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双喜:陈子的画 花香无语(图)

2013-02-07 09:40  来源:艺树

    

陈子作品

文_殷双喜

     在中国唐代诗词中,有两首堪称千古绝唱,一是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一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前者以其高昂磅礴的气势、感怀历史的悲怆而催人涕下;后者以其一唱三叹的低柔徘徊,直抵人生命运的烛幽而引人沉思。两者一阳一阴,一刚一柔,都有借物咏情、超然物外的高蹈邈远之意,是难得的饱含人生感、哲学感的动人之作。

  我读陈子的画,常想起“海上生明月”的寂静之境,在这寂静之中,又分明有“月涌大江流”的怡然生机。我又想到唐代名画《簪花仕女图》,少女与花,这本是一个亘古常新的题材,但在不同时代的画家笔下,却注入了不同的幽思与情怀。难得的是陈子的画越过黛玉式的伤春悲秋,直悟人生的无常之境,而其中又有着平静如水的从容。

  上世纪90 年代后期我在福州做“亚太艺术邀请展”时,看过陈子的系列画作《花季》。那是一些描绘城市青年女性在现代社会的生存处境的关照,平面化的多彩的女性服饰与略带夸张的造型,反映着那个时期画坛时风对于陈子的影响。 

    到中央美院国画系重彩高研班的学习是陈子生活与创作中的一个重要转折。在北京这个各种信息繁杂丰富的国际 化大都市中,有许多人会感到文化心理上的眩晕与茫然,常常有进修生感慨看的多了反而不会画了。我看陈子的画,感到她却如鱼得水,在经过最初的忧郁与彷徨后,陈子逐渐找到自己的路径,那就是根据个人心理需要和精神状态,选择材料与技巧,悬置思想,以独特的造型与色彩处理,进入生命的体验与品味。陈子将这一系列的作品命名为《流年》与《花语》,是十分契合她的心境与画境的。“似水流年”虽然有着感时伤逝的无奈,但其中也有着孔夫子在大江边所感受到的“不舍昼夜”的进取自强。“花香无语”固然是青春短暂的隐喻,但其中却暗含着以图像直呈人的生存之境的现象学理解。中国古代美学的象外之意,弦外之音,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正是东方美学独特的传神之道,所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庄子的“坐忘”与“心斋”正是讲人要消解生理的欲望与知识的干扰,以自由的关照达到忘我的审美与精神的自由。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