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艺术家于涌:“原创才有张力”

  台湾艺术家蔡振源(右)、于涌(左)合作举办的“印象·真情”——两个台湾艺术家眼中的云南作品展即将开展。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大公网11月14日讯(记者和向红)艺术家于涌在云南几乎是台胞在滇创业乐业的代表,先后上过中央电视台1、2、4、12套的节目,名声在外。即使如此,他更多时间还是与木头石头陶器为伍,以雕琢岁月为乐。在“印象·真情”——两个台湾艺术家眼中的云南作品展暨于涌、蔡振源艺术创作研讨会前夕,于涌向记者介绍了近期创作概况。

  问:你的作品取材多是旧器俗物,如木头、石头、残陶,但经你组接雕琢之后,焕发神采,既熟悉又亲切,大家看了都非常喜欢,完全没有艺术精品高高在上的冷竣啊。能否谈谈你的创作过程?

  答:我想我做任何东西,刚开始的初衷真的只是自己想要表现一点自己的思维跟想法、或者亲身的经历。我没有那么大的抱负,我没有办法代表国家、民族、历史、责任。我只是纯粹的做我自己的东西,随性而作,用真心去做一件东西。所以做的过程很简单,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些感受。

  有一次,我们家隔壁盖房子,他家的狗经常叫,临时给狗盖了一个小雨棚,所以第二天起来我就做了一件作品叫“聊避风雨”。不是说我设计多好,追求多高,感觉有多好,而是希望我做出来的东西让大家有一种心的感应,几分喜欢,我想这应该是取材生活、道法自然吧。

  于涌作品《福在眼前》与纳西东巴文相得益彰,具有传统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区域亮色。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问:听说你开始关注云南的陶艺?

  答:去年一整年到现在,我有较多的时间花在陶器的柴烧上。一窑当中有些残品、废品,但是我觉得经过高温煅烧出来的陶器没什么残品、优品之分,所以我就重新用我的角度诠释了一些东西,做了一些东西。简单至极,可以美到令人陶醉。艺术的价值不在于作品的增值与否,不在于你的刀法多好、手艺多优秀,而在于是否能打动人心。

  问:哪些作品能代表你创作时的心情?

  答:我是喜欢用自然的东西,把我的想法表达得更真实一点吧。《跋涉》这件东西是我在丽江做的。有一段时间我说我自己是文化沙漠中的一只小狗,也许有一天我会找到绿洲,也许我这一辈子也找不到,那就埋在沙漠当中吧。我觉得艺术只是表达作者心灵感悟和世界观的媒介而已,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类永远只能向它学习。要把一块木头刻得不像木头,把不是木头的刻成象一块木头。

  于涌作品《跋涉》融注心路历程。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问:从你的艺术经历看,能不能说你的艺术之梦是在云南开花结果的呢?

  答:确实是这样。

  我是1957年出生在台湾,因父亲极爱书画,得以从小浸淫在书画圈中。自台湾健行工专化学工程科毕业后,经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刘延涛的推荐,拜了当时的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及书画处处长吴平,学习中国美术史、书画鉴赏等,自学石刻艺术,经营一些玉石、古董生意。后因恩师李霖灿与丽江的雪山知音不了情,1989年至1998年之间几次往返于丽江与台湾之间,为老师送信,结识丽江新朋友。慢慢喜欢上丽江,在丽江办了“绿雪斋?茶与艺术馆”、“丽江绿雪斋民俗旧器私立博物馆”。10多年,跋山涉水,捡拾金沙江天然石,与木头组合做了一些艺术创作,陆续展出了一百多件。

于涌陶艺作品《窥》

  问:每次来绿雪斋,感觉人很多,好象成了云南紫云青鸟博览园的标志性文创机构。

  答:原创性的艺术品挺招人喜欢的,原创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张力。去年全年接待了47000人,有国内外艺术家、专家学者,也有艺术院校师生。两个月前举办了《潮涌东方——情之所致》于涌、吴维潮、吴淑云三人作品展,是与广东的艺术家合办的。我想,绿雪斋是开门的,不是封闭的,是一个可以让大家“耍赖”、偷闲、修心的地方,来了看了,大家喜欢,我也就开心了。

责任编辑:季冰 DN012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