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耀炜:归来仍是少年

  文/ 冯国伟

  吕耀炜生活中好动,在绘画上却喜于静的表达,这一动一静正好构成了他人生的两翼,他得以沉于其中自由飞翔。说到吕耀炜的好动,既有性格因素,也与他的爱好兴趣有关。

  他生于吉林长春,骨子里老一辈人闯关东的血性和禀赋还是有的,所以他不安分,喜欢挑战。他很难在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工作、生活。他大学毕业后当过公务员,仕途顺利,却不喜欢那种生活,说放弃就放弃了。做广告公司做得正风声水起时,想换个地方就举家从东北迁到西安了。

  \

  吕耀炜 且去深山问道音

  从延边、长春、上海到西安,吕耀炜在他选择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竟然不知疲倦,想想真不容易。而另一方面,他自小喜欢书画,大学上的是中文系,受过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校园浓郁的理想主义的熏陶,又可能深受美国作家凯鲁亚克《在路上》的影响,喜欢一种天马行空,自由自在的生活。

  所以当你知道他酷爱户外运动,爱山乐水,喜欢云游四方,动不动就钻入秦岭山脉和终南山中野蛮自己体魄时,一点也不吃惊,似乎这个体格强健、线条结实的人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但事实上,好动的吕耀炜在他的画里为我们呈现的却是与之相反的生之静象,而且这种反差非常强烈。

  \

  吕耀炜 任一天月光倾下

  他的第一本作品集《墨韵清心》带领大家进入的水墨世界没有现实的浮华喧嚣,没有尘世的艳丽多彩,有的是带有一些清凉意味的闲适和文人情怀。画面中最多的是文人高士,他们或眺望,或行吟,或探梅,或消暑,或枯坐,或读书,或泛舟。它所释放的信息似乎在说明吕耀炜内心的生活渴求和精神向往。

  虽然奔波于现实生活,但他本质上是个读书人,是个怀有古意幽情的行者。虽然表达的方式在我看来有些简单、直接,但却轻松、随性,是贴合了自我内心需要的。但我欣赏的是,这种静象不是看破红尘的死寂,不是远离尘世的颓唐,也不是生命无奈的放逐,而是一种充盈的生命律动,是一种生命之动的沉淀和积聚,是一种放松的心情和状态。

  \

  吕耀炜 终南访友图

  这是一个加速度时代能放慢脚步者的内心风景,显出一份可贵。而近一年,吕耀炜的行走路线图不再扩张,而是向深入挺进。他无数次地进入陕西终南山,不再仅仅是寻幽探胜,而是与居于此地的居士、隐者和高僧进行着精神层次的交流。这种趣向反照到了他的绘画。他的画面从技术角度而言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无论是线条的爽利,构图的丰富,色彩的淡雅都有了更大的容量。而从精神层面而言,在意境上更加深远,源于生命的禅思和顿悟使画面的主题更加纯粹。此时的吕耀炜其实是把画作为他内心修持的一种外化。他的画更加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关注内心的洁净和安和。现在看他的画,个人的心性其实是淡了,强化的是万物心生的随机。这与禅相近,也自然成为吕耀炜近期画面的主题。他凭此检点自己的状态,以更好地调整自己的节奏。所以这种更加静谧的境界其实蕴含着更大的动能。

  \

  吕耀炜 六祖调心图

  吕耀炜的人生在路上,他的画正是那旅途中的休憩和放松,是他动之余的静之思,是他面向远方的回望和沉思。他的画无疑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是值得停下脚步的。

  

  作品欣赏 

  \

  晚安罗汉


\

  与罗汉一起生活了四年,他出生三个月来龙安堂。由儿时的白脸到今天的矿工,多少个日夜厮磨在一起。可每次离家,罗汉都成为一个难题。送安物店怕染病,放家里面又要麻烦朋友。这几次出行,罗汉得益于我的芳邻粟总一家照料,最长一次竟有月余。实在是到了不能再赧颜麻烦朋友的时候了。今天痛下决心,将罗汉送给好友南山大哥照顾,南山兄曾经带过罗汉一段,有经验有感情,再有,如果想罗汉,可以随时前去探望。今天下午是分手时刻,一辆车将载着罗汉和他的家当,去到城西的新家。

  \

  吕耀炜 夜游赤壁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

  吕耀炜 耕读人家

  红薯在北地叫地瓜,地里面的瓜,地下的瓜。来帽儿山居之前,我只是吃过地瓜,它在大地里生长的样貌,没有见过。昨天下午,邻居老大爷来串门儿,闲聊天之间,他顺手指了一片地,説,这地瓜成熟还得一个月,我才知道这是地瓜。然后,老汉走到地边,用手掀翻一簇地瓜秧,説,必须把地瓜秧全部翻倒,让茎叶照到太阳。我问为什么,他说,秧晒太阳,地下的瓜,才会熟。今天一早,我起来画了几张小画,就奔地里来了。特意穿了长裤,防止腿被划伤。开始像老汉示范的那样,翻地瓜秧。一翻之下,秧底世界,竟然被我惊扰,一时间,虫儿飞,蛤蟆跳,还有蚂蚱在奔跑。哈哈,什么微观宏观,还是佛家説的好,这叫一花一世界,地瓜地里藏大千。干完活儿,坐在园子里喝茶,又想那地瓜,我们等不到它成熟的时候了,希望我的这一翻动,让它们早日成熟吧,万物生长靠太阳,那就多晒晒。万物静观皆自得,那就静静,自得其乐吧。

  \

  吕耀炜 烧水烫脚

  安闲的山居生活,自然的早起早睡。白天显得很漫长。夜是黑的,偶尔有月亮。和薇总有些像和住的邻居,没事各干各的,有事搭讪几句,距离远了,就用微信语音。住山,她睡眠好了,饭量大了。每天早上,树上摘了水果,站在树下就进肚了。一日三餐,田园味道。隔三差五,会有朋友来看我,喝点小酒,吃东北蘸酱菜,都是快活。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管好自己是我认为的大事。尽量把垃圾背到到远处的垃圾点,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坚持运动,用欢喜之心,迎接早晨的太阳。

\

  吕耀炜  春去果实在,人来鸟不惊

  \

  吕耀炜 寒碧满空林

  浮名夺我林泉趣,不及山僧一味闲。

  \

  吕耀炜 九眼龙泉寺

  多么清净 / 那个冬

  只有佛陀与我 / 还有九眼龙泉

  清冽的寒水 / 九朵莲花般的山峰

  后来也加入了

  这海拔一千米 / 的聚会

  禅房一夜灯火 / 大殿的香味

  香入丹青

  \

  吕耀炜  花香推门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

  吕耀炜  独一净处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