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宇烈回记者问 试用文化解中国发展之局

\

        楼宇烈简介

  楼宇烈,浙江省嵊县人,1934年生于杭州。1960年自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北京大学京崑古琴研究所所长。兼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全国宗教学会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东方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佛教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孔子基金会理事,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等。

  主要论着有《玄学与中国传统哲学》、《儒家修养论今说》、《中国儒学的历史演变与未来展望》、《佛学与近代中国哲学》、《王弼集校释》、《温故知新--中国哲学研究论文集》、《中国的品格》、《佛教与中国文化》、《十三堂国学课》等。

  记者:中国传统文化没有糟粕吗?

  楼宇烈:今天看待传统文化问题,为什麽总要找它的毛病呢?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应挖掘对今天有启发的东西,来指导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天到晚讨伐它不好的东西,一天到晚沉陷在罪恶感之中,让自己老是抬不起头来。

  记者:中国传统文化能包治百病吗?

  楼宇烈:其实不用包治百病,只要把根本的病因治好了,其他方面即使有问题,也不会很大。荀子说“君子治治,非治乱也”,《黄帝内经》提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中国传统文化不在于治标,强调自觉自律,却能治根本的病。

  记者:中国文化未来发展如何兼收并蓄?

  楼宇烈:中国文化可以借鉴吸收外来的文化,但前提是保持自身文化的主体意识,根植在传统基础之上。否则,就会生搬硬套,跟着别人走,以致迷失自我。

        大公网 记者 杨帆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