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情追慕,找寻歷史优雅瞬间-----韩琴的汝瓷文化继承

\

  (大公网记者赵铎)《稗史彙编》说:“瓷有同是一质,遂成异质,同是一色,遂成异色者,水土所合,非人力之巧所能加,是之谓窑变。”鼎盛于宋。

  汝瓷被歷史上称为宋代“五大名窑”之首,发端烧制于五代十国,成功于北宋末年。它以名贵玛瑙入釉,色泽独特,光影变幻。其胎质细腻,釉色如雨过天晴温润古朴。轻拂釉面,平滑如玉。釉下有稀疏微孔气泡,器表呈蝉翼纹般细小开片,于光照下时隐时现,灿若星辰,被誉为“似玉非玉胜似玉”,为当朝皇宫专用御品。后失传毁于战乱,延至南宋就已难觅其踪,自元、明、清歷代皇家多次御烧均未能成功。目前全球存世各形制汝瓷仅有65.5件,现代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曾感叹到:“天下博物馆无汝瓷者,难称尽善尽美也!”民间曾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之说。2012年4月5日,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起拍价4000万港元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经过34次叫价,以2.0786亿港元成交,刷新宋瓷世界拍卖纪录,足见汝瓷之珍贵和其烧制难度之大。

\

  存世的宋朝汝瓷外形古朴大方,光泽内蕴。汝瓷的珍贵与优雅并不仅限于陈列和摆设,而是她贴近生活的本质,汝瓷之可贵在于让人们在日常使用中无时无刻的怀念逝去的光辉岁月,追慕那一份逝去已久的古典幽情。

  歷史上传统的饮茶沖茶器具,最早可追溯至商周前陶土烧制的缶,云、贵、川及沿茶马古道的喜马拉雅山麓的烤茶罐类似,它既可用来煮茶,亦可用作食品盛具。虽形状古朴,但是笨拙粗糙。西汉以降出现了釉陶茶具,外表光亮平滑,而且色彩鲜艳,初现了茶具审美的艺术性。延续至唐代时期,以陶瓷茶具为主,同时贵族、富家也出现了金、银、铜、锡等金属茶具。“五代十国”及宋朝时期宫廷则以汝瓷为正宗,器皿出柴窑,以天青色为主,后周世宗曾评其为“雨过天晴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故有“雨过天晴青”之美誉。民间及坊肆“斗茶”用的茶具,宋以黑釉盏为主;元代时青白釉茶具比较多;明代中叶才系统出现了紫砂壶製作工艺;到清代,广州织造金彩瓷、福州脱胎漆器等茶具相继问世并流行。

  东汉张衡在《南都赋》中称赞古宛城"于显乐都,陪京之南,吾汉之阳,南船北马,盛况盎然……",汝州古窑出产的天晴瓷,似玉非玉胜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蝉翼蝇翅开片纹,为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所钟爱。从“五代十国”伊始,歷代无数汝瓷艺人和工匠为其追求钻研了一生。非物质文化创承认、汝州荣华艺术研究所韩琴亦是如此,她是这个古代歷史工艺妹术传承队伍中的一员。

  岁月悠悠,时光流逝,千年时光犹如一瞬间。深邃的夜空中,一轮明月,俯览著五百里伏牛山,静静地注视著汝州城内外芸芸苍生,喜怒哀乐,浮云流水,同样是如此清澈的见证著、旁观著。

  韩琴女士性格较为内向,喜欢思考,时常一个人沉醉于家乡的灵山秀水之中。生于斯长于斯她,从小就对故乡大自然中一些细微事物都能产生无尽的兴趣。曾经穿越到千年前大宋朝那鼎盛辉煌的人文时代,渴望透过瓷土窑炉将自己融入到自然之中,并把自然之美与“汝官钧哥定”的陶瓷之美奉若神明之态,一种“天人合一”的无为境界。

\

  千锤万凿出深山

  据史料记载,在宋朝,汝瓷的烧造对胎土、釉料的配方和窑温火候的掌控都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从而所产出的汝窑产品质地细腻,工艺精緻。

  韩琴出生于汝窑原产地河南汝州,父母都是当地的农耕人家。她和兄弟姐妹们一样生活成长在淳朴的乡间民风和浓郁的生活环境、和谐氛围里,她们虽然过著生活物质困乏的的日子,但和那个年代的许多农村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度过了童年时光,年长的她早早的就承担起养家的重任,和父母一道悉心照顾著年幼的弟妹。

