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女性艺术展览扎堆的困惑与无奈

2013-03-06 15:27  来源:《画刊》

\

 李虹《画瓶之三》油画 2012年

   当我们聚焦每年的三月,规模庞大的、数量众多的、名目繁杂的“风花雪夜”的艺术大派对,似乎是对女艺术家的节日美学的学术定位。当“风花雪夜”艺术大派对成为三八妇女节的文化主体,不无遗憾地是成为另一种文化现象的借口,即艺术原创的激情和人文情怀的关注的缺乏。或许,三月正在成为娱乐性、消费性、时尚性的女人的节日。的确,每年的三月,更像一次集娱乐性、消费性、时尚性的女性艺术的狂欢节。狂欢的主角自然少不了四种元素:媒体、美术馆、女艺术家和美术批评家。实际上,在三八妇女节的美术展览上,媒体、美术馆、女艺术家和美术批评家是各怀心思,却又配合默契。然而,四角戏的微妙与娴熟,更是成为了中国独特的一道文化风景线。

  美术批评家:节日美学的生产者

  处在资本化过程中的美术批评家,面对各种艺术展览时,经常会陷入一种人格的自我分裂的状态。当美术批评中的迎合和敷衍的展览学术腔调,充斥在三八妇女节的女性美术展览的现场中,伪学术与真学术的博弈的结果,常常是以美术批评立场的暧昧或者丧失生产出应景的艺术美学作为终结。事实上,美术批评家正在堕落为御用的美术批评工具。曾经有一家电视媒体在采访我时问道:“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对这样一个(女画家们)展览有什么意义?”此时,我真想回答它的是“三八妇女节与展览有什么关系!”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如果仅仅是为了迎合或者敷衍一下媒体它有悖于我的学术性格,但是作为美术批评的嘉宾从千里以外被邀请到展览现场,你不得不把迎合和敷衍的学术腔调当作与媒体打交道的最礼貌的体态语言,笑脸相迎而又煞有介事地说三八妇女节的女画家的展览是多么的有意义。而问题是,到场的美术批评家没有人会给进行采访的媒体提出任何 “意见”,成为一种集体有意识的应景美术批评的游戏规则。所以,心知肚明的美术批评家在此时,都会恰如其分地使用迎合和敷衍的展览学术腔调应付媒体、美术馆和女艺术家。使得节日期间的女画家们的群展,成为最无聊的、最可怜的文化游戏。在三八妇女节那天,稍有规模的女性画展,都有美术批评家到场的学术研讨,当美术批评家离开了媒体,面对艺术家创作的本身时,学术的评价依然是摆脱不掉的节日腔,几乎一边倒地学术的肯定与赞美,消费节日与被节日消费的美术批评成为地地道道的应景美术批评。现场迎合和敷衍的展览学术腔调生产出的应景美术批评,在给予了女性艺术节日美学的文化定位的同时,也降低了女画家的学术品位。实际上,迎合和敷衍的展览学术腔调生产的应景美术批评,不仅与媒体的狡黠形成了共谋的关系,而且也是与展览馆的精明形成了共谋关系,同时也与女画家自身的无奈成了共谋关系。恰恰是这种共谋关系,更加深了女画家们的艺术在学术和市场上的边缘地位。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