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元青花瓷瓶估价百万:只为套取高昂拍卖费

  揭露李鬼拍卖行“忽悠”手段

  50元青花瓷瓶估价上百万只为套取高昂拍卖费

  玩古玩的人,或多或少都抱有这样一种心态,认为自己的宝贝都是真货,无论对方资历深浅,凡说自己藏品是真的人,那便是专家,反之则是业余的。殊不知,正是利用了这样一种心态,让很多“李鬼拍卖行”赚得盆满钵满,但古玩藏家却因此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平白交了10万拍卖费 “真品”屡次未拍出

  家住浦东的杨先生,接触古玩已有近10年,家中大大小小的藏品不计其数。但在近日,他却碰上了一件烦心事。原来,有圈中好友称,将藏品通过拍卖变现,与私底下交易相比,拍卖成交价往往更高。听到这样的利好消息,杨先生心动了。经过网上一番搜寻,他找到了一家“香港拍卖公司”。但是,在请对方做了鉴定,确认了藏品的真实性,付了上万元的拍卖费后,藏品却不知为何屡屡流拍。

  在杨先生的收藏中,一件青花瓷瓶是他最为得意的藏品。据他说,这款瓷瓶出自乾隆年间的官窑,瓶身线条细腻,工艺十分精湛,青花纹饰呈色浓艳,画面饱满。“这是我五年前在景德镇旅游时,从一户农家收来的,据说是祖上代代相传的宝贝,因急着用钱要出手,我一咬牙花5万元买了下来,看这瓶子做工如此精细,肯定假不了。”然而就是杨先生口中的这件真品,却让他在后来的日子里,吃足了苦头。

  据杨先生回忆,当他第一次带着瓷瓶来到这家香港拍卖行时,对方的估价让他感到一阵眩晕。“一位自称是鉴定师的人,在对瓷瓶进行鉴定后,告诉我这并非普通的瓷瓶,而是元代青花瓷,俗称‘元青花’,价值可达上亿元。”拍卖行一位普通的鉴定师,在短时间内对藏品进行鉴定后,就估出了上亿元的高价,换做是你,你会相信吗?但杨先生对此却深信不疑。

  “后来,又来了一位自称是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向我介绍了拍卖的整个流程,包括制作图录、全国巡展以及拍卖佣金等,并告知最终会在香港进行拍卖。”杨先生说,“对方表示,如有意向进行拍卖,需要提前支付5万元的拍卖费,这其中包括图录费和巡展所产生的一系列成本费用。但是,藏品如果流拍,这笔费用将不予退还。”

  有付出才有回报,这是杨先生当时的想法。“虽然这笔拍卖费最终有可能打水漂,但想要赚得更多,唯有通过拍卖的途径,想想5万元的拍卖费和上亿元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杨先生当时并没多犹豫,就交了这笔钱,并与对方签订了合同,起拍价定在了3000万元,保底价定在了8000万元。他向记者透露,当时那位工作人员还打包票说“像这样保存完好的‘元青花’最受青睐,虽然起拍价只有3000万元,但最终成交价肯定远高于此”。

  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后,杨先生最终等来的却是藏品流拍的消息。心有不甘的他,立即找到当时委托的香港拍卖公司理论,然而对方给出的说法却是,“你这件拍品很收欢迎,但是保底价开得太高了,最后一次竞拍的价格,距离保底价仅差了一两百万,这才导致藏品流拍。”见杨先生情绪有所缓和,对方紧接着说,“如果我们下次把保底价稍微调低一点,拍出去肯定是十拿九稳的。”听到对方这样一番话,杨先生再一次心动了,“我当时就想,5万元都扔了,也不在乎再扔5万。”

  然而,对方所谓的“十拿九稳”终究是口说无凭,杨先生寄予厚望的这件瓷瓶,毫无悬念地再一次流拍。由于当初和这家香港拍卖行签订了合同,想要讨回这10万元拍卖费,几乎是不可能的。绝望之余,他向圈中好友求助,但没有想到,交了钱却频频流拍的远不止他一个人,隐约之中,他察觉到,这些所谓的香港拍卖公司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内地文化公司自称香港拍卖行

