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无界:“洞见”系列之全球顶级艺术机构发展趋势

\

活动现场

大公网报道(记者齐方 王田田)由“凤凰艺术凤凰中心联合主办的思想无界大师讲堂洞见全球顶级艺术机构发展趋势目前在凤凰中心举办。达利基金会执行主席、达利博物馆馆长Juan M. Sevillano与旅居西班牙十多年的巴塞罗那大学艺术学博士、当代艺术家冷冰川对围绕博物馆艺术文化管理”等关键词展开了一次对谈。

 

活动中嘉宾达利基金会执行主席Juan M. Sevillano在简短的时间内介绍了基金会15年以来对运营经验、经历以及它未来的运营方向。其中最重要的是达利基金会走出去的国际化战略以及对达利知识产权、工业产权以及肖像权的保护。达利的作品、包括作品中所传递的精神、甚至达利本人都是非常国际化的。作品除了会被陈列于泰特美术馆、大都会博物馆等国际一流博物馆之外,公众也能在一个小的鱼港城市欣赏到其他作品。

 

其实早在20年前,达利基金会就设定了达到最大限度的财务独立的目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已经逐步的实现。回顾2012年,达利基金会的总收益为1500万欧元,其中净利润达到了400万欧元。这些盈利都用于再投资,其中包括购买藏品。从1991年开始,基金会购买了350余件作品。在西班牙其他博物馆都受到经济危机比较大的冲击时,达利博物馆受到的影响相对很小。这与达利基金会提前奉行走出去的国际化策略密切相关。目前,中国是他们最大的新兴市场,今年11月在上海K11举办的展览跨界大师 鬼才达利便是达利迈向中国的重要体现。

 

基金会的运营策略调整同时也弱化了经济危机的冲击,经营方式的多样化,给博物馆和基金会带来了更多的新机会。

 

同时,Sevillano也强调了沟通的重要性,他认为基金会与政府、赞助商、不同国家的合作方之间进行有效的互动是非常关键的。在跨越国界的沟通之间,沟通不仅只是简单的语言的翻译,它还是改变人们观念的途径,有着更深层的文化的含义。通过沟通可以加强地区优势,保持与其他经济体良好的关系,而当你沉淀成一个文化品牌时,每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都会变成文化品牌, 而它也成了缔结关系。

 

而当代艺术家冷冰川先生作为六零年代出生的人,吐露了与博物馆之间的渊源,记忆中22岁在北京开始对博物馆有了模糊的认识到之后留学荷兰,在阿姆斯特丹第一次知道了当代美术馆与传统美术博物馆的区别。

 

在荷兰经历大半年的时间来克服种种无知的恐惧,所以后来当在梵高美术馆见到梵高的原作时,惊吓激动地跑了出去。就像梵高的美太疯狂,太危险,那样正直无所畏惧。在凡高作品面前,激动地热泪盈眶,使我们不能也不敢面对他真实的生命。那样的纯粹、热爱像是和老友或自然草木素面相见,是故人相逢的感觉。

 

冷冰川在荷兰的两个梵高美术馆里渐复元气,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和创作力气。这是他对美术馆最深刻一次的记忆和体验。

 

再后来冷冰川先生到了西班牙巴塞罗那并居住在在巴塞罗那当代美术馆对门。居住地和美术馆共拥一个广场,每天睡前、起床都在看它。纯白的建筑,近十年的对门邻居,但却只看过四五次展览。当代美术馆里太过雷同重复,进去只会无聊,没有耐心和心性陪着玩。这又是多年后,他对美术馆的另一种感觉。美术馆的品味,就像一个艺术家的品味,好品味大家都知道,坏品味就是喋喋不休和欺骗。

 

谈到美术馆,他觉得反而对另一种专题性、有局限性的美术馆有热情,就像他所说一个美术馆的局限性,有时候是个好东西,就像艺人一样,尽了全力,又没有出卖自己。他一定会有自身独特的优势。他坚持理解美术馆是一种纯的精神之地。他没有什么主流的政治正确。

 

比如达利在他的美术馆拥有了不朽的生命和特权,认得现实空间和博物馆空间两相融合。个体的肉体变得无限强大,成为使生命不休的系统技术,从而人不再接受个体死亡,不再接受死亡是其自然局限。

 

\

达利基金会执行主席,达利博物馆馆长Juan M.Sevillano与巴塞罗那大学艺术学博士,艺术家冷冰川先生对谈

关于中国的艺术市场

Sevillano:中国的艺术市场非常有趣,充满活力,但是艺术市场的价格和价值是脱离的,公众过于相信艺术作品的价格了,中国有些迷失了。有些时候,有人为利用艺术市场的现象产生,在这个方向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需要更多的外界顾问的意见来思考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藏品。在过去的五六个月,我对中国艺术市场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的目标是扩展中国的艺术市场,真正授权达利的作品,巩固达利基金会在中国的发展。

 

\

达利基金会执行主席,达利博物馆馆长Juan M.Sevillano与巴塞罗那大学艺术学博士,艺术家冷冰川先生对谈

关于文化差异

 

Sevillano:这是一个挑战, 其中涉及文字翻译的问题、文化隐喻、交流沟通以及文化铺垫技巧的问题。目前,在这方面并没有很多的文献可以考据,主要靠实践,而冷先生对我了解中国文化很重要。

 

冷冰川: 从个人经验来谈,发现西方艺术很容易,我创作的灵感就是从古希腊的陶瓶和波斯的艺术中而来。在荷兰我遇见过创作的瓶颈,到西班牙我好想突然找到了自己,找到了创作的灵感,我最喜欢的艺术家是安东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和米盖尔·巴塞罗(Miquel Barcelo)。我理解塔皮埃斯也是从巴塞罗那中世纪的文化和古墙中找到灵感的。吸收西方文明是在自己很痛苦,很彷徨时候找到了一次契合。

\

达利基金会执行主席,达利博物馆馆长Juan M.Sevillano

对博物馆未来的遐想

 

冷冰川: 我喜欢新东西和新文明,但我对科技进入艺术非常警觉,作品和人应该要契合。

 

Sevillano:博物馆是灵魂的聚集地,这就是我们要支持原版画作的地方。技术是有效的工具,但是博物馆不应该只是藏宝箱,它应通过技术将好的东西传递下去,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教育人类,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美术馆的观感。我们可以通过科技来感受艺术,将艺术与人的距离拉近,技术可以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

 

 

达利基金会背景

达利基金会于1983年由萨尔瓦托·达利创建,其主要任务是传播、推广和保护达利的艺术作品。达利基金会理事会由西班牙国王担任的名誉主席,1位主席,12位永久赞助人,以及9个机构的赞助方组成。整个基金会将达利的遗产分为物质产权和非物质产权来进行统一管理。物质产权包括,4个美术馆,藏品以及其他形式的遗产非物质产权包括:达利的知识产权、工业产权以及肖像权。

责任编辑:方方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