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当代艺术与捍卫纪实摄影

2013-02-17 13:43  来源:中

  近日,我写了两篇辩护纪实摄影和批评当代艺术的文字贴在了我的个人博客上,两相结合,一些博友就很容易得出我“因循守旧、盲目排外、敌视当代艺术”的主观印象,并进一步提出诸如“摄影就一定要纪实吗?”“摄影就一定要有什么人文关怀责任担当吗?”“纪实摄影就非得是尤金斯密斯、多萝西娅兰格,罗伯特弗兰克、戴安阿勃斯、威廉克莱因等等就不是纪实摄影吗?”的质问,因此我想有必要再写点文字,澄清一下我的个人观点。

  头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我绝不是因循守旧抱着经典纪实摄影当大棒的人,更不是盲目排外敌视当代艺术的人,恰恰相反的是:身为一个87年白羊座O型血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年轻人,我成长的历史环境就不太可能把我塑造成一个老顽固;我非但不敌视当代艺术,我考研时确立的个人研究方向就是“摄影与当代艺术”,我对艺术史、艺术理论、艺术批评、摄影史、摄影理论、摄影批评以及与之相关的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人文学科都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而当代艺术无疑是以上学科结合最为紧密的时代命题和研究领域,哪怕是横躺着竖放着搜遍全身,我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喜欢。

  既然我宣称当代艺术我喜欢得寝食难安,那我为什么还抨击一些人对纪实摄影的祛魅化和去神圣化,然后还说中国的当代艺术是“皇帝的新衣”呢。

  这首先是因为:无论多么想颂赞当代艺术,也不应该抹煞纪实摄影,纪实摄影的祛魅化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纪实摄影的恒久魅力,是无论如何也祛不了的,纪实摄影的魅力,不仅来自于经典纪实摄影炉火纯青的摄影语言运用,更来自于其主题内容的深入人心和普世情感的灵魂撼动。

  有些博友质问:你说的都是经典纪实摄影的魅力来源,那罗伯特弗兰克之后的反宏大主题、反宏观叙事、私人化、主观化视角的纪实摄影,算不算纪实摄影呢?比如阿勃斯的、克拉克的、维诺格兰特的等等,我想那应该也算纪实摄影,哪怕这些作品既不讲究构图、也不讲究品质、完全没有了尤金史密斯作品的那种“神圣伟大”,但大家不要忘记,纪实摄影最为核心的诉求是“关心人的摄影”,这一灵魂,无论是经典纪实摄影还是转向后的纪实摄影,都是未曾改变的。至于题材宏大不宏大、摄影语言精练不精练、拍摄主题和对象是什么,这些区别本来就未曾在纪实摄影的核心特征里硬性规定过,这些本来也不是纪实摄影的判定标准。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