  记者通过网上搜索,意外发现天涯论坛上一份由“中国对付拍卖骗子联盟”发出的黑名单,其中罗列了北上广深近100家“骗子拍卖行”,先不论其真假,单就名单上这些公司来看,大多为内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这与所谓的拍卖行有何关联?更有意思的是,在一些大型生活分类信息网站上,这些文化艺术交流公司几乎都以香港某拍卖公司分公司自称,在资金实力等企业描述上更是毫不含糊。

  例如,名单中的上海鼎玩文化艺术交流公司,在赶集网[微博]企业实录中,企业名旁打上了括号,其中写着香港鼎胜国际拍卖公司。在企业描述中,也只字未提上海鼎玩,而是通篇介绍了香港鼎胜,还自称在纽约、日本、伦敦等地设有办事处,给人的感觉是,这家文化公司就是拍卖行。

  那么这些所谓的文化公司,是否就是人们理解中的拍卖行呢?如果是,那为何都要打着香港拍卖行的旗号?如果不是,那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一探究竟,记者近日以收藏者的身份,带着从古玩城花50元买来的两件青花瓷瓶,来到位于长风公园附近的上海鼎玩文化艺术交流公司。

  对话上海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朱建平

  商报记者:一些内地的文化艺术交流公司,为何要自称为香港拍卖公司?

  朱建国:首先,根据拍卖协会的规定,文化艺术交流公司是不允许与内地的拍卖行进行合作的,如此一来,才会有那么多的文化公司,打着香港拍卖行的旗号在内地征集拍品。

  而这些人口中的香港公司,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自己注册的一个空壳公司,甚至不具备任何拍卖资质,那这些李鬼拍卖行的行为就涉嫌欺诈了。

  商报记者:这类自称为香港拍卖行的文化公司,是否有权在内地征集拍品?

  朱建平:香港拍卖行不允许在内地征集拍品,因为我们国家有法律规定,不管属于一类、二类或是三类,只要是文物艺术品,一律不准出境。如果说这家香港拍卖公司来内地征集拍品,再拿到香港去拍卖,假设你拿来的两个瓶子是真的,首先,它们出不了境。因为藏品经过海关时,国家文物局有关专家会对每件文物进行鉴定。如果能够顺利出境,说明这两个瓶子肯定是假的。所以,很多时候,所谓的香港拍卖行给你看的一些拍卖案例,很有可能就是个托,要么东西根本没有出去过,要么拍品本身就在香港。

  商报记者:这些文化公司为何不选在内地进行拍卖,而是都声称送去香港进行拍卖呢?

  朱建平:从我国《拍卖法》规定上来看,香港的拍卖行不允许在内地举行拍卖会,他们是没有资格的。除非在拍卖地成立分公司,且经过当地商务委员会批准,工商局核准营业执照后,并在拥有拍卖牌照的前提下,才能进行合法的拍卖。所以说,这些文化公司在无法取得相应拍卖资质的前提下,才声称会将藏品送去香港拍卖。

  商报记者:在拍卖前期,文化公司向委托人收取鉴定费和高昂的拍卖费,是否合理?

  朱建平: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规定,正规的拍卖行在上拍前,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包括鉴定也是免费的,但不开任何证明,只是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就收,如果是假的就不收。因为对于正规的拍卖行来说,如果收的是假货,那自然也就拍不出去,前期投入的成本根本也绝无可能收回。因此,那些所谓的香港拍卖公司,收取上万元乃至十几万元的拍卖费,很明显是有问题的。

  50元瓷瓶估价上百万 拍前要支付上万拍卖费

  公司位于一栋商务楼的17层、18层,记者搭乘电梯径直来到18楼办公区域,在表明来意后,一位自称是市场部的胡女士,将记者带到了17层。

  其间,在经过18层办公区域时记者看到,3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被划分成了一个个小隔间,里面坐着约四五十位工作人员,身着黑色西装,配备电脑及电话。给人的感觉是,这家公司颇具规模。在下到17层时,宽敞气派的前厅更是让人眼前一亮。记者注意到,前台背后的白墙上赫然写着“香港鼎胜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几个黑色浮雕大字,下方则以较小的字号写着“上海鼎玩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在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会议室里,记者出示了这两件青花瓷瓶。在大致看了几眼后,胡女士问道:“是否需要请专业人士对藏品进行鉴定,一件是200元,老师是我们请来的,非常权威,但并不开具书面证明。”见记者有些犹豫,或许是怕流失了客户,她转口又说:“你这两件藏品,以我的眼光来看应该是真的,特别是这件青花瓷瓶。”胡女士指着其中一个瓶子说到,“能把这个烧制得如此轻盈是很不容易的,拍卖肯定没问题,这么好的藏品,拍出的价格也非常高。”但当记者问,像这样的两件藏品大概能拍出多少钱时,胡女士并未直接回答,“这个非常高了,具体我要找市场部经理来看一下。”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趁着胡女士离开间隙,记者环顾四周,发现桌子上贴有一张告示,上面写着“香港鼎胜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为您打造全国最大的藏品交易平台”。又是自称香港拍卖行!工作人员在之前的交谈中,只字未提上海鼎玩,难道这家文化艺术交流公司就是所谓的香港鼎胜国际拍卖行吗,不禁让人产生了这样一种联想。

  过了约五分钟,一位自称是市场部张经理的人走了进来,在和记者攀谈之余,熟练地戴上了一副白手套,并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鉴定工具——类似于钟表维修中使用的放大镜,对着瓷瓶仔细地端详起来,时而对着灯光,时而小心地敲打,这架势十分专业。

  “这是在看瓶身上有没有气泡,以前的窑口是用柴火烧的,烧制出的气泡非常密集,现在的工艺品都由电脑控制,和以前的东西是不同的。”又过了几分钟,张经理收起了鉴定工具,说道:“经过我初步的判断,这个藏品肯定是没问题的。”他指着瓷瓶底部的落款,神秘地一笑:“这件大清乾隆官窑出产的瓷瓶,价格至少在500万以上,但以出手为目的的话,起拍价定在100万,保留价定在300万左右比较合适。当然,拍卖的时候价格越高越好,甚至拍到上千万也是有可能的。”张经理劝说记者:“最好还是请专家来鉴定一下,这样也好判断藏品是否是那个年代的产物,也能知道具体的价值。”

  那么,如果付了鉴定费,也确认了藏品的真实性,整个拍卖流程又是怎样的?

  “藏品如果让我们公司来操作,最终是拿去香港进行拍卖,因为大陆有些东西是限制的,香港那边的法律比较完善,做的也是国际市场,对藏品的保护也更到位。”张经理介绍说,“拍卖前期先要经过公司各方面的推广,如果其他人还不知道我们公司有这两件藏品的话,多半是会流拍的,这对你我来说都是损失。”记者从张经理口中还了解到,这些所谓的推广包含了多种形式,有在电视、网络、纸媒上投放广告,也有在香港或内地其他城市进行巡展等。

  这时,站在一旁的胡女士拿出了一份简介手册,在媒体合作一栏,罗列了18家合作媒体,其中不乏沪上一些知名媒体的身影。她颇为自豪地说道:“我们会和这些媒体进行广告上的合作,并定期将一些待拍卖的藏品,刊登在这些媒体上。”但当被问起,是否能找来联络媒体的负责人,了解一下具体的推广方式时,胡女士先是楞了几秒,后又以“负责人可能不在公司”为由,回绝了记者的要求。

  为更一步了解对方,记者提出有意向进行拍卖,并询问前期是否需要交付费用。

  “是的,藏品在进行拍卖前,还是要付出一定的费用,按每件3万元来算,两件可以给你优惠,一共是4万元。这包含了制作图录、巡展、广告投放、出关等一系列费用。”张经理话锋一转:“但是,如果藏品流拍的话,这笔费用是不会退还的,因为公司前期推广不可能免费帮你做。”

  见记者有些犹豫,张经理安慰道:“放心吧,首先这两件藏品肯定是没问题的。其次,如果流拍的话,我们公司也是很人性化的,比如说藏品保底价500万元,叫价叫到400万元上不去而流拍,我们可以进行私下操作。”

  据了解,所谓的私下操作,其实就是在拍卖行之外,和当初参与竞价的买家联系,低于保底价将藏品卖给对方,虽然价格可能远低于当初预估的成交价,但从出手的角度考虑,对于委托人来说,此举不失为一颗“定心丸”。

  之后,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胡女士拿来了一份拍卖合同书,封面以繁体字写有“香港鼎胜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合同书”等字样。在第一页“服务协议”中,明确乙方为“香港鼎胜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当被问起上海鼎玩文化公司和香港鼎胜之间的关系时,张经理则称:“我们公司就是香港鼎胜,总部设在香港,而鼎玩则是上海分公司。”

  拿古玩城老板的话来说,“这两个瓷瓶一眼就能辨出真假”,为何在这家所谓的香港拍卖行里,经过工作人员看似专业的鉴定后,却很肯定地认为,这是价值连城的真品,难道是记者淘到了宝,还是对方故意忽悠?这些藏家口中的文化公司也好,香港拍卖公司也罢,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样的药,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行为,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朱建平先生。

  李鬼拍卖行屡屡得手 关键还是有人愿挨刀

  在和朱建平的对话中,不难发现,如果你手中的藏品是真货,它根本出不了关,也就参加不了所谓的拍卖会。如果你手中的藏品是假货,即使出了关,上了拍卖会,又有谁会花如此大价钱,拍下一件赝品?

  可能读者认为,不会有那么傻的人,但事实上,除了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一些古玩藏家“以自我为中心”的这种心态外,不少文化公司更是利用了古玩藏家“以小博大”的心理,引诱他们进入一个“一夜暴富”的理想世界。

  “为什么这些文化公司会有那么大的市场,究其原因就是有那么多愿意挨刀的傻子。”朱建平直言,“找到这些文化公司或是所谓的香港拍卖行的人,其中有百分之六十,本身就是骗子,不过是‘小骗’碰到了‘大骗’。”据朱建平透露,这些‘小骗’在明知自己藏品是假货的前提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期待这些拍卖行能帮他出手。“比如说,一个人从地摊上花50元买来的瓷器,委托香港拍卖公司以10万元的价格拍出,哪怕付了对方2万元的拍卖费,他还能赚8万。”

  “还有一部分人他不是骗子,而是想发财想疯了,总认为自己捡漏了,同样也是花50元买来的,但他认为自己买到的是真货。”朱建平告诉记者,像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在拍卖行业里,捡漏的概率可以说比买彩票还要低。

  “对于这些藏家来说,最初可能都会拿着藏品找到正规的拍卖行,但对方一看是假的,肯定不会接收,你怎么劝他都没用,因为这些藏家从不怀疑自己的东西的真实性,甚至会为此和你起争执。”朱建平说,“这样一来,这些所谓的香港拍卖行,一看你东西就说是真的,这些藏家自然也就信以为真,心甘情愿地掏出这笔钱了,很多上当受骗者甚至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都还被蒙在鼓里。”

  完善《拍卖法》 杜绝擦边球行为

  朱建平认为,不完善的《拍卖法》导致这些文化公司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招摇撞骗,工商部门却难惩这些公司。

  由于目前的《拍卖法》只对拍卖人进行了规定,而未对拍卖环节上的委托人、竞买人和买受人加以规定,如果这家上海鼎玩并没有说自己是香港鼎胜,即其作为一个中间人,与藏友有合同约定,双方是自愿交易的,那就只能依据《合同法》认定交易事实。因此,尽管上海鼎玩的圈套与香港鼎胜拍卖有关联,但由于其不属于鼎胜,既不能起诉鼎胜也无法状告依合同行事的鼎玩。

  “目前《拍卖法》的法律漏洞,在业内是广受争议的,大家都呼吁要将委托人、竞买人、买受人也加入到法律中,以在一定程度上防范非法的拍卖机构或某些文化公司利用法律漏洞打擦边球,坑害消费者。” 朱建平说。

责任编辑:程璐璐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