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和市场的种种可能

2013-02-28 07:59  来源:雅昌艺术网

  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

  我不认为钱的问题与艺术的创造有关,至少,钱与有意义的艺术创造无关。我也不认为艺术品的价格增进了对它们的理解。但是,钱与现时代的艺术社会学有密切关系,与人们观看艺术的方式有密切关系,与他们期望从艺术中得到什么有密切关系。艺术界日渐落后,正在成为里根时代的回声,它确实不是范德比尔特时代的奢侈的一笔租金——80年代,在纽约和美国的其它地方,文化和金钱之间的关系中所发生的事正在变糟。但是,我没有看到一点儿整个艺术市场危急、崩溃的标志。的确,我认为这是极不可能的。在市场上,你得到的是一种对巨大的、确实的声望的快乐。但是很久以来,市场上只有很少的一些(不是许多)提香、丁托列托、凡高的作品以及类似的作品能够出售,却有一个日渐增加的、饿极了的收藏家部落……我的意思是,美国现在有了上百万个大富翁。作为一个百万富翁是没有差别的。收集作品也是没有区别的,它很快将成为一种粗俗的事情。

  市场的这种恶性膨胀要用宣传工具的利益来解释吗?是的,它正是一种不成熟的社会性欲,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它以一种非常不健康的方式和传统的美国艺术的幻想曲结合起来。艺术已经成为一个数亿美元的宗教,许多美国人在这种宗教里找到了刺激,我想这是很滑稽的,但我不在此列。

  据我所知,面对许多对金钱与艺术的关系的批评,仅仅有一个艺术家能够超脱它从而创作出令人信服的作品,他就是汉斯·哈克(Hans Haacke)。尽管这是一个很好的有说服力的材料,但我的兴趣只是在于他提供的东西,我不认为哈克的作品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艺术水平。至于其他人干这种事情,巴巴拉·克鲁格(Barbaba Kruger)是乏味的,柏克顿等人的作品也丝毫引不起我的艺术关注和批评的冲动。他们的作品是非常沾沾自喜的,而且从表面上看,有一种青春期的诡辩。你需要多少时间去获得那种腐朽的概念论的再循环?我认为这对于一个艺术家是个怪圈,去创作关于后资本主义的恐怖的巨型歌舞,然而却去资本家玛丽·布恩(Mary Boone)或艾莲纳·索那本(Lleana Sonnabend)那里领工资。好比说你不喜欢米老鼠,但你却在迪斯尼乐园工作。

  换句话说,我认为在同一时间有两件事在进行。首先,绘画作品价格的急剧上升,新闻界对市场的关注,以及普通公众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向800万美元的马奈或5000万美元的凡高,这些已经造成了持久的、不可弥补的对博物馆经验的伤害。所有这些已经成为一个持续的恐怖的聚会。但在同一时间,一种批评的观念能够被有效地安放在艺术作品的旁边,成为对许多收藏家的开导,这些收藏家陷入在各种神话之中,在我看来似乎已成为傻瓜。对于这一点我找不出更有力的词来描述,我不认为这是特别有害的,但我认为这种开导是不起作用的。所有这些只能使门外汉愉快,这些人一向认为前卫主义包括一个市场的眼光,这种眼光支持着他们的行为。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