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方舟、朱青生关于段君与韩啸冲突一事的说明和补充

  关于韩啸律师的呈述多处与事实不符,贾方舟特做说明:

  一、关于“韩啸应邀参加”神农论坛完全不符合事实!我在那个被网上公开的说明中说的很清楚。会议正式邀请三位行为艺术家,都在会上安排做了作品!他是主动提出要求去听会经组委会特许去的,所以既没有安排他发言也没有安排他做作品。如果此点他还有异议,我可以公开会议邀请函和邀请名单。 

  二、我们找韩啸谈话是以组委会的名义,当时还有朱青生、彭锋在场,我们要求他向段君赔礼道歉是就他威胁辱骂段君一事,并不涉及学术之争。我们一致认为他的做法是极其错误的,他当时也表示认识到不对,表示同意道歉,所以我才打电话让段君来。年轻人一时冲动可以理解,只要他道个歉这事就算了啦!后来段君的冲动就因为他拒绝向段君道歉所引起。  

  三、关于韩啸说了哪些过激言论,都是他在房间和段君私下说的,我们没有直接听到,但当我们根据段君陈述询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否认他说的那些断胳膊断腿的话。                                    

  四、韩啸律师说我曾“打电话询问韩啸伤情,韩啸如实以告”也不符合事实。事实是回到北京后我给韩啸发信表示发生这样的事感到心情沉重,希望他把验伤情况和他的意见告我,我表示愿继续协调解决这事。但他并非像律师所说把验伤情况告我。我得知他的伤情是在2014年12月神农架来人时才知道的。就是说,他没有打算通过我来协调,在没有告知他的伤情和要求就直接起诉了。  

  朱青生:我证明贾老师所述属实补充情况如下,可见贾老师为此事尽到调解之责。

  一、贾老师从神农架回京后一直关心和了解韩啸回京情况,没有消息,期间电告我数次。

  二、2014年12月15日下午19:22,我收到贾老师短信:“青生,我的调解失败,他不回我信!这是我给他的信,看来他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韩啸你好!接到钻石艺术博物馆打来电话,说你通过当地派出所走法律程序要起诉段君,他们酒店刚刚开业,第一个接待我们的会议,他们不希望这事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这样会对他们酒店不利影响,希望我做你的工作协商解决。我在你回来后也曾给你信表示愿意出面帮助解决这事,但我始终未得到你在医院的鉴定和你希望以什么方式解决的信息。你去参加会议是通过我去的,接待方陈总也觉得你们因年轻一时冲动造成冲突可以理解,但应冷静下来处理此事,因为这不止是涉及你们两个人的事,段君动手肯定是不对的,但希望你先撤诉,我们会议组委会出面帮你解决,你看如何。请回复!”

  我回复:“可惜!我们当时还想起调解作用,其实在场他就没有给主办方面子,激怒对方。因为也有彭锋在场,我们都如实反应情况,1、段君被打才使我们出面调解;2、调解因韩啸未遵守协议而破裂;3、打架时我们尽力劝阻;4、事后段君遭受人身恐吓。不知我的回忆是否属实?陈总那边其实毫无影响,我们再做宽慰!”贾老师补充:“事实是段君在我们调解之前就已遭受人身恐吓。”我回复:“我们照实陈述。”

  三、2014年12月27日我和贾方舟先生被警察找去录制证词。事后贾老师继续调解: “韩啸你好,今天我和朱青生被木鱼镇派出所的来京人员叫去询问你和段君的事。看来你是不打算以和解的方式处理此事了!但我还是想从一个长辈的角度说说我的态度:就算你的官司打赢了,除了出口气,你还能得到什么?特别是你想没想到你会失去什么?你想得到赔偿吗?显然不是,你并不缺钱,但是这件事闹大了,在媒体上公开热炒对你有什么好处?你那些解胳膊解腿甚至要毁容的威胁段君的话会让网民怎么看你这个整容医生?所以这个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甚至你在道义上伤得更惨。段君只不过是因动手打人而犯法,而你却是威胁到一个群体正当的学术批评,想想谁能站在你的一边替你说话?法律上赢了暂时的,道义上的输才是彻底的输!你这样聪明一个人,事业又这样成功,值得为争一口气毁了自己的名声吗?古人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可得理不饶人!得了理,还饶了人,这才是值得尊敬的高人,而得理不饶人的人一定是名声很差的人!我啰嗦这么多,绝不是站在段君的一边为他辩护,目的是想为你好!想让你在大家的心目中还是一个人格完整的值得尊敬的人。你一直不接我电话,我只好写长信给你,真诚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我依然愿意出面协调这件事。祝好!”

      

韩啸微信回复贾方舟内容截图

朱青生微信:贾方舟转来与韩啸劝和的截图

  (贾方舟顾全大局为取得和解做了让步)后来对方再没有回复,不久,段君被捕。
责任编辑:程璐璐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