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祺发:关于地域美术史书写中的籍贯问题

2013-02-22 09:57  来源:艺术国际

  从某种意义上说,地域美术史的书写价值一点都不低于中国美术史。当然,这里它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中国传统美术史书写系统中,基本上是一种以线性为时间轴线来书写纪传体式的美术史的。虽然,宋代也出现了像黄休复《益州名画录》这样的地域美术史专著。但这一范式并没有在往后的明清美术史家的撰写中得到继承发扬。及至民国时期,地域美术史研究才开始重新冒出来。譬如,这一时期就出现有罗元黼的《蜀画史稿》(1917)、汪兆镛的《岭南画征略》(1928)、王瞻民的《越中历代画人传》(1928)、庞士龙的《常熟书画史汇传》等一批地域美术著作。在我看来,随着中国美术史不断完善的同时,地域美术史或者说地方美术史的书写理应得到重视。众所周知,在一部页数极为有限的中国美术史里,不是每个画家都可以随便被书写进来的。一般来讲,能进入中国美术史书写视线中的画家的作品水平一定是公认的。即使有不秉笔直书的当代美术史家在撰写当代艺术史,所存在的人情关系,也将必然会受到历史的淘汰和后人的谴责。

  地域美术史在今天得到重视可以说是一件好事情。从目前来看,笔者已看到不少地方美术史著作。比如,就我知道的就有李公明的《广东美术史》、邵大箴、李松主编的《20世纪北京绘画史》、李福顺主编的《北京美术史》、康?格桑益希的《藏族美术史》、张亚莎的《西藏美术史》、谢继胜的《西夏藏传绘画:黑水城出土西夏唐卡研究》、吴明娣的《汉藏工艺美术交流史》、李伟卿的《云南民族美术史》、王嵘的《西域艺术史》、韩小忙的《西夏美术史》、阿木尔巴图的《蒙古族美术研究》、鄂?苏日台的《蒙古族美术史》、乌力吉的《内蒙古艺术地理》等地方美术史著作。在不少读者看来,以为地域美术史就只重视空间性而忽视时间性。其实不然。我们在书写地域美术史时,它的空间和时间是同时展开的。比如,拿《北京美术史》为例。在我们的概念中,北京是作为一个区域存在,这个面既看似平面,实则是立体的。它具有时间性又有空间性。这里,似乎扯远了些,现回到今天说的这个主题来。笔者在阅读中思考,见到很少有学者专家谈论这个籍贯问题。其实,在我看来,地域美术史既不要忽视它,也不要过分拿它来说事。要谈论这个话题,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籍贯”这个概念。就我所知,按几千年来的中国的传统的说法,籍贯是祖籍的一种表述。一般来说,籍贯有从父,也有从母系的。从祖籍的话,祖籍是指祖辈的长久居住地。历史上由于区域划分具有不定时的变动性,目前的划分当然是以现在国家明确下来的地域划分来填写。须知的是,籍贯与出生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当然,也有某人的出生地就在属于自己的籍贯之中。同时,这也和户口地有很大的区别。现今流动人口的速度很大,即使某人把自己的户口迁移到另一地方,但他的籍贯仍然不会随着自己户口的变动而发生更改。籍贯,一般指祖居(祖籍地)或原籍。一般来说,籍贯在时间上的限度至少要上至祖辈那一代。为什么籍贯问题在地域美术史书写中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呢?我们知道,现今在不少地方美术史著作里,选择的艺术家具有地缘性这一特点。不妨举其一例来说明。我们说石涛是广西桂林人,但他的艺术经历并不在广西。将来“广西美术史”诞生出来,想必会把石涛硬拉入其列,凭借的理由即是石涛的籍贯是广西桂林(也有说是广西全州)。从而,一部地方美术史中,除了拉来籍贯是广西的画家外,还包括那些籍贯不是广西但其人曾经在此地生活过进行过艺术创作。这方面的举证可以拿抗战时期的广西美术便不得不如此,舍弃则有些不合常理。这在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在笔者看来,地域美术史的撰写理应是某个区域里的美术史传记。再比如,皮道坚的《楚艺术史》则不可能以省界为硬性划分而割裂两湖地区共同的文化环境和历史渊源。假使,他日“湖北美术史”写了出来,也就不得不做硬性划分。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