记录者,能够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起到传播和推动作用,“希望这种传播能更有效,能够将中国本土的当代艺术梳理得更加完整,让全世界看到一个更为清晰、完整的文化艺术面貌,能让AAC艺术中国成为全球影响力的本土评选,对未来有更加积极的意义。”

第九届AAC艺术中国新闻发布会现场

  从量变到质变的AAC

  每年的AAC艺术中国终评会开始前都会有一个特殊环节,那就是作为AAC艺术中国的创始人的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做简短发言并向评委致谢,然后他离场,评选开始。在致谢中,他总是忘不了一句“感谢评委老师们的谨慎思考和独立判断”,正是因为这样的思考和判断,才让AAC艺术中国的初衷没有改变。

  从第一届就成为AAC艺术中国的评委阵容中的一员,朱青生对于AAC的观察颇为透彻:“稍微注意一下大家就会发现,AAC从第一次评选开始,无论从哪个点切入,其最后的出口都是指向当代艺术。”在经历了八年的量变之后,这样的态度已经从“指向”显现为“正在行走”的状态,朱老师说,这是这次最大的变革:“这样听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是有一个过渡,现在过渡基本完成,以后还是要坚持走下去。”

  “AAC的评选从传统的艺术门类划分方式进入当代艺术,如今看来,这样的台阶已经走完了。”朱青生强调,如今的评选在考虑问题时还应该在各个角度进入,但呈现出来的结果不是再跟艺术门类相关,而是跟艺术的“创造”有关。

  对于本届“进化变革”的主题翻译,用的是“Evolution”和“Revolution” 这代表的是AAC艺术中国从量变到质变的自然进程,关予说 :“多了一个R就多了很多压力,会有人说这样的变革是否在否定过去,我觉得这不是在否定过去。AAC艺术中国积累至第九届,所呈现的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结果,进化与变革并非否定过去,正是因为有过去的积累,我们得以更好地面对未来,面对更迭的当代艺术生态。 ”

  当这么多年之后,万捷再回过头来看这样一个评选时,方向更加坚定:“去年在故宫的AAC艺术中国颁奖典礼上,朱青生老师专门拉着我,当着王家卫的面跟我强调,AAC艺术中国不是简单的评奖,而应该具有‘聚焦当代’的思想。回头看前八年的AAC评选过程,希望建立的是一个平台,能够向国内外展示中国当代艺术家、艺术事件等,经过八年不断总结、变革和改善,AAC艺术中国积累了大量历史文献资源,这是很重要的。而如今的思考则更多的在于:如何用独立、专业和学术的方法来评选才能够让AAC艺术中国能够独立和经得起考验。”

责任编辑:程璐璐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