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未尝往——读蒋频《翰墨大匠》丛书

  文/郑绮娟 

  "历史拒绝浓装",蒋频恪守中国艺术史传统的叙事方式和朝代框架,逐一梳理自先秦以来,至明清乃至20世纪前半叶的书画印学代表人物,详细论述中国书法、绘画、篆刻不同门类大师们在不同时代的表现手法及其特点。这种看似毫无新意的叙事方式,却恰恰符合了历代金石翰墨发展演变的宏大架构,而支撑起这一架构的庞大繁杂的诸多历史资料,得益于蒋频精深的研究、精细的梳理和精准的划分,从而使得本书极具故事性,趣味性,既有大时代跌宕起伏的生动场景,也有大师们鲜为人知的生命历程,使得蒋频笔下的艺术发展史不止是冷冰冰的文献综述,更是热气腾腾的生活百态。

  在《书道评传》中,蒋频描述了中国书法这一古老汉字的书写艺术,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演变而为大篆、小篆、隶书,至定型于东汉、魏、晋以及各个历史时期的草书、楷书、行书等书法形式的独特视觉效果和魅力。书中记录了作为篆隶之祖的李斯,让学界为之癫狂的张芝,笔法潇洒出凡尘的王右军,喜怒窘穷寓于书的张旭,唐楷变法出新意的颜鲁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子瞻,满川风雨独凭栏的黄庭坚,先器识而后文艺的蔡襄,风樯阵马放笔戏的米南宫,一枝仙桂香生玉的赵孟頫,丰采仙姿出尘俗的董其昌,身在江湖亦奈何的张瑞图,风云入怀天借力的王孟津,脱得俗情入圣域的傅青主……。其中,书坛旧事、艺苑轶闻、文人雅兴、大师风骨,和那些远古时代的掌故风物,经他的文字描画喧染,无不散发着迷人的风姿。

  在《画史钩沉》中,蒋频省略了先秦之前的审美评说,直接从代表魏晋风度的曹不兴、张僧繇、顾恺之写起,以《洛神赋》来切入魏晋艺术,以展子虔和他的《游春图》为代表描写隋朝山水画的金碧辉煌,以阎立本为代表烘托唐代宫廷艺术的流派,以范宽展示北宋画家的伟大成就,以赵孟頫说明代画院画师和文人画家二者身份的转换??直至后代及民国时期涌现出来的难以数计的文人画家和作品,诸如深山古刹的方外之人髡残,傲骨铮铮的皇室贵胄朱耷,矛盾人生的苦难画圣石涛,身世潦倒的兰竹大家郑板桥,深藏不露的海派巨擘任伯年等光彩夺目的名字,使得读者在愉悦的审美享受之余,领略了大师所处时代的特定历史风貌。

  在《印苑传奇》中,蒋频以他的书画学识为基石,以独特的视角解读了他心目中神圣的篆刻艺术和篆刻艺术家精彩的人生故事。在蒋频的笔下,我们领略了印学先驱吾丘衍,开山之功文彭,印学才女韩约素,印外求说的朱简,浙派始祖丁敬,布衣巨匠邓石如,西泠桥畔八大家,别有建树陈鸿寿,隔代师承吴熙载,兼蓄众长赵之谦,悲欣交集李叔同,集大成者沙孟海,承前启后吴昌硕等篆刻大师的别样风采,通过这些掷地有声的名字,我们仿佛听见从历史的悠长巷陌里传来不绝如缕的金石之声。正如当代著名书画篆刻艺术家韩天衡先生在本书序言里写道:篆刻既是庙堂艺术,也是一门孤独的甚至是寂寞的艺术。有创新的天分,能耐得住孤独和寂寞,又经过漫漫跋涉,才有可能成为篆刻艺术的大师。能成为大师者毕竟只是极幸运的少数,而众多的篆刻家只是漫长篆刻艺术史中的守望者。正是有了他们的守望,篆刻艺术才能薪火相传千年不绝,才能达到"印学千秋"的境界。而蒋频正是以书画家之笔来写篆刻家的铁笔,可谓扬长避短,别开蹊径,可喜可贺。

  身为当代书画家的蒋频凭借自身厚重的艺术修养和对中国艺术的理解力、鉴赏力,以及他对远去的大师的敬畏之心,以温情的敬意撰写了这套丛书,再现了生动且久远的文化生态,让读者对书画印学得以形成清晰、深刻、明智的认知,溯流而上寻访中国艺术之脉、艺术之源。阅读本书,可体会到千百年来书画印学大师们坚韧而辛酸的心史,读出那些不朽生命背后的天高地远、通古达今,也可作为读者认识中华书画印学文化之路经、之殊途,更是蒋频和大师们跨越时空的精神碰撞和惺惺相惜。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拂去历史的尘埃、遥望一个个远去大师的背影,重温一段段辉煌的历史,他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旷达胸襟与辉煌成就,他们"居庙堂之高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忧其君"的风骨与担当,以及他们的人格精神所体现的进取、正直与慈悲,千百年来始终闪耀在中国历史的星空。如果没有了他们,中国书画印史乃至中国艺术史、文化史的天空都将满目萧然,黯然失色。愿更多的人走进书斋,阅读本书,追忆逝去的年代,铭记华夏故国的名士风釆,找回违久的文化自信,重塑民族的价值智慧,从而让当代人的精神家园更加花团锦簇,草色帘青。

  2017年8月29日杭州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