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长满谈书画艺术的创作、境界与传承

  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广泛使用的象形文字——汉字构思精巧、造型优雅、韵味隽永。5000余年的中华文明史中,曾经多少和她有关的经典场景历历在目:骚客名士、大家闺秀们将一方方墨锭置于古安徽歙州龙尾山下溪涧所产龙尾砚中细细研磨。之后,用或狼毫或羊毫或兼毫或紫毫的湖笔饱蘸墨汁在青檀树皮、稻草制成的宣纸上一气挥洒抑或精工细描……

  关于创作“谈笑有鸿儒,往来‘皆名家’。” 林长满先生书坛好友众多,冯亦吾、吴未存、李铎、沈鹏、中石等泰斗级人物多有来往,并多次现场观摩各位大师书法技巧,聆听大师指教。几十年坚持不辍习字的林长满先生本人的书法创作亦渐趋佳境,当之无愧当代中国书坛一位颇具影响的实力派书法家。他的作品被当作礼品送给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受到了热烈的好评。

\

 \

  说起林先生和书法的结缘,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时年仅6、7岁的小长满刚刚上了小学,认识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汉字。他兴奋莫名,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书看。最后,书没找着,只找到了区区一张硬纸片。今天说来,也许无人肯信,就是这一张硬纸片,却令小长满足足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个纸片上用毛笔方方正正地写着一个简单至极的汉字——“古”。更令人称奇的是,正是这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硬纸片促成了了林长满和书法艺术的一段“情缘”。从此,当别的孩子还在梦寐以求得到自己喜欢的各式各样的玩具时。小长满就开始梦想着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一支毛笔,梦想着自己也能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虽然曾为外交部驻世界各国使领馆等外交机构后勤保障工作的林长满先生工作繁忙冗杂,但偶有闲暇,他依然会关注哪怕是街头小巷小小的一块书法牌匾:驻足其下,陶醉于牌匾上方块汉字的美丽。无论在北京上班还是出差外地,只要条件允许,林先生每天坚持早晨6点半开始习字,至少写上1、2个小时。唯如此,心中才踏实、舒坦,才感觉“过了把瘾”。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赵园 zhaoyuan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