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评选的喧嚣背后:期待学术与独立

2013-01-30 11:30  来源:东方早报

  在普遍浮躁的当代艺术领域,在急功近利的市场浸淫中,备受关注和宠爱的“青年艺术家”群体是否真正成为艺术界新势力,抑或只是资本炒作的另一个空壳概念?在热闹纷繁的景象背后,学术系统的建立显得尤为迫切,而艺术家本身的成长依然需要时间的历练。

  青年艺术家近年来已经成为备受关注和宠爱的群体。从“80后”到“90后”,从“青年艺术100”到“CAFAM未来展”,从“大学生提名展”到“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从“关注未来艺术英才计划”到“新星星艺术节”,以“青年艺术家”为主打的展览此起彼伏。它们的主办方既有政府、官方文化机构、美术馆、艺术院校,也有拍卖行、画廊,甚至一些原本与艺术无关的商业机构。历史的舞台在万众瞩目、众所期待中搭建完毕,一夜之间,一个新的世代似乎正在降临。

  然而,在普遍浮躁的当代艺术领域,在急功近利的市场浸淫中,“青年艺术家”是否能担此重任,成为艺术界新势力,抑或成为仅供资本炒作的另一个空壳概念?千呼万唤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学术体系是否依然只能在资本的淫威下委曲求全,或者能否借此东风另辟蹊径?

  学术与市场,南辕北辙

  “已经很多年没有刀的感觉了。”欧阳江河在2012年新星星艺术节的序言中写道,这句话也代表了艺术界对于“新”的普遍希冀。然而,青年艺术家,既是艺术界的暗能量,更是市场的潜力股。

  2005年至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高速发展,艺术品价格扶摇直上,艺术家曝光率大幅上升。而当资本炒作到达一个周期的末尾,当代艺术不得不面临资本抽离造成的贬值尴尬、紧贴市场造成的存货积压,以及曝光过度造成的审美疲劳。

  “在那个‘疯狂三年’中对于中国艺术市场的严重透支,我们现在不得不一点点承受着这个后果。”艺术批评人吴鸿如是说道。自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惨淡收局,金融资本过剩的荷尔蒙又开始寻找新的目标,“青年艺术家”成为一片有待开拓的处女地。

  2012年春,荣宝斋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专设“新人新艺术”专场。6月18日,嘉德拍卖与大艺网合作推出中国艺术院校优秀作品专场。12月13日,首届大学生艺博会在广州举行,700位艺术家的1800多件作品按“国、油、版、雕”的传统划分方式悬挂在展厅内。同时,名为“市场就是力量”的论坛在展厅一隅举行。对于大部分参展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市场,在和主办方协商后,他们的作品以1万元上下相对统一的价格标价出售。

  “家家都有房子,墙壁需要装饰,这是一个刚性需求,”大学生艺博会主办方广州华艺负责人李峰在接受采访时对市场的反应充满期待,“而大学生的作品有三大优势,升值潜力、专业能力和相对低廉的价格。”

  这样的话听起来像是一句朗朗上口的广告词,然而从事实上看起来,这所谓三大优势很难合于一体。来自中央美院的孙子垚获得了大学生艺博会颁发的一个奖,但从领奖台上下来的他有一点迷茫。“感觉被主办方忽悠过来了。”他讪讪说道,一墙之隔的展场里,他带来的四幅作品一幅都没有成交,“我的作品可能不太漂亮。买家还是比较喜欢符合他们视觉经验的图像。市场的评判标准和学术标准不太一样。”

  另一位来自清华美院的获奖者郑晓辉同样提及了市场和学术的双重标准问题,他同时透露,自己有一些同学已经和画廊签约,给画廊画一些行画类作品赚钱。相比卖画,身在象牙塔、尚没有衣食之忧的他更希望得到美术馆等机构的肯定。

  而今,除了直截了当的拍卖会、艺博会之外,各类机构举办的有关青年艺术家的展览同样层出不穷。一些批评家指出,很多展览即便冠以“学术”、“实验”的名义,但所谓“学术”依然常常只是资本的遮羞布而已。

  资本是一面双刃剑。但是在学术失位,或者学术属于附属、附庸地位,甚至只是遮羞布的情况下,资本的肆意妄为很难有什么真正的推动作用,只会在风卷残云之后再次留下一片狼藉。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