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小子的散客时代

2013-02-04 09:25  来源:《中国企业家》

  拍卖进入倒计时,距终场不到1小时了,曾玉成的作品《天边还是那朵云》出价到了两万,已逼近它的一口价两万六。听不到拍卖师叫价,看不到竞拍者的号码板,最后成交也不会有实在的落槌声,除了电脑屏幕的闪烁提醒你时间在流走,压根儿感受不到任何紧张空气。或许,《那朵云》的买家,正为自己泡了杯咖啡,闲坐在电脑前,安然地等待拍卖结果。

  这是艺术品交易网站HIHEY正在进行的一场线上拍卖。主题是陶瓷,作品不过9件,来自4位“80后”艺术家。有十几位买家在实时竞价。竞拍作品中,标的最高的是曾玉成的《春夏秋冬》,一口价也就4万元,而最便宜的是周政光的《日进斗金》,不过1500元。

  这样的拍卖,HIHEY大概每10天举行一次。2011年4月上线的HIHEY,现在每天的交易额在20万元左右,与其合作的画家,80%以上是生于改革开放后的年轻人。

  2012年,谭云川的作品参加过两次HIHEY竞拍,10月的油画新作《花间》,HIHEY给出的估价为4万-7万元。这是我找他的原因。

  “我又不是什么名画家。”在宋庄的小院里见到谭云川的时候,他明显有些慌乱。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他,曾是那个年代那些背着小画板,每日到少年宫去学画画的童子军中的一个。所不同的是,他坚持到了现在。他的工作室里摆着大小不一的画作,内容多是身着古装的仕女。他从在电视剧剧组工作的父亲那里借来服装,再花钱请来专业模特儿穿上,然后拍照,并据此作画。工作室里也有电脑,却没有连网,因为有了网络以后就会净想上网,干不了别的。他的妻子就是开网店的,但没有来宋庄与他同住,他似乎有点享受这形单影只的生活

  虽然HIHEY给他的价钱比其他年轻画家已经算高的了,但他现在仍不能纯以卖画为生,他每年也就卖两三幅画,收入10万左右。但“钱花得太快”,不得已,他只得将自己的房子外租,补贴另一部分日常开销。但他讨厌那些跟他讲价的买家。时常有买家钻到他的工作室,指着一幅幅画,像挑萝卜白菜似的一一询价。对这类人,他尽量压住火气跟人家讲:“它是一个艺术品,就算讲价,你也不要讲那么露骨。我又不认识你,你跑过来就问这个多少钱,这不太好。”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