  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后,怀著对幸福生活的满腔激情和憧憬,韩琴成为汝州市工艺美术汝瓷厂的工人,开始学习汝瓷烧制製作技艺。从此,她四季与瓷土为伴,昼夜与窑火相应,随时与青瓷为友,由于她的勤学好问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于尝试精神使车间和工厂的领导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先后调到原材料採购、质检、设计等岗位锻炼学习,使她在短短的三年就熟悉了汝瓷製作的每一道工序、每个流程和每项革新技法。此时的韩琴,是个工作认真负责、刻苦钻研学艺,安于现状的好职工。到了1998年,因企业产品品种单一,缺乏市场竞争力,效益和利润持续下滑,厂里很多职工下岗了。韩琴也不想就这样虚度时光,毅然向单位提出了辞职,自谋生路成立了一家民营汝瓷科研所和高新科技企业--荣华汝瓷研究所。她和所里的工友们利用两年多的时间,沿著歷史资料和民间传说中的汝瓷烧创线路进行实地勘察,他们选点开採原料,拣寻古窑址的瓷器碎片,回来后研碎进行分析化验,把汝州的矿石原料和辅助材料全部普查了一遍。之后,她四处借贷,在自己家中建窑试烧汝瓷,那段时间,韩琴白天在厂里忙活,晚上设计图纸或看书,趁著节假日拜访老艺人和北京的专家学者,让她逐渐清晰意识到工艺和流程的玄妙差别,为了研究汝瓷,韩琴省吃俭用,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捨不得买。2001年,韩琴借的十几万元钱也全部花光了,无奈,她只得到一家地板砖厂打技术工,挣钱继续她的实验,经过成千上万次的探索和调试,终于初步掌握了汝瓷关键的釉色配方和胚胎成型工艺。

\

  赋予其生命精灵

  对韩琴来说,汝瓷是被赋予生命的精灵,她谨小慎微的学习古人的工艺规矩,并努力将自己的创作和探索贴近汝瓷的高古幽远、明澈散朗。她说:“每个作品的创作我都费尽心血,如要创作一个器形,怎么选配泥料、怎么留痕、怎么衔接和准确定型,都需要先在脑子里过一遍。汝瓷的製作工艺耗时长,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成功率也特别低,其釉色像张白纸,不能粘一丁点杂质。从拉胚、初烧到施釉,十几道工序都必须认认真真。因此对每一个陶瓷成品,她都充满了感情。”

  韩琴力求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将留痕、绞胎等技艺灵活运用,将淡泊平和、淳朴含蓄的气质融入到汝瓷的创作中。她对刀痕和镂胚情有独钟,这种在修坯时无意产生的工艺现象,突破了对物象死板的苛刻手法,丰富了作品的表现力和审美空间。

  在依照古法创作《荷叶觚》时,她尝试透过陶土施釉前的粗胚精准定向,将自我感觉融入到自然之中,并把自然之美与陶瓷之美看作同一境界。作品以天空般清透的釉色为底,似流云般古铜斑绞泥纹为纹饰,恰似云霞飞动的美妙意境。《细颈半球瓶》则採用简练硕长的造型,强调单纯中的丰,行云流水般的直抒胸襟。《鼓型水盂》所表达的,不仅是文房偶遇的感悟,更是孕育生命的清溪流淌、微风抚慰灵魂的飘逸,《菊花洗》让人联想到“沖天香阵满长安,遍地尽带黄金甲”的秋风送爽,夕阳无限的意境之中。

  倾力传承与创新

  自1998年韩琴创办荣华汝瓷研究中心至今已有近二十年的光景,无论是在昏暗潮湿的作坊车间,还是在宽敞明亮的的环境里,她一如既往地保持著像做工人一样守时准点,像做产品技术总监是的那样刻苦钻研。

  继承传统与艺术创新都源于全身心的投入和自然的感悟,以静限动的线景、以色绘境的外现。看著韩琴件件精美绝伦的的作品,越看越觉得心内平和静谧。这正是歷史所赋予韩琴的追求:青而不艳而温文尔雅;纯净散朗而典雅静谧。她所追求的正是不失盎然生机的这份宁静,致力于传递一种舒服温馨自然的感觉。

  “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眼光和胆识的人准备”。韩琴及荣华汝瓷研究所的作品受到国内外的好评。2003年选送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工艺品精品展,产品被人民大会堂珍藏;同年10月,在民族文化宫隆重举行的“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大奖赛”产品被指定为奖品和礼品;2005年,韩琴设计创作的汝瓷作品作为大会礼品参加人民日报社、全国工商联等举办的“中华英才年度表彰活动”,与会期间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2006年,荣华汝瓷被省文化厅命名为“知名文化产品”,荣华汝瓷研究所被省文物局确定为“文物复仿製品的研究开发基地”。作品先后参加“中国美术馆陶瓷艺术邀请展”、作品“荷叶口瓶”等四件作品被汝州市汝瓷博物馆收藏;荣获2009“闽龙杯”全国陶瓷原创设计电视大奖赛一等奖;第七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工艺美术金奖等30多项大奖。2012年,韩琴被授予“中国诚信企业家”;她所执掌的汝州市荣华汝瓷开发有限公司也被授予“河南电视臺上榜单位”、“中国品质诚信企业协会会员单位”。先后有30馀件作品被英国珍宝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中南海紫光阁等国内外博物馆、美术馆和广大收藏家收藏。

  而今,韩琴和她的团队在汝瓷继承和创新的道路上已经耕耘了20多年,她始终感谢著在她创作生涯帮助过他的人。“汝瓷需要传承,前辈和专家们将技艺和知识无私传给了我,我也同样也要传承、发扬和光大。”

责任编辑:江米小枣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