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大师楼宇烈:文化“走出去” 先要“走回来”

\

楼宇烈先生在挥毫泼墨

        大公网记者 杨帆 北京报道

  近年来,中国传统文化升温,国学成为“香饽饽”,中国文化“走出去”被津津乐道,北京大学哲学系和宗教学系教授楼宇烈对此始终保持着热肠冷眼。这位著名的国学大师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以人为本、强调自觉自律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不仅可以医治中国社会的道德滑坡,亦能为人类社会克服物质和科技异化提供药方。不过,他提醒国人,中国文化要想“走出去”,先要“走回来”, 中国人的文化主体意识现在仍未摆脱“失魂落魄”的状态,中国文化恢復自信依然任重而道远。

  在接受採访时,楼宇烈一袭传统中式服装,讲话顿挫有致,声调温润饱满,手势收放舒展,一派从容裕如的儒者风范。深耕国学沃土超过半个世纪的他,今年已届84岁高龄,仍在为传统文化奔忙,著书开课讲学,乐此不疲。

  谈及中国文化“走出去”,楼宇烈直言:“中国文化要想‘走出去’,必须先‘走回来’!”中国人首先要了解和认同自己的传统文化,而很多国人对传统文化理解模糊、片面,甚至妄自菲薄。

  不需迎合西方 彼此相互尊重

  现在一些文化交流团出国,总是迎合别国的口味。楼宇烈认为,中国文化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如果加上太多西方的元素,人家反而不太认同。西方恰恰不需要迎合,他们期待的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文化。

  “事实上,世间没有完美的文化,必须承认文化的多样性”,楼宇烈指出,不同的地域环境生长着不同的文化,彼此要相互尊重,不要轻言其他文化是陋习。他说,“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分属自洽系统。它们之间的差异,从根本上讲是不同文化类型之间的差异,不应轻易判定对与错,高与低,进步与退步。”

  回溯中国传统文化的百年沉浮,两种看法针锋相对,贯穿始终:一边认为中国文化是落后的,主张全盘西化;一边坚持中国文化主体性,不能随便抛弃。

  继承中华传统 恢復文化自信

  楼宇烈认为,从洋务运动到甲午战争,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从新文化运动到五四运动,中国人对国运衰微的反思检讨,从器物、制度推至文化层面,以西方近现代的文化特徵和学科标准来衡量,中国传统文化“一无是处”,文化自信从此一蹶不振......中国传统文化在“文革”浩劫之后亦未得到应有重视。上世纪80年代,纪录片《河殇》鼓吹蓝色海洋文化,摈弃黄色文化,对中国文化的构建和发展带来新的困惑。

  综观二十世纪,中国文化走的是一条以接纳西方文化为主的道路。楼宇烈将中国人现在的文化主体意识描述为四个字--“失魂落魄”。虽然国人逐渐关注这个问题,但他坦言,总体状况并未改观。

  楼宇烈认为,中国经济的崛起令中西方之间的双重差异“水落石出”,发展阶段的时代性差异缩小,文化类型间的差异凸显,“现在到了必须纠正中国文化认知偏差的时候了”。

  这位国学大师表示,“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者,我们首先要恢復文化的自信。我不太喜欢‘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表述,我更希望这样提:中华文化,世界共享!我们要把中国文化建设好,让世界